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为渣男死对头的白月光

由俞少宁叶清音担任主角的小说推荐,书名:《重生为渣男死对头的白月光》,本文篇幅长,节奏不快,喜欢的书友放心入,精彩内容:冷风萧瑟的雨夜,豪华私人独栋别墅内亮着暖光灯俞少宁手里端着一杯红酒,凝望着落地窗外的霓虹光影和黑沉沉的雨幕在室内暖光的照射下,愈发显得他五官俊美,面如冠玉他白衬衫的领口解开了两粒钮扣,露出了清晰的锁骨,平添了几分性感的味道此时他一边小口地啜饮着红酒,一边拿手机拨打一个熟悉的号码三天来他一直拨这个号码,但是每次得到的都是对方无法接听的机械女音从上次他打电话给叶清音,她却失约,到现在已经过...

第10章 在线试读


易楚寒眼眶一热,哪怕心里盛着再多的烦心事,也在此刻化为乌有。

他拿起筷子,弯了弯唇角,说:“已经解决了。”

无论多糟的心情,只要她轻声细语几句话,就能让他转怒为喜。

以前的叶清音从未正眼瞧过他,更别说关心他的心情好不好。

反正,他的心情也从未好过。

现在的她待他的确跟以前大不相同了!

一家三口再次坐在同一张桌子上用餐,这么温馨幸福的时刻,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哪怕他遭受俞少宁言语侮辱的痛苦,似乎也被冲淡了不少。

小轩有些心事重重,趁着妈妈吃饭,他小声地向爸爸透露了一个坏消息:“妈妈搬回她以前的房间了。”

叶清音却注意到了小家伙的鬼鬼祟祟,不等易楚寒说话,她抢先解释:“我还没有恢复婚后的记忆,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我们的婚姻关系……”

她跟易楚寒感觉都不太熟,实在无法接受跟他同室而居。

易楚寒倒显得很淡定:“一切以你的意愿为主,我没什么意见。”

原本他俩婚后就没睡一个房间,他早就习惯了。

吃过午饭后,易楚寒拿出了一只新款的奢侈品牌女士手机,递到了叶清音的面前。

“我让秦璟去给你买了个新手机,顺便办了张新电话卡。”说到这里,他特意解释了两句:“以前的卡和手机一起损坏了,补办手续挺麻烦。你先用着这新卡,如果实在需要,你再亲自去营业厅补办。”

叶清音接过手机看了一眼,问:“这手机卡是我的名字吗?”

“那是当然。”易楚寒答道。

虽然叶清楚不明白新办手机卡跟补办手机卡麻烦的差别在哪里,但她还是对他笑了笑:“好,谢谢你的礼物。”

易楚寒垂下了眸子,好久才说:“你喜欢就好。”

以前无论他送什么东西,都会被她无情拒绝。

现在她终于肯接纳他的礼物了。

叶清音把手机放在旁边,开始关心小轩的学习问题:“小轩好几天没去幼儿园了,下午去上课吧。”

小轩舍不得离开妈妈,想耍点小赖皮:“妈妈,我还想再照顾你几天。等你完全康复了,我再去上学。”

一边说着,他就钻进了妈妈的怀里,怎么都扯不出来了。

叶清音没有办法,只好跟他商量:“再放假半天,明天说什么也要去上学,妈妈亲自去送你。”

小轩点着小脑袋,乌亮的大眼睛里满是期待:“妈妈亲自送小轩去幼儿园!”

以前送他去幼儿园的除了爸爸就是秦叔叔,偶尔还有吴嫂,但是妈妈从没有送过他。很多小朋友都问他是不是单亲家庭的小孩,每次都问得他特别生气。

明天他终于可以骄傲地向所有小朋友宣布:小轩也有妈妈,他不是单亲家庭的小孩!

这时吴嫂走进来,说:“太太,来了个外卖员,说有人送花给你。”

叶清音微张眼睫,问道:“谁送的?”

“好像是匿名。”吴嫂答道。

易楚寒意识到危机,站起身,声音冷沉:“来历不明的东西别随便拿到太太面前来。”

吴嫂吓了一跳,赶紧道:“我让他把花拿走……”

“等等。”叶清音喊住她,道:“我去看看吧。”

可能是她某位朋友送的花,她却因为记忆紊乱想不起来,还拒收人家的心意就说不过去了。

易楚寒沉着脸色跟了出去。

快递员递上一大束鲜花,里面还有一个匿名的卡片,上面写着:祝清音早日康复,愿你余生顺遂平安。后面的署名是一串数字,看起来像是手机号码。

易楚寒眼睁睁地看着叶清音用他送的新手机拨通了那串该死的号码,却无法阻止。

叶清音其实很想找个知情的朋友聊一聊,了解一下自己婚后的实际情况。因为她总觉得自己跟易楚寒的婚姻和相处方式有些奇怪。

可她失去了婚后的记忆,手机也没有了。

易楚寒送的新手机里面通讯录非常干净,除了易家父子俩,张雅云母女俩,就只有秦璟、吴嫂还有刘助理等人的联系号码。

甚至就连她父亲叶建国的联系方式都没有,当然她也没想去打扰他。毕竟父亲的身体不好,心脏受不得刺激。

现在有个关心她的朋友送来了联系方式,她当然想了解一下。

电话拨通了,传来了一个熟悉到令叶清音心颤的声音。

“清音,是你吗?”俞少宁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恍若隔世。

乍闻俞少宁的声音,叶清音手一抖,差点儿把手机给扔了。

“我刚看到鲜花签收的信息了,是你对吗?清音!”手机里继续传出俞少宁温柔的声音。

易家父子俩汗毛陡竖,如临大敌。

小轩赶紧抱住了妈妈的大腿,哭唧唧地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妈妈,小轩要抱抱!”

妈妈又要被坏叔叔拐走了!坏叔叔挑拨离间,妈妈又不喜欢小轩和爸爸了,可怎么办啊!

叶清音稳稳神,蹲下身,一手把小轩抱到自己的膝盖上,一手继续打电话:“俞少宁?”

“是我啊!”俞少宁听到她的声音,似乎更激动了。“听说你出了车祸,我去医院探望却没有找到你。你的家门我又进不去,电话也打不通。我实在没有办法了,才借着送花的机会跟你取得联系……”

俞少宁熟悉的声音忽远忽近,让叶清音一阵恍惚。

记忆里的俞少宁多情又无情,深情又薄情。他曾让她义无反顾地飞蛾扑火,也曾让她肝肠寸断地横死街头。

那一切真的都只是她凭空幻想出来的?现实中的她跟俞少宁又是什么关系!

“清音,你在听我说话吗?”俞少宁许久没有得到她的回应,有些忐忐地问道。

叶清音微张眼睫,许久答道:“我很好,没有大碍。”

“清音,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俞少宁恳切地央求道:“我们能不能单独见一面?”

旁边的易楚寒将两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他瞳孔骤然收缩:俞少宁这是准备恶人先告状了!

小说《重生为渣男死对头的白月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