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为渣男死对头的白月光

小说叫做《重生为渣男死对头的白月光》是今妍如昔的小说。内容精选:叶清音发现小轩脸上的惶恐和担忧,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态度可能让父子俩产生了误会她的一切不愉快都因为记起了俞少宁,跟眼前的父子俩并没有任何关系“小轩乖,妈妈不会跟爸爸吵架”她先安慰了孩子,然后抬头诚恳地向易楚寒道歉:“刚才可能我态度不好让你误会了,其实我并非不知好歹,只是不愿意你投资的钱白白打水漂”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她不想再让任何人填叶氏公司这个无底洞易楚寒微微颔首,表示理解:“我明白...

重生为渣男死对头的白月光 免费试读


公司集团季度股东大会临时推迟一个小时,众董事和高层们纷纷猜测总裁出了什么紧急状况。

一个小时后,易楚寒满面春风地走进了会议室。

他似乎临时去什么地方充电了,曾经笼罩在他身上多年的阴郁气息一扫而空,整个人焕发出一种崭新的生命力,让原本就耀眼夺目的俊美男子更加熠熠生辉。

“抱歉,让各位久等了。”易楚寒礼貌地致歉,言简意赅:“我刚刚有一件很重要的私事需要处理,不得不临时推迟会议时间。给在座各位造成不便,请海涵。”

众董事和股东们纷纷表态不介意,甚至还有几位长辈高层关切地询问他家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一点私事,已经解决了。”易楚寒说着就打开了策划书,准备开始会议。

偏偏大家难得看到他脸色如此晴朗,又有股东故意打趣道:“总裁一脸喜气,是太太怀二胎了吗?”

易楚寒微怔:叶清音给他生了小轩,他已心满意足了,哪里敢奢望二胎。

不过他心情太好了,难得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正在准备。”

众股东哈哈一笑,鼓励他和太太加油。还说现在怀上了,明年就能生个龙宝宝。

易楚寒听到连二胎的生肖都有了,顿感压力山大。

他就随口开了个玩笑而已。

如果这话传到了叶清音的耳朵里,她会不会生气他乱讲话?

易楚寒心里隐隐有些后悔,但是说出去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

叶清音刚给他二两颜色,他竟然就开起了染坊,还真是抬举不得。

易楚寒轻咳一声,没有接话,直接开始了会议。

他决定以后谨言慎行,不能再惹怒叶清音,搞砸了好不容易才缓和的夫妻关系。

嗯,以后他可不能再随便乱吹牛了。

*

叶清音被易楚寒送回家,他就开车去公司了。

看时间还早,她决定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她回到自己卧室,翻箱倒柜一番,从几个包包里找到了两张银行卡和一张信用卡。

叶清音看到信用卡,略微有些意外。

梦境里的她因为叶氏集团破产,她没了收入来源,又不好一直跟俞少宁伸手,只能开通信用卡救急。

没想到现实的自己嫁给了易楚寒,也要靠信用卡度日?

叶清音开始想不太明白怎么回事,可是待她查询了自己名下两张银行卡之后顿时就明白了——两张卡里余额总共还剩下不到两万块钱!

天呐!她嫁给了易楚寒竟然跟嫁给俞少宁一样穷?

叶清音有些凌乱,不禁再次对自己和易楚寒所谓的“幸福婚姻”产生了怀疑。

她绑定了微信支付,收起了卡。

起身的时候,她想了想,还是把信用卡塞进了自己的包里。

下了楼,叶清音叫过吴嫂,问:“我平时都开哪辆车,车钥匙在哪里?”

吴嫂向她投去一瞥,脱口答道:“太太不是说不喜欢开车吗?半年前你就把陪嫁的车子卖了。”

叶清音:“……”

她几乎敢肯定:自己卖掉车子并非不喜欢开车,只是没钱花为了暂时周转而已。

“太太平时出门都打车的。”吴嫂告诉她。

叶清音只好联系网约车,但是却发现无论是出租车还是网约车,全部无法进入到富人别墅区。

正当她打算徒步走出别墅区,一辆奢华的法拉利停在了她的面前。

秦璟下了车,恭声问道:“太太要出门?”

叶清音有些诧异看了看秦璟,点点头:“你这是要出去办事啊!”

太巧了,刚好可以搭个顺风车。

哪里想到秦璟的回答是:“先生吩咐,为了避免再发生意外,由我陪同太太外出。”

叶清音不禁糊涂了:她穷到卖掉了自己的陪嫁车,所有卡里余额不到两万块钱。可是她老公却专门派了保镖和专车为她护行!

易楚寒对她到底在乎还是不在乎呢?

*

叶清音先去了布料批发市场,购买了十多种布料,然后又买了不同的钮扣和滚边。

秦璟帮忙拿东西,觉得有些奇怪:太太买这些做什么?

不过他是个恪守职责的保镖,只负责保障女主人的安全,其余不该问的从不多嘴。

买完了布料,叶清音又让秦璟把自己送去附近的大型商场,她需要研究一下现今流行的童装款式是否跟自己梦境里的世界一样。

叶清音连续逛遍了品牌童装专柜,确定了流行趋势跟自己梦境里的世界完全一样。

仿佛两个平生的世界,除了人物的关系结局不同,其余的背景完全一致。

她跟俞少宁的婚姻,真的只是一场噩梦吗?

“清音姐!”一个女孩甜脆的声音在叶清音的身后响起,似乎饱含着极大的兴奋和惊喜。

叶清音回过头,就看到一个二十岁左右的时髦女孩冲到了自己的面前。

女孩打扮极其潮流,化着烟熏妆,夸张的银耳环。哪怕时值初冬季节,还穿着性感的皮短裙,搭配着长皮靴,露出了性感大腿。

乍一眼看过去,标准精神小妹的行头。

哪怕精神小妹看到自己时流露一副“重逢失散多年亲友”的惊喜模样,可是叶清音却对她毫无印象。

“你是……”她表示不认识。

见叶清音一脸茫然,精神小妹不由急了:“我是陈露啊!清音姐,你怎么把我给忘了呢!”

叶清音只好转过头看秦璟,希望他能帮忙给介绍一下。

秦璟却是满脸一言难尽的神情,思忖片刻后,言简意赅地说:“据说她是太太的闺蜜,你俩以前经常一起出门吃饭逛街。”

叶清音听说这女孩真是自己的朋友,虽然有些惊讶,不过还是对她绽露一个友好的微笑:“前段时间我出了车祸,选择性失忆,很多人很多事都不记得了。”

陈露赶紧上前紧紧搂住了她的手臂,不满地咕哝:“清音姐,你哪怕忘记了你老公和儿子,也不能忘记我啊!”

“为什么?”叶清音微张眼睫。

陈露抬高下巴,略带着几分得意地宣布道:“因为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啊!你真忘了吗?三年前在夜店里,你把自己灌得烂醉如泥。如果不是我,你就被流氓捡尸了呀!”

小说《重生为渣男死对头的白月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