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娇妻难追:莫少,请认错》莫谦之,何长青 全本小说免费看

小说:娇妻难追:莫少,请认错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花浅

简介:白苏十八岁那年,接到的最大礼物,是莫谦之扔给她的——
断绝关系、牢狱之灾
六年后,再次相见,两人天差地别
他是叱咤风云的商业大佬
而她变成了为生计,不得不端起酒杯阿谀奉承的陪酒秘书
男人抓住她的手臂,将她狠狠按在墙上,“除了陪酒,卖身吗?”
白苏媚眼如丝,“卖啊

简单的两个字,击垮莫谦之最后的防线
“那孩子,是谁的?”
白苏躲开莫谦之深究的眼神,“反正不是你的

“是我错了
”莫谦之声音暗哑,紧紧抱住白苏,“六年前,是我错了

他费尽心思来到她的身边,就是为了找回她
莫谦之六年前丢了自己最爱的人,他愿意花六十年,追回这个人

角色:莫谦之,何长青

娇妻难追:莫少,请认错

《娇妻难追:莫少,请认错》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我叫白苏

  “白莫苏,虚荣善妒,品性卑劣,抹黑莫家名声,篡取公司机密,此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人,自此再与莫家无半分关系。”
  莫谦之一纸声明,寥寥数语,却以铺天盖地之势,将白苏与莫家十五年的关系一笔勾销。
  ……
  六年了,白苏却没想到自己和莫谦之竟会在这种场合遇见。
  一场饭局,居然能够让莫氏集团的总裁莫谦之亲自出席。
  他就坐在她左侧,似有若无的目光让她坐立难安,偏偏她右边还坐着盛源的何长青。
  “胡总,这一掐一汪水儿的人儿,你从哪找的?”何长青出了名的好色,看人的目光都透着一股放肆。
  她今天的任务,就是让何长青签下公司合约。
  白苏忽略掉那让人恶心的打量,脸上挂着无可挑剔的笑容,对何长青笑:“何总真是会说笑,来,我敬你一杯,我干了,您随意。”
  六年的人情世故的历练,白苏游刃有余。
  喝起酒来更是一点都不含糊,仰头,一饮而尽。
  一双油腻的手从桌子下攀上白苏的大腿,白苏掩下眼底的嫌弃和恶心,不着声色的闪开了。
  杯子倒过来,白苏在空中晃了晃,早已是滴酒不剩。
  “白小姐好酒量!”
  何长青拍手称好,立刻拿着酒盅给白苏倒上了酒。
  “再喝一杯。”
  白苏看着酒杯,眼神晃了晃,余光里看到了莫谦之放在大理石桌面上的手指,修长好看的手指有节奏的在桌面上敲了敲。
  这是他要生气的前兆。
  这个少爷,脾气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好。
  白苏扬笑:“何总,您还没喝呢。”
  “不如白小姐跟我喝杯交杯酒?”
  何长青一把扣住白苏的手,强迫她倒向他的怀里。
  能够被老板带上饭局的女孩子,其作用是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
  何长青毫无顾忌。
  周围一片起哄的声音。
  白苏眼神一沉,刚要发作。
  一股大力从左侧袭来,原本强迫人的何长青被直接从椅子上踢翻了下去。
  “谁特么的瞎了眼!”
  何长青狼狈的怒吼,一百八十斤的体重瘫在地上,居然动弹不得。
  众人惊诧,纷纷看向始作俑者莫谦之。
  只见他慵懒的挑眉,身子微微后倾靠在椅背上,似笑非笑:“说谁眼瞎?”
  他嗓音低沉,性感而又磁性,极具穿透力,在场的人无人敢出声,也没有人敢把何长青扶起来。
  莫谦之是谁,当年是电子产业响当当的太子爷,如今人家不单单是莫家当家人,还将百年产业推到了一个无人企及的高度。
  他动手收拾人,谁敢掺和?
