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春令杨颖姝塘中鱼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杨颖姝塘中鱼)杨颖姝塘中鱼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锁春令)

长篇古代言情小说《锁春令》,男女主角杨颖姝塘中鱼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塘中鱼”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姑娘?莫不是个女的?颖姝呆呆站在她面前,一脸怀疑的盯着她,喉间平坦,并没有凸起,可能是世道艰难,这女大夫发育不好,导致她胸部平平,这才错认了,毕竟女子抛头露面,是要被他人诟病的“杨小姐”她突然起身,手指绕着颖姝的发丝挽到了耳后——“你觉得我在骗你?其实我根本无法替你医好左臂?”似突然回神想起来自己的目的一般,“活死肉生白骨,大罗神仙都难以办到你快走吧,要是被人发现了你活不下来的,这世间女…

最具潜力佳作《锁春令》,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杨颖姝塘中鱼,也是实力作者“塘中鱼”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壮子,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我是你阿姐啊!!”那女孩穿着一身粗布衣裳,身子瘦弱,四肢细的似乎轻轻一折就要断开,顾不上散乱的头发,流着眼泪用尽力气嘶吼着。为首的男童放肆的笑着,露出一副不属于孩童的狠毒模样,看女孩的眼神仿佛在看一只臭虫。他抬脚狠踢了两下,支着腰挺起圆鼓鼓肚子面露嫌恶:“什么阿姐,我何…

第9章 女配觉醒 试读章节

颖姝只记得刚才还被着急忙慌跑进来的的孟晚钰捏住鼻子灌了一大口女儿红,刚要发作,便觉得昏昏沉沉,倒了下去。

“我一定要杀了她。”意识消散的最后一刻,颖姝心里暗暗发狠道。

朦胧中,她好像听见远处传来女童的呼救声,其中掺杂着一些污秽下流的调笑声,颖姝努力睁开眼,却发现面前的景象居然是自己被亲弟弟绑的那日。

“壮子,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我是你阿姐啊!!”

那女孩穿着一身粗布衣裳,身子瘦弱,四肢细的似乎轻轻一折就要断开,顾不上散乱的头发,流着眼泪用尽力气嘶吼着。

为首的男童放肆的笑着,露出一副不属于孩童的狠毒模样,看女孩的眼神仿佛在看一只臭虫。

他抬脚狠踢了两下,支着腰挺起圆鼓鼓肚子面露嫌恶:“什么阿姐,我何时叫过你阿姐,你只不过是爹娘给我生的一条狗,我现在不想要了要送人,碍着谁了?”

“我看在你照顾过我的份上,把你献给葛老爷,人是老了点,那也架不住人家富裕,你别不识好歹,给我老实点。”

王壮找了块空地吃力的坐下,看女孩还在挣扎,抬起石头想要砸晕她,又怕自己掂量不住出了人命,只好作罢。

他不耐烦地抬起手指挥着那三两孩童:“你们麻利点,办成了事一人两根糖葫芦。”

畜生!!!

颖姝看着眼前的苦苦挣扎自己,睚眦欲裂,拼劲了力气站起身来,踉踉跄跄的冲过去想要拦住王壮,手一抓却扑了空。

眼前的景象又幻化成一缕烟雾,恍惚中出现隔壁婶子的身影,她朝几人大声呵斥,扶起了几乎淌出血泪的女孩,将其抱在怀里,摇了摇头无奈叹息——“造孽啊……”

颖姝伏在地上,脸上早已麻木,只能绝望的看着两人怔愣。

——“没关系的。”

颖姝身体一僵,回头望去。

——“少了只左臂而已。”

——“不碍事的。”

不!不要答应她!!

颖姝伸出手想要阻拦,却怎么也碰不到画面中的人影。

——“总不能叫大家都饿死。”

他们不会疼你的,他们不会疼你。

随着画面中的菜刀应声而落,少女痛彻心扉的叫喊声也响彻了整片林子。

颖姝闭起眼睛,用右臂环住自己的头顶,却怎么也盖不住耳边的声音。她受够了,如果这是人死前的幻象,那就请快点结束吧,早早去了忘川河,喝了孟婆汤,忘了这一切。

——“姝儿。”

颖姝听到声音鼻头一酸,缓缓的抬起头。看见杨夫人两眼微红,流露出疼惜的目光,向自己伸出了手,一如初次见面的样子。旁边的阿爹朝自己笑着,手中拿了糕点向自己递来。

“阿爹阿娘。”

自己生命中所有的美好,都来自面前幻象中的人。颖姝伸出手,却又不敢向前,怕打破了这幅画面,只能渴望的看着。

终于要结束了吗?颖姝心想。

阿爹阿娘,能遇到你们,此生无憾了,女儿此生没能尽的孝,只能来生再补全了。

颖姝静静的等待着,却没等来想象中的黑白无常,那场景依旧在变着,似乎要延续接下来的故事。

“就是她,她杀了生身父母,我也险些死在她手下。”

这一幕,是画面中的王壮义正言辞的指向自己的样子。

“妹妹,老天让你生在什么位置,你就得在什么位置,不要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会遭报应的!”

