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嫁时躲我,宅斗正起劲又出来碍事?

“七有鱼”的倾心著作,安锦佑霍靖珣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什么!”这下就连安锦佑也没法冷静了,原本只是一个通房丫鬟的事情,现在就变成了侯府公子强行玷污良家女子,一旦事情闹大了霍文棠的一辈子就毁了!“带我过去,边走边说!”“是!”按照丫鬟的描述,这件事一开始是被方太夫人发现的,现在家里的人都到了前厅,那女子执意报官,不想私了虽说安锦佑没有见过霍文棠几面,甚至话都没单独说过,但是她心里确信霍文棠不是那样的人,而这件事又是方红英先发现的,怕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第6章 精彩章节试读


“长嫂叫我二弟就好,长嫂可愿意喝杯茶,今日我这好取了竹叶上露水,用来烹茶别有一番滋味。”

安锦佑犹豫了一会,目光落在院子上的石桌上,上面果然煮着茶水,隐约可以听见沸水翻滚的声音。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霍嘉衍笑的十分和顺,虽然是坐在轮椅上,但是行动并没有半分笨拙的样子。

“长嫂尝尝,这是龙井,不知道您是否喝的习惯。”

安锦佑看着霍嘉衍不紧不慢的给自己泡茶,对于眼前的人多了几分好奇。

进了霍家不到一天的时间,她见了很多人,或是软弱,或是急躁,他身处其中,却沉稳的像是一潭平静的湖水,深不可测。

“多谢。”

安锦佑接过茶轻抿一口,眉心微微动了动。

是龙井,但是已经是去年的陈茶了,茶叶也不是什么好的。她颇爱好茶,丞相府的好茶更是不计其数。

虽然说长宁侯府的不能相比,但是也不至于差成这个样子,可见,方红英对待不是自己的孩子,有些刻薄了。

见到安锦佑没有说话,霍嘉衍大概明白了对方的意思,有些尴尬。

“我这里没什么好茶,让长嫂见笑了。”

“怎会。”

安锦佑放下杯子。

“我只是在想事情而已。”

语毕,她打量着院子,这房子比自己婆母的还差,估计有些时候都会漏雨,眼看着雨季就要到了,该尽早整修才好。

“长嫂是在想明日几位叔伯来了该如何应付吧?”

虽然是问自己的,但是分明就是肯定的语气。

对方能说出这番话,让安锦佑开始重新审视起眼前的人。

“我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今早的事情,但是长嫂你和方夫人的事早就传遍了侯府。我到底是熟悉这位太夫人的,明日叔伯们必然造访,还请长嫂早做准备才是。”

他三言两语就解释清楚,语气中似乎有为自己担心的意思。

“没想到小叔如此聪慧,不知可有什么建议?”

安锦佑询问起了自己,霍嘉衍的神色凝重了一些。

“我劝长嫂放弃管家,太夫人和几位叔伯之间关系很好,维持这么多年必然是有原因的,如今您拿了管家的权力,也是牵扯了别人的利益……”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聪明人之间往往不需要将话说透。

长宁侯府表面上是一池静水,其实地下肮脏不堪,叔伯之间利益纠葛,方红英中饱私囊,若是在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霍家就败落了。

见到安锦佑不说话,霍嘉衍的眼底闪过一丝懊恼,责怪自己为什么好好地和安锦佑说这些。

她是霍靖珣的妻子,安顺海的女儿,用得着自己劝说吗。

“多谢二弟弟提点,我必然会回去想好对策。”

说完,她将自己面前剩下的茶水喝完。

“竹叶上的露水清新,带着淡淡的竹香,却也有淡淡的苦涩,龙井也是有些苦味,倒不如用六安瓜片配之。”

霍嘉衍知道她不愿意多说,自己也很识趣的没有再谈论。

“长嫂说的是。”

六安瓜片这样的贡茶,自己这里自然也没有,敷衍过去就是了。

茶喝完了,安锦佑起身离开。

没了散步的心思,安锦佑简单的熟悉了一下地形以后就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小姐,您回来了,回门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两日后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说起回去这件事,芷微很高兴。

在这侯府里一天受得气比小姐在丞相府十八年受的还要多,等到回去以后,定然要老爷为小姐主持公道!

“嗯,过两日得空的时候你找些工人来,我看府中的很多房子都破旧了,过些日子雨季一到,定然是要漏水的,倒不如现在就补好。”

芷微点头,正要去办事,安锦佑忽然想到了什么,从自己的房间里拿出一罐茶叶。

“把这个给竹隐斋里的衍哥儿送去。”

芷微一阵疑惑,看着手里的瓶子,青瓷的瓶子精致淡雅,上面用红纸黑字写着六安瓜片几个字。

“这不是小姐您喜欢的茶叶吗?怎么忽然就要给二公子送过去?”

小姐貌似还没和这人见过吧。

“让你送就送去,我这院子的名字不好,明儿改了吧。”

安锦佑住的地方叫水鸢阁,她不喜欢这样柔媚的名字。

“那小姐您想改成什么?”

安锦佑看向天边,思考了一会。

“就叫,朝晖阁吧。”

朝晖夕阴,气象万千,这才像我自己的路。

“是。”

此时的竹隐斋,霍嘉衍看着手里的茶叶,眼神深邃,没过一会忽然轻笑了出来,喃喃开口。

“看着冷漠,没想到却是个温和又心思细腻的,霍靖珣竟然有这样的好福气。”

本以为她提起六安瓜片只是随口一说,或者是有几分炫耀的意思,却没想到竟然转手就给自己送来了。

见惯了侯府中的争斗,诡谲,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如今见到这样的安锦佑,霍嘉衍只觉得新鲜的很。

只是希望这样好的一个人,不要被这偌大的侯府吞没了就好。

第二天一早,还不到用膳的时间,芷微就略有些急促的跑了进来。

“小姐……”

芷微看到穿戴整齐坐在桌前的小姐一愣,小姐今日起的是不是太早了些?

反倒是安锦佑一脸的平静,合上手里的书,淡然开口。

“人来了?”

芷微点头。

“是,正厅里坐满了侯府的长辈,此时正让您过去呢,奴婢看着他们凶神恶煞的,怕是来为难您的,要不咱们称病不见吧?为了这些个人浪费小姐的心力,实在是不值得。”

倒不是害怕,只是那些人毕竟是长辈,用着辈分压人,小姐有几分孤立无援。

安锦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语气淡然。

“自然是要见的,以后针锋相对的日子还多着呢,现在躲了算什么?”

主仆二人来到了正厅,随着一声侯夫人到,正厅里的人都坐直了身子。

安锦佑一身紫色广绣长裙,刚一进正厅就愣了一下。

这人还真是不少,不仅仅是侯府长辈,当凡事叫得上名号的小辈,都到齐了。

坐在主位上的人是老侯爷的大哥哥和嫂嫂,右手边的依次是方红英和自己的婆婆。

方红英时不时的抽泣着,用手帕擦脸,一副被欺负了的样子,婆婆李秀芸则是担忧的看着自己,想开口又不敢。就连行动不便的霍嘉衍都来了。

左手边则是老侯爷的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身后跟着的是他们各自的孩子,正用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着自己。

“碰!”

主位上的男人拍了一下桌子,看着安锦佑开口,语气严肃,气势逼人。

小说《初嫁时躲我,宅斗正起劲又出来碍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