  就连白苏的老板胡宇安都连忙起身:“白苏,还不快谢谢莫总!”
  白苏起身,莫谦之稳如泰山,这个男人气场太强,走到哪里都是睥睨的姿态。
  “谢谢莫总。”
  白苏脸上挂着毫无破绽的微笑,浅浅淡淡的几个字,还真如他六年前的那个声明一般,毫无瓜葛。
  莫谦之看到她这幅样子,顿时眯起了眼,面色暗沉,竟然是理都没理白苏,而痛的晕过去的何长青被保安拖了出去。
  胡宇安见莫谦之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立刻炒热了气氛,让饭局得以继续,何长青的合约凉了,却得到了意外的收获。
  他发现,莫谦之好像对他的秘书白苏,有那么一点意思。
  接下来的时间,胡宇安不动声色的观察着这两人,偏偏这两人一点互动都没有,白苏笑得格外礼貌客气。
  而莫谦之则是看都没有看白苏一眼。
  他不禁怀疑,他是不是看错了。
  酒局过半,白苏找了个借口去洗手间,没想到半路,却被一堵肉墙,牢牢的压在墙壁上。
  前面是火热的胸膛,身后是冰凉的墙壁,白苏想要呼救,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带着酒精的迷醉的气息扑面而来,男人声音醇厚,低低的问她:“白苏?你这个名字还真是难听死了!”
  对她如此嫌弃的人,除了莫谦之,也是绝无仅有了。
  “我叫白莫苏还是白苏,和莫总有关系?”
  酒桌上,她是谋生的没有情感的机器。
  现在一个人面对莫谦之,她是浑身长满刺的刺猬。
  “除了陪酒还做什么?卖身吗?”
  莫谦之危险的逼近着,蓄势待发如同靠近猎物的豹子。
  四目相对,那些被白苏拼命想要忘记的、尘封了六年的记忆像潮水一般的涌了出来。
  十八岁的她去外地上学,在莫谦之生日之时偷偷飞回来,谁知正巧公司机密被人泄露,警察找到了她,搜她所住的房间,找到一个她根本不知道做什么用的U盘。
  莫谦之从国外赶回来,恰逢那日她阴差阳错喝了茶汤,进了莫谦之的卧室,第二天她面对着满目猩红的莫谦之质问:“你到底要不要脸?!”
  他咬牙切齿,将染了红的床单掷到她的身上,满脸嫌恶。
  她以为就算别人都不信,但莫谦之会相信她的!
  但没有,她十八岁这一年,被最信任的人亲手推入监狱。
  在狱中,她接到爷爷脑梗去世的消息,紧接着就是莫谦之那残忍又冷酷的一纸声明。
  六年后,面对着同样质问她的莫谦之,白苏定了定心神,一字一顿道:
  “只要价格合理,一切都可以考虑。不过莫总,六年前那一晚,您还没有结账给我,欠这种钱,不符合你身份
  。”
  白苏笑的像一朵妖艳罂粟花。
  他双眸阴鸷的望着她,用力将白苏狠狠地推开:“恶心。”
  “恶心吗?我就不在这里倒您的胃口了,请让一让。”
  她客气的点头,示意莫谦之让开。
  莫谦之周遭被低气压包围着,噙着冷意。
  “要点脸,白莫苏。”
  莫谦之冷冷的丢下一句,拂袖而去!
  白苏等着莫谦之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走廊尽头,视线才缓缓的收回去,整个人好像被人抽了筋骨一般瘫坐在了地上。
  曾经,她是莫谦之的影子,而莫谦之是她的一切。
  可是这漫漫六年,她早已独自跨过太多的东西,如果说以前,她还肖想过与他并行而生,可现在,他们这两条完全不同的路已然是越走越远了。
  白苏去洗手间补了妆,返回去的时候,发现莫谦之已经离开了。
  她暗自的松了口气,如果他还在的话,她真的不保证自己情绪不崩溃。
  胡宇安朝着她招了招手,让她坐在他的身边,笑呵呵的问道:“小白啊,你和莫总什么关系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妻难追:莫少,请认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