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里缺金的我只能靠修炼苟活秦西全文免费阅读

《命里缺金的我只能靠修炼苟活》 小说介绍

我叫秦西,我死了,成为了一只鬼,没错粉身碎骨的那种死法。然后很俗套地我穿越了,我穿越道一个叫云界的地方,但是我还是一只鬼……
身前我是个穷鬼,死后我还是一个又穷又弱鬼,连阴灵都能上来踩上几脚的那种,没办法,我只好躲进了一个庙里,小庙的地仙见我可怜,随手甩给我一本鬼修秘籍,我瞪大眼睛,心道:我秦大西发了,这位难道就是我的老爷爷金手指……。书中主要讲述了:我没想到再次遇见季末是在这种情况下——我满脸油渍、啃着大鸡腿、翘着二郎腿,季末见到我一把抱住我,我脸上的油都蹭到他衣服上了。"我好想你"清脆带有少年独有的声音,诉说着思念和委屈。我刚想推开他,听到这话……

《命里缺金的我只能靠修炼苟活》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我没想到再次遇见季末是在这种情况下——我满脸油渍、啃着大鸡腿、翘着二郎腿,季末见到我一把抱住我,我脸上的油都蹭到他衣服上了。

"我好想你"清脆带有少年独有的声音,诉说着思念和委屈。

我刚想推开他,听到这话,我停下拍了拍他的背,这孩子在元门得是受多大委屈了。

"咳嗯"一声咳嗽响起,季末闻声松开了我。

我一瞧;城主大人。

城主一副捉奸在床的表情盯着我,仿佛在说宿昀不在,你就敢给他戴绿帽子!

我不是,我没有,等等……我跟宿昀也不是那种关系啊!

城主大人这脑补怪,比我还严重。

似乎感受到了城主不善的目光,季末将我拉到他身后,示意我不要怕,城主的脸更黑了。

"所谓的正派弟子,就是这般行事,偷溜进别人家,行这般苟且之事。"城主不善道。

"晚辈确实不应该偷偷闯入,我与秦西是至交好友,只是来看望朋友"季末理直气壮道。

"可方才我看你们可是举止亲密,不似一般朋友。"

"秦姑娘,白某以为你是个好姑娘,没想到竟是如此水性杨花。"城主愤然替自己的兄弟抱不平。

我是谁?我在哪?

我从这乱七八糟的谈话中扒拉开,理了理思绪道:"城主大人,我和宿昀只是合作关系,您不要乱讲好伐!"

"还有我替我这位朋友私闯民宅道歉,他脑子不太好,城主大人别跟他计较。"季末虽说天赋好,但跟在南陵杀出一条血路的城主比犹如蚂蚁撼大象。

正所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这可是白柒的地盘。

"是晚辈唐突了"季末也明白这道理,他早已不是当初的傻小子。

给了白柒台阶下,他也不为难季末,毕竟他知道这种天赋的孩子背后势力不小,他也不想惹麻烦。

"即是如此,我便不计较了,你们东陵的人现下正在前院,我摆了宴席,一起去吧!"不等季末拒绝直接让他离开这里。

我跟上去,却被城主拦住,季末看着就要上前将我带走。

"当日我没能护住你,今天无论如何,我都会带你离开。"季末看着我说道。

转头对着城主说:"白城主私藏逃犯,又将我朋友囚禁于此,是想被天下人讨伐吗?"

"呵~我有没有私藏逃犯,你有证据吗?秦姑娘是在我这做客何谈囚禁之说,再来,你觉得你能活着离开南陵?"白柒眼里闪过危险的光,从来没人敢在他面前这般放肆。

天之骄子也得给他留下性命……

和刚刚玩笑似的威胁不同,我本能地感觉到白柒是真的想杀了季末。

我走上前"城主大人在他还没回来之前我不会离开的,请您不要为难我朋友。"我不知道我的话管不管用。

但我说了会等他回来,他自然是指宿昀,白柒能听出来的,希望他能看在宿昀的份上放过季末。

"真是郎情妾意,也罢。"

看着白柒离开,我松了口气。

"秦西你不愿跟我离开是因为那个宿昀吗?他是个逃犯,是元门的叛徒,你知道吗?"我看着季末有些失控的诉说着。

我没法说清与宿昀的契约关系,见我不说话,他突然抱住了我……这人什么毛病,之前也没这样啊!