这里,是自己身在牢狱,牢房外的女子穿的流光溢彩,嘲讽自己的一幕。

“颖姝,真的是你做的吗?”

这里是阿爹阿娘在质问自己。

“你就是杨颖姝?你的眼睛生的真干净。”

这里的男人一袭白衣,站在树下背着手,朝自己夸赞道。

……

杨颖姝脑子发懵的看着画面中的这些情节,都是未发生过的事情,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是虐文女配,虐文女配你懂吗?就是被虐的要死要活,最后还丢了命的那种!”

她突然想起孟晚钰曾与自己说过的话,仰起头一一看向那些画面,竟与她说过的那些故事一模一样。

她甚至看到自己被处死的场景,看到自己经脉尽断,头颅滚落在地,所有人都拍掌叫好的场面。

然而诸多画面中,其中一副叫颖姝心神骤然收紧,瞳孔震动——她看到昔日辉煌的公爵府内,尸体七横八竖的躺着,阿爹一手拥着阿娘,一手用剑撑着身子,跪坐在地,没了呼吸。

这是什么?

阿爹阿娘为人和善,自己虽不善交际,却也能在下人口中听出夫妇二人善与人交好,并未听过有什么仇家,怎么会有如此下场?

颖姝顾不得许多,想再细细看一看其他的画面,从中寻找些线索,却被一声声呼唤打断了思绪,那声音由远及近,笼罩着自己。颖姝突然心生恐惧,费力的挥舞着右手想要冲散这声音,却徒劳无功。

最后一个用力,竟冲破了梦境,在榻上猛然睁眼,醒了过来。

孟晚钰看着面前猛然惊醒的女子,高兴的几乎跳了起来——太好了,看来一切正常,不必担心了,导师知道我这么牛逼不得骄傲死?

她赶紧端来一碗水,递到颖姝嘴边,想叫她润润口,却看见女人双唇紧闭,直直的盯着自己。

“诶呀,这回这个不是麻沸散,只是水,你快润润喉,我看电视剧里都这么演的。”孟晚钰皱着眉重新将水递过去,看着颖姝轻啄几小口,便将碗放了回去。

几口水入喉,干涸的喉咙得到了浸润,颖姝顿时舒爽不少。

“你等等哈,我去叫那老两口,估计要高兴坏了,春桃还在给你煎药呢,你不知道这两天喂你喝药有多难,那小丫头一喂就是一整天呢。”

孟晚钰说完,便又风风火火的向外跑去。

颖姝还没从梦里缓过来,呆呆的望着房梁陷入了沉思。

如今做了这样的梦,由不得自己不信了,其他的也就罢了,可阿爹阿娘……

“姝儿!”

一声切切的呼声打断了颖姝的思绪,回过神来,便看见走向自己的阿爹阿娘。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这两天可急坏了我跟你阿娘,你睡了两天,你阿娘也寸步不离的照顾了你两天,这不孟大夫怕你阿娘累坏了身子,今早才让她回去休息,没想到你这就醒了。”

老侯爷还是一副痴痴的样子,乐呵呵的说道。

“你快少说些,姝儿刚醒,经不得吵。”

杨夫人嘴上这么说着,眼里却漫出泪来,她撑了许久,怕自己又再经历一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如今撑过来了,终于放下心来,喜极而泣。

老侯爷看着自己的夫人这幅模样,又心疼又懊恼,只得连连称是,又觉得不够,便拍几下嘴巴以示惩罚。

身后紧跟而来的春桃也眼巴巴的望着自家小姐,眼眶泛红。

颖姝看着二人,心里不禁泛酸,竟也掉下泪来。

张夫人见状,连忙帮女儿擦去了泪痕,摸着颖姝的小脸蛋,问她左臂疼不疼。

左臂?

颖姝愣了愣,看向自己的左侧,费力的抬起右手探了探,竟摸到一条纤细的手臂。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09:13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