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里缺金的我只能靠修炼苟活秦西全文免费阅读

《命里缺金的我只能靠修炼苟活》 小说介绍

我叫秦西,我死了,成为了一只鬼,没错粉身碎骨的那种死法。然后很俗套地我穿越了,我穿越道一个叫云界的地方,但是我还是一只鬼……
身前我是个穷鬼,死后我还是一个又穷又弱鬼,连阴灵都能上来踩上几脚的那种,没办法,我只好躲进了一个庙里,小庙的地仙见我可怜,随手甩给我一本鬼修秘籍,我瞪大眼睛,心道:我秦大西发了,这位难道就是我的老爷爷金手指……。书中主要讲述了:我不甘心,凭什么谁都能欺负我,谁都能捏死我。我的命我要自己做主,谁都不能掌控我的生死。此刻,我处在一个虚幻的世界,我知道我没死,宿昀活着,我就死不了,我看着面前皑皑白雪、耀眼夺目的冰花,好美的地方。真……

《命里缺金的我只能靠修炼苟活》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我不甘心,凭什么谁都能欺负我,谁都能捏死我。

我的命我要自己做主,谁都不能掌控我的生死。

此刻,我处在一个虚幻的世界,我知道我没死,宿昀活着,我就死不了,我看着面前皑皑白雪、耀眼夺目的冰花,好美的地方。

真想永远留在这里…

没有痛苦,没有伤害,没有算计…

而在现实中,那三个鬼修被一团诡异的黑色火焰缠住,使出浑身解数都阻止不了它焚烧,不一会儿,惨叫声停止 ,四处寂静,那三个鬼修。

仿佛重未出现…

房间里只剩下一个昏迷不醒的我。

我坐在雪地上,看着日出日落,看着四季轮回,周围安静的只剩我自己。

"醒醒,快醒醒"

谁在叫我,声音好耳熟,还有点讨厌。

渐渐的周围美好的景色慢慢消失,我从虚幻中醒了过来。

宿昀脸色难看地看着我,问道:"你怎么回事?我出个门你就成了这个鬼样子"

虽然他语气很不好,但是看见熟悉的面孔,我忍不住眼眶湿了。

"说话"宿昀加重了语气。

我更难过了,但还是憋住不哭,将前面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出来了。

"看样子,我们被盯上了,就是不知道是哪方势力的人,不过你是怎么杀了他们的"宿昀一边审视地看着我一边问道。

我被盯的有些发毛,"我不知道啊,我晕过去了,醒来就看见你了,我以为是你杀的"

"是吗?"

又是这个语气,我知道他怀疑我了,咱好歹共患难这么多天,这个鬼真是 ,我只好拿出我的杀手锏——小心地问道:"要不我发个誓?"

"不用了,收拾一下,我们马上离开这个客栈。"说完转身就走。

顾不得身上的伤了,我急忙跟上。

此刻我身上还有火焰灼烧和虫子啃咬的痛感,我没有问去哪里,问了宿昀也不会说的。

大概这个鬼只相信他自己,好吧!我也是如此,没资格说他。

一离开客栈,周围有好些双眼睛投过来,看着我们像是狼看着羊。

我打了个冷颤紧跟在宿昀身后,七拐八拐甩了身后的尾巴后,宿昀摆出一个阵法,一瞬间我们从一个小巷子来到一个富丽堂皇的大院里。

我再次表示了来自现代人的羡慕,现代要有这技术,都不会有早晚高峰,堵车这些破事了。

不一会儿 ,一个身着紫色衣袍的人走了出来,宿昀与他似乎认识,互相寒暄了之后,转头看着我问道"这位是?"

"一个无名小丫头而已,城主不必知道。"宿昀似乎不想让这个紫袍人多接触我,转移话题道:"有人已经盯上我了。"

"是哪一方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手里的东西,那东西一天在你手里,就会有无数的势力来抢夺,"紫袍回道。

"哼,他们以为这是什么通天宝物?可笑"宿昀嘲讽说道。

我全程在一旁看着,没有发言权,心里却在飞速地思考着;那东西应该就是宿昀从元门盗来的宝物,既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为何要冒着被天下修者追捕的风险盗走它。

即使宿昀开始就易容进的城,但还是有聪明的人推测那就是他。

"小西,我就先安置在你这了,事情处理完,我会带她走,对了,她脑子不太好,别让她乱跑!"

没错此刻宿昀口中脑子不好的小西就是我,我真想打死他。

紫色衣袍的男子一副我看出来了,我都懂的表情,表示道;"那是自然,宿公子可是我的大恩人,这点小事我还是会帮忙的。"

交代完,宿昀就离开了。

紫色衣袍的男子转身上下打量着我"想不到宿公子的口味是这种的,我是这南陵的城主白柒,不知姑娘该如何称呼?"

"秦西"

"秦姑娘,你就在这安心住着,不必拘谨。"

我点点头谢过这位城主。

想不到宿昀这个独行侠还有朋友,想到这里,我想起了我在这里的第一个朋友;季末。

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他应该能过的很好。极高的天赋,上天的宠儿…

不过话说回来,宿昀神出鬼墨的应该是和元门宝物有关。

什么样的东西值得他背叛宗门,遭全天下围杀呢?

…………

此刻,东陵元门紫竹林深处白衣翩翩一少年正在舞动长剑,风拂过发梢,眉眼如画,矫若云月,他正是与秦西分别多日的季末。

"季师弟剑法又精进许多,掌门果然没看错人。"一个穿着鹅黄色流沙裙的女子不知何时出现在此处。

而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当日替秦西和季末解围的小师妹。她是掌门关门弟子,天赋极高,名唤木兰子。

"木师姐来有何事?"季末淡漠地问道。

"最近发现了叛徒宿昀的踪迹,掌门想让你和其他几个师兄弟一起去历练一番。"木兰子神色黯然道。

"知道了,多谢师姐相告。"

"师弟一定要与我这般客气吗?就因为当时我没同意将你身边的女子一同带进来?"

"木师姐多心了,师姐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了,秦西的事情是我太弱小,没能护住她,与你无关。"季末还是那副表情淡淡道。

"所以,你现在这般拼命修行是为了她吗?"木兰子有些恼怒,更有些嫉妒。

"她那比得上我,天赋样貌,不过是个乡下丫头。"

这话说完木兰子就后悔了,因为她发现季末看她的眼神更加冰冷,甚至有她没察觉到的杀意…

季末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傻白甜,进入元门后,他就感受到了修行者的残酷,谁都能从背后捅他一刀,尤其是他的仇人严如卿还在这里。

季末举步维艰,仿佛在下界与秦西相处的日子是他最惬意的时候。

"师姐慎言,秦西是我的朋友,不是什么乡下丫头"

木兰子眼眶一红跑开了……

季末不是没有感觉道木兰子对他的感情不一般,可是家仇未报,他也无心于此。

十日后,元门及其他门派均派出门内优秀弟子前往南陵捉拿叛徒宿昀。

此刻,南陵城主府内,我正在惬意地享受着下午茶时光,哎!这迷人又美好的一天。

幸好我是魂体吃多少都不胖,要不然这城主府的伙食能喂胖我二十斤。

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不能出门,这城主大人倒是很听宿昀的话。

我都快待出鸟来了,这跟被疫情隔离有什么区别。

宿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把我塞到城主府就没消息了。

好无聊,还是再去吃个鸡腿吧!

…………

此时城主府来了一群不速之客,正是所谓的正派修者。

小说《命里缺金的我只能靠修炼苟活》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