"你别离开我,好不好,我知道是我不好,我不该丢下你一个人的"少年抱住怀里的少女低声哭诉着。

我叹了口气,"季末你冷静点,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有不得已的原因留在这里,等事情处理好了,我会去找你的,好吗?"

我安抚住季末,让他先去跟同伴汇合,待久了,城主大人该不高兴了。

季末说了句"等我"就离开了。

我有些头疼,故人相见本来是件很好的事情,但季末的反应太奇怪,他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算了不想这些了,城主府这段时间怕是不能安生了。

东陵来的这些修者应该是为宿昀而来的,也不知道城主大人能不能顶住。

其实只要这段时间宿昀不回来的话,他们找不到人应该就不会紧盯这城主府。

————

城主府宴席上,舞乐声平 ,觥筹交错之际,一女修起身问坐在主位上的白柒"云界流传叛徒宿昀来了南陵,不知城主可知此事?"

"略有耳闻,不过这南陵向来是各路修者聚集之地,我虽是城主却也无力管辖。"白柒打着太极说道。

"可我等听说有人亲眼见过宿昀出现在城主府,城主大人不该解释一下吗?"那女子步步紧逼。

"蝼蚁罢了,我需要向你解释吗?"白柒施出威压,那女子被威压直冒冷汗!

呵!跳梁小丑;季末看着那女子被伤心里冷笑着。

而这女子就是严如卿,当时下界选拔她就被选到了元门,本以为能从此一帆风顺,没想到季末也来到了元门,还一直给她下绊子。

季末天赋还比她高,又有素惜长老这样的大能师尊,真是该死。

当初就应该斩草除根…

此次南陵之行就是她求了好久才得来的机会,只要她先抓住宿昀,立了头功,总会有机会杀了季末。

可是没想到这南陵的城主会直接动手,周围暗流涌动,严如卿被威压筋脉要断 ,眼看就要成为一个废人……

"还请白城主手下留情,晚辈不懂事,回去宗门自会惩戒!"说话的是个白胡子老头,亦是此次带头的长老。

虽说严如卿死活他并不想管,但总归死了弟子他也是要担责任的。

白柒笑了笑收了手,"葛长老的面子我还是卖的。"

"不过你的这些小辈是该好好管管,南陵不是什么人都能惹的,这么不知天高地厚,可没有下一次了。"白柒露出狐狸般的微笑。

眼神却看向季末,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葛长老摆摆手,示意弟子将受伤的严如卿带出去,严如卿此刻却不愿意了,走了的话就没有机会抓住宿昀立功,她将永无出头之日。

挣扎间也不害怕白柒了"晚辈确实不懂事,可我听说宿昀身边带了一女子此刻就在城主府,城主大人敢让我等查吗?"

"放肆"白柒抬手隔空掐住了严如卿的脖子,"你是个什么东西,敢这么跟本尊说话,城主府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查的"

"城主不必动怒,查我等也是不愿查的,但是为了城主的名声着想这样吧!季末不是从内院出来的吗?你来说这城主府有那女子吗?"葛长老老狐狸般的来了个迂回之术。

之前季末偷溜进城主府也是葛长老的示意。

葛长老胜券在握等着季末揭开白柒私藏逃犯的阴谋,却没想到季末说:"我没见到什么女子?"

葛长老眼睛瞪大像个铜铃,没有怎么会?

严如卿可是信誓旦旦说他们就藏在此处,为此都快跟南陵城主翻脸了。

"季末啊,不必害怕,长老在这会护住你的,看见了什么就说。"葛长老以为季末可能是被白柒给威胁了,不敢说出实情。

季末想到秦西心里不由得担心起来,表面上镇定回道:"没有什么女子"

葛长老转头愤恨地看着严如卿,她敢骗他。

小说《命里缺金的我只能靠修炼苟活》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