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娇妻:傲娇总裁狠强势\/替嫁娇妻:傲娇总裁狠强势》容司寒,空 全本小说免费看

小说:替嫁娇妻:傲娇总裁狠强势\/替嫁娇妻:傲娇总裁狠强势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痴人不说梦

简介:为了成全母亲,她不惜舍弃心中所爱,嫁给容家大少爷,那个传闻中下身残疾,脾气阴阳怪气的男人
本以为反正他下半身不能人道,自己也不会失身,顶多就是冠上个容少奶奶的称呼而已……
可是眼前这个跑到她床上的男人是谁?
“容司寒!你——你不是残疾吗?!”
“谁说我那里也残疾了?”
“那,那我们的约法三章呢?”
某男阴险一笑,“我答应了吗?”

角色:容司寒,空

替嫁娇妻:傲娇总裁狠强势\/替嫁娇妻:傲娇总裁狠强势

《替嫁娇妻:傲娇总裁狠强势\/替嫁娇妻:傲娇总裁狠强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守活寡

容家庄园,一派热闹的景象。

庭院里的宾客来来往往寒暄着,把恭喜两个字挂在了嘴边。

二楼的新房里,到处都是大红色的装饰物,床品,窗帘,甚至连地毯都换成了喜庆的大红色。

坐在喜床上的顾锦安头上盖着绣龙画风的红盖头,脸上却没有半分当新娘子的喜悦!

忽然,新房的门被推开,父亲顾振德鬼鬼祟祟的溜进来,压低声音威胁道:“我告诉你!你替嫁的事情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能嫁到容家这种富可敌国的大家族,是你的荣幸,你最好别给自己和我们顾家找麻烦!”

“父亲觉得这是我的荣幸?”顾锦安冷冷的一笑,扯动红唇:“想不到嫁给一个半身残疾,可能让我守活寡的男人,竟然是父亲眼里的‘荣幸’!”

“我已经答应了你的要求,你还想干什么?”顾振德怕她坏事,强压下自己的火气,开口道:“以后你就是容家的少奶奶,吃香的喝辣的,也不过就是老公残疾而已!”

“那为什么不让你的宝贝女儿顾子晴嫁过来吃香的喝辣的?本来容家要娶的也不是我。

顾振德被质问的有些恼怒:“说到底你是反悔了对不对?!”

“我不会反悔,但我答应替嫁不是因为我屈服了,而是因为我母亲对你的一往情深!希望你遵守承诺,接我母亲回顾家。

“只要你乖乖的,别给我添麻烦!不然……我一定会让你们母女吃不了兜着走!”

狠狠的放下这句话,顾振德转身就离开了。

顾锦安看着他的背影,忽然笑了,甚至笑出了声音!这就是她的父亲,亲生父亲!为了能攀上容家这个高枝,又不让自己的二女儿受罪,居然提出了替嫁这个主意,把她这个前妻所生的女儿推进深渊里!

还真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安排呢……

轻呵了一声,顾锦安展开了自己的右手,里面静静的躺着一枚精致的袖扣,上面用钻石镶嵌着一个【R】字。

这是昨天R先生离开后,他不小心掉落的,也是唯一一个他留给自己的念想。

想起昨晚,她就觉得自己的这一生还真是荒唐至极。

之前母亲重病,她将自己卖给了这位R先生长达一年之久,不过说来也讽刺,这一年里,自己竟然从来没见过R先生!甚至没有听过声音,对他的任何事情更是一无所知。

每次他都是关掉灯,直接切入主题!完事以后毫不停留的离开。

最荒唐的是,自己竟然喜欢上了这个R先生!喜欢他身上的味道,喜欢他的气息,喜欢他的大手,在自己最彷徨无助的时候给了自己一条出路!

不过也就是这双手,自己昨晚紧紧的拉住他,告诉他自己要结婚的消息,希望他能给自己一点回应时,他残忍的把手抽了回去!

蓦地——

新房外传来了轮椅滑动的声音!

容司寒看着眼前禁闭的房门,对一直跟在身后的战鹰扬了下手。

“密切监视顾家的一举一动,这场游戏,正式开始了。

“是,少爷。

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顾锦安的秀眉下意识的蹙了下。

虽然早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却还是忍不住攥紧了自己的衣服,攥得指尖都泛白了。

“你还真等着我给你掀盖头?”

容司寒的声音响起,在这诺大的卧室中显得格外突兀。

听了他的话,顾锦安一把扯下自己头上的盖头:“容司寒,我要跟你约法三章——”

她的声音在她的目光触及到容司寒的脸时戛然而止!

这真是一张上帝偏爱的脸,深邃,精致,邪魅却不失英气!尤其那绝美的薄唇,甚至连整容可能都达不到这么完美。

不过可惜了,他却是坐在轮椅上的。

“说吧,什么三章。
”容司寒似乎已经习惯别人的这种目光了,根本无视她的眼神,径自转动轮椅到卧室的酒柜前,拿了高脚杯给自己倒上一点红酒。

顾锦安没由来的觉得尴尬,于是佯装镇定的清了清嗓子:“你不准未经允许就碰我,也不准以各种理由占我便宜,更……不要爱上我!”

容司寒正要抿酒的姿势顿了一下,俊脸带了些嘲讽的瞥她一眼,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似的。

“爱上你?”

“没错!而且我提前说明白了,我早就不是什么清白的人了,还已经心有所属,别爱上我,你不会得到回应的!我这个人脾气也不好,没什么优点,还练过跆拳道,散打,女子防身术!你这个样子,最好是不要试图对我越轨!”

“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容司寒将高脚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我对女人没兴趣,尤其是你这样的。

顾锦安一听他这话,明显就是在鄙夷自己!

“哈?我这样的?”她冷嗤一声:“容大少爷可真是会给自己找面子!明明是自己身体不行,还偏要嘴硬说什么对女人没兴趣!不过我不和你计较,毕竟得给你保留一点男性尊严嘛!”

本以为这句话会激怒容司寒,结果他却不怒反笑。

“你就确定我不能和你圆房?”

“……”

满意的看到某女的小脸僵住,容司寒低笑了几声,转动轮椅准备要离开这婚房。

都已经到了门口,他的手忽然顿住,微微侧过俊脸看了她一眼。

“你刚才说,你已经心有所属?”

“对!”顾锦安毫不犹豫的点头:“我爱他爱得死去活来,所以我绝对不会和你有什么感情线!”

“呵。
”容司寒勾唇一笑,眼眸像黒潭般幽深:“就是让你婚前失身的那个男人?”

“当然了!我们情投意合,而且他比你好一万倍,起码不是个残疾!”

容司寒似是嘲讽的一笑,眼底的恨意明显:“情投意合,不是残疾,还真让人羡慕!”

那他这残疾是谁造成的?还不是拜顾家所赐!呵……

但他不会告诉顾锦安的,毕竟他很期待这场游戏的继续,他还想亲眼看到顾家妻离子散,家境败落的那天呢,谁都别想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