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鬼界学抓鬼(凌丹柯凤)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我在鬼界学抓鬼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我在鬼界学抓鬼)

凌丹柯凤是穿越重生《我在鬼界学抓鬼》中的主要人物,梗概:打打闹闹地走了一天一夜,凌丹三人行来到了一处地方,此地地形有些像四川盆地那一带有一条崎岖的小路边立着一块刻有“巫镇”的石碑“巫镇?这是什么地方?”“有人类的气息”齐林看着石碑,淡淡的说凌丹一惊,为何她闻到了一股臭哄的鸡鸭屎味,什么人味鬼味的丝毫感觉不到见凌丹用目光上下扫描齐林,柯凤才向她解释:“你是人,法术道行又不够,肯定是闻不到了”继续走着,那股味道就越强烈“这村子未免也太臭了吧!…

凌丹柯凤是穿越重生小说《我在鬼界学抓鬼》中出场的关键人物,“西早7日”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凌丹想洗个澡,柯凤同意了,但却在一旁念起了咒语。凌丹擦拭身体的时候问柯凤,“师傅,你又在念什么咒语?”柯凤却冷冷地回答:“这是隐身咒,不然你这美女沐浴的模样就会被这四周的色鬼看个遍。”“什么?!色鬼在哪里?”凌丹连忙把衣物挡在身上,本以为四下无“人”,只有柯凤一个女的呢!柯凤用眼神看了看前方的一棵大…

第3章齐林 试读章节

等她醒来的时候,差不多天亮了。

“走了!”

柯凤坐在她的床头,似乎已经等她很久了。

柯凤带着凌丹准备前往不阴山,是不想让凌丹一直被那些东西跟着。

走了许久,终于在山间见到了一条溪流。

凌丹想洗个澡,柯凤同意了,但却在一旁念起了咒语。

凌丹擦拭身体的时候问柯凤,“师傅,你又在念什么咒语?”

柯凤却冷冷地回答:“这是隐身咒,不然你这美女沐浴的模样就会被这四周的色鬼看个遍。”

“什么?!色鬼在哪里?”

凌丹连忙把衣物挡在身上,本以为四下无“人”,只有柯凤一个女的呢!

柯凤用眼神看了看前方的一棵大树,“那又一个,不止他一个呢!远处还有呢!”

柯凤说得一板一眼的,看着像那么一回事。

凌丹激动地问,“那我怎么办?以后岂不是都要臭哄哄的啦。”

“怕什么,你可以学习隐身咒。”

凌丹真是的崩溃了,她还是第一次直面感受到在鬼界的不方便。

“我到底怎么样才能回去?”

凌丹这话已经问过柯凤很多次了,谈不上是回答,更多时候柯凤都是支支吾吾地躲避。

第一次问柯凤这个问题的时候,柯凤说只要她配合她处理掉几只鬼就行了,后来确实也配合着她抓了几只小鬼,也就是那老头算是大玩意儿。

更大的玩意儿,柯凤基本也不带她,而且柯凤多数时间都在教她练习咒语和法术,也没有时间带她去做大单。

后来再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柯凤就说她需要好好练习法术,才能打开书本回去。

再再后来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柯凤索性不理她。

“我们去的这个不阴山到底在哪里?”

凌丹总感觉要去那里不容易,心里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果不其然,没有多久,就遇到了一个小伙子,脸型

他的头十分僵硬,双颊呈土灰色,眼睛睁开却没有丝毫神采,俨然一副死了的模样。

他的穿着挺文雅,至少身上的西装很入时,但右胳膊处有摩擦过的痕迹,那处的衬衫破烂了个洞,裤子有袋子,但是里面并没有什么可以马上证实他身份的东西,只有几个绑着红绳的铜钱。

“他怎么呆呆的?明明就是和我一般年纪,怎么死气沉沉的?”

凌丹好奇又有些惊慌失措,赶快叫来柯凤查看。

柯凤则是翻看了他的手指,指甲很长很白,他的肤色也很白。

小伙子毫无表情,也不说话,眼神呆滞,无论两人怎么摆弄傻坐着。

“还有血色,看来是还没死透。还好有这几个铜钱护着他的亡灵,不然早就被他体内的东西吃得什么也不剩了。”

听了这话,凌丹似有深意地看了看柯凤一眼,庆幸自己先遇到了柯凤。

柯凤给他检查了一遍,就叫凌丹走到一边,嘴里念咒,开始用骰子问路。

又用罗盘在小伙子的身边走圈。

随后柯凤低声在凌丹的耳边说一声:“是被鬼上身了。”

“他都死了,怎么还被鬼上身啊?”

“鬼也可以上鬼身啊!”

凌丹听她说都被吓蒙了,她知道被鬼上身是很耗费精气神的,若是赶不出来体内的那东西,迟早会变成“活死人”。

“他也是人类吗?”

“正常,鬼界也有不少人类,不过有的人进来能活,有的人一进来就死了,成鬼了。这小伙子意志力坚强,居然半死半活,只是体内的东西想霸王硬上弓,两者的体质又不一样,这才成这个样子。”

柯凤开门见山地把情况告诉了凌丹,凌丹一听就心疼这小伙子。

“这小子一进来就遇到这种事,也太可怜了,师傅,你一定要救救他。”

“不是不想救,是没能救他的东西。”

“救他需要什么?”

“红绳、铜镜、木桩……”

“这些东西我们不是有吗?”

“我还没说完呢!还有公鸡的血,这荒山野岭的,哪里有公鸡血给他。”

“这……”凌丹也环顾四周,确实都是深山,“山上会有野公鸡吗?”

“有。”

“那我们可以去找找看吧!”

“那你说去哪里找?等你找到了,这小伙子都死了。”

“那……就这样看着他死掉?”

“你可以试试看唤禽术。”

“唤禽术?”凌丹一脸尴尬,她又偷懒了,柯凤给她的那本书都还没有看完呢!这唤禽术她可不会。

“凌丹,你不会也不懂得翻书吗?你到底是怎么考上大学的啊?”

凌丹立马乖巧地打开了那本破烂的法术书,翻找了一番,终于找到了唤禽术。

照着书上的方法,叽里咕噜地念了一通。

念了几遍,也没见有什么禽类出现,正准备又念一回的时候,柯凤打断了她:“行了。你现在先用红绳子绑住他的手和脚,然后给他的头上盖上个白布,把这四个铜镜摆在四个方位上。”

凌丹照做结束后,柯凤又说:“去,砍四个木桩来,也钉在四个方位上。”

见凌丹砍木桩的动作有一点迟疑,柯凤又叮嘱她,“做事情的时候,心里尽量保持平静,别总是胡思乱想。”

“好了。”

“嗯。现在就等公鸡来就行了。”

除此之外,柯凤没再说其他的,两人还坐在原地休息了好一会。

时间过了一个时辰,凌丹又去摸了摸小伙子的手腕,庆幸他还有脉搏,但是这得等到什么时候。

“行了,你别心浮气躁的,会把公鸡吓跑的。”

“这都多久了,半根鸡毛都没见……”

凌丹的话还没说完,一阵公鸡鸣声就从不远处传来。

“还真来了!”

凌丹一个快速飞奔,就把公鸡给控制在手里。

而柯凤也用竹子迅速做了一个椅子,有靠背的那种。

“别光看着,快来跟我一声把他抬到椅子上。”

然后他俩在一左一右的搀扶下将无意识的小伙子移到了椅子上。

“凌丹,你去面对椅子大约2米处并排跪下。”

“啊?”凌丹不解,“干嘛要我跪下?”

“不用你做诱饵,那鬼魄怎么肯出来?”

“不行啊!师傅,你怎么能为了救别人而牺牲我呢?”

“就你是少先队员献爱心了。”随后柯凤又补充一句:“行了,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凌丹这才不情不愿地跪下了。

柯凤的食指和中指并列着,在公鸡的脖子处一划,鸡血就滴滴直流。

又特意叮嘱了凌丹一声,“你跪着别动。”

随后将鸡血围绕着小伙子淋成了一个圆圈。

小伙子还是一动不动,似乎周遭正在发生的一切都跟她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他的身体又惨白了一个度。

柯凤把手对着小伙子的身子,不知道比划了什么符咒。

然后用手指蘸了鸡血,在小伙子的手心、眉心、人中、脚心都点了点。

然后站到小伙子的后面,用双手按住了他的肩膀。

凌丹静静地看着。

“别看着了,取一点取了一点土,沾点鸡血,然后放在小伙子的头顶命心的位置上……”

凌丹照做,本来只沾了一点鸡血的土块居然全部都变成了红色。

“快回去跪好。”

待凌丹跪好之后,柯凤半站在小伙子的身后,念了一串经文之后,突然“哈!”大吼一声,小伙子明显被吓了一跳,开始手脚挣扎着,那力气大的像牛。

柯凤按着的双手也越来越用力,凌丹感觉得出,那东西想要挣脱。

突然还在他头上的白布也变成了红色的血布,非常吓人。

接着小伙子的双手突然伸向了凌丹,虽然距离她挺远,但是那种感觉很可怕。

就这么挣扎了几分钟吧,小伙子的身体突然停了下来。

凌丹以为准备完事的时候,突然有一团黑影向她冲来。

柯凤对着那团黑影说,“哼!哪里逃!”

柯凤嘴巴一动,