抖音小说《京城舞魅》获鹿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京城舞魅

小说:都市

作者:获鹿

简介:一个北京舞蹈学院毕业的舞者,无法延续职业梦想,成了一名“北漂”。一群“北京土著”老女人背景各异,都怀揣着青春不老“舞台梦”。命运将他们交集到了一起,成为特殊的师生。师者,为自己的生活,前程纠葛,挣扎。学生,为留住“夕阳红”那一抹瑰丽执着,较劲。

角色:杨枫,曹姨

京城舞魅

《京城舞魅》第1章 舞林中人免费阅读

曹姨将果盘里削,切好的几样时鲜水果端到茶几上,客厅里的灯光一一熄灭,只留了一盏散发着暧昧粉色光晕的落地灯。

她见杨枫蜷缩在大沙发上,看似坐着不是很舒服,又把两个靠垫塞到他的背后,还搬来了脚凳,抱起他的双腿放在上面。

“这才像个评委,专家的范儿。”曹姨紧挨着杨枫坐下后,笑了笑“待会儿咱俩边看边打赌,看谁的眼光更专业!好不好?”

杨枫没有转头回应,眼睛盯着电视屏幕,只是咧嘴苦笑了一下。

曹姨是个年届花甲的老女人,若是在杨枫老家,这岁数没准儿都四世同堂了;但眼前的曹姨除了身上腹部的赘肉,难以掩饰老妇人的本来面目外,面容,皮肤因常年的不断修饰,悉心保养,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面嫩不少。

吃过晚餐,杨枫和曹姨同时去卫生间洗的澡。曹姨家将近二百平米的大宅,双厨双卫,很方便。掐指算来,到曹姨家和她一起生活快一个月了,杨枫对这里的日常起居已经都轻车熟路,习惯了。

曹姨是在民政局工会副主席任上退休的,目前在北京一人独居。她的独生女当年高考直接被港大录取。研究生毕业后去了加拿大,后来和当地一位侨领的公子结婚,并在温哥华开了一间律所。

据说公婆家树大根深,在加拿大纵横政经两界,背景强大,曹姨女儿律所运营没多长时间,已经成为移民加拿大的国人,或者去北美投资企业家们的首选,赫赫有名。

但曹姨的老公杨枫从没得见,至今仍是一个迷,他在不在人世,还是与曹姨离异了,杨枫一直搞不清楚,关于这个话题“禁区”,曹姨总是一带而过,看得出她极不情愿涉及。

曹姨本人早就拿到了加拿大枫叶卡,除了必须按规定回加拿大那儿住上一段时间,她还是更习惯生活在自己的故乡——皇城根儿。

女儿很孝顺,这处位于西二环内的大宅,便是她出资为曹姨全款购置的。

今晚是“舞林争霸”八进四的生死战,这档节目杨枫一直避而不看,个中缘由,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自十二岁从湖南乡下,考进北舞附中,又在这所国内舞蹈家摇篮本科毕业,接着考上了编舞专业研究生,不知情的人都以为他会苦尽甘来,期待着他能在舞台聚光灯下大放异彩。

可实情,杨枫的苦痛,无人知晓,少人理解。

作为一名舞者,不得不说杨枫天分极高。

杨枫老家位于湖南彝,苗两族杂居的山区,他的母亲就是苗寨远近闻名的芦笙舞,大鼓舞的明星,春节,六月六,八月八,赶夏,赶秋的节庆日,母亲总被一群吹大芦笙的乡党们围在中间,踩着欢快乐曲的节奏,轻摆腰肢,绕圈狂舞。

杨枫母亲的舞姿风骚,妖冶,她只要一出现,总能把十里八乡的山寨村民看得如痴如醉,只要她的舞蹈不停,聚在一起的男女老少,都会不错眼珠的聚焦在她的身上,手中的火把都燃尽了,有些人还浑然不知。

母亲善舞的基因,被杨枫和他的三个姐姐都继承了下来;四姐弟中,虽说杨枫是个男孩,但他手舞足蹈起来那股妩媚韵味儿,比母亲当年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杨枫十二岁那年,由文化部组织的“非遗”专家组,恰好到他的老家来采风。县,乡领导一致推举杨枫母亲,做为苗寨形象代言人,来展示苗家特色传统舞蹈。

杨枫至今都记得当时山寨里的盛况。

在北京“专家组”来之前,他们这个小小山寨,便涌来了好多以前从没见过的“大官”;乡领导陪同着只在电视上露过面的县委书记,县长。各级领导们不辞辛苦,事无巨细的落实着演出流程,场地,甚至包括村民观众的服饰,都一一在现场作出了明确要求。

县委书记在全寨动员大会上说:“父老乡亲们,有首歌大家都会唱吧?”

村民们从没面对面见过这么大的高官,书记又是一口普通话,乡亲们只是憨憨的笑对,现场鸦雀无声,没人敢言声与书记互动。

“【北京喜讯到边寨】啊!”书记哈哈一笑,说道“这次来我们县,来咱们这个苗寨的领导,专家,可都是中央一级的,是我们莫大的荣幸啊!”

书记从“非遗文化”保护传承重大意义说起,强调随此次“专家组”同来的还有央视专题摄制组;将来制作的纪录片,不仅要在国内播放,还要提供到联合国去,让全世界人民都知道,咱们县有这么璀璨的文化瑰宝。

县委书记这番高屋建瓴的话,村民能听懂的不多;但书记说到央视来拍电视,村民可都激动不已;能在全国,甚至全世界露脸这可是乡亲们做梦都不敢想的事。

当然此次活动的重头戏是杨枫母亲的“苗舞”系列表演。

县文化局,文化馆专门成立了一个领导小组,针对杨枫母亲的舞蹈进行精雕细琢。县文化局长兼任领导小组组长,他对杨枫母亲说:“这次北京来的专家,领导,能不能认可咱们苗寨“非遗”,把咱们县宣传出去,全县上下可就看您的了!”

杨枫母亲听不懂县领导这些“意义”“重要性”的修辞,只知道按照过去苗家年节,把自己拿手的舞蹈跳给北京专家看就可以了。

领导小组成员大多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但毕竟都是主管文化,宣传的官员,见识,视野比村寨里的村民要高出不是一星半点儿。

彩排了几回,局长总感觉杨枫母亲的舞蹈欠点儿什么。

领导小组成员磋商讨论后,得出了结论:就是杨枫母亲一个人在圈里独舞,似乎渲染的气氛不够。

有人提议从县剧团找演员来配合杨枫母亲,立马被局长喝止住:“你以为北京的专家是傻帽啊?你这里造假,被一眼看穿,你我乌纱帽丢了事小,咱们县上了黑名单,你我就是千古罪人!原生态就是原生态,不能搞成麻袋上绣花的景。”

可效果不理想总要想辙,加以改善。正在领导小组成员绞尽脑汁时,杨枫母亲明白了局长的意图,说:“这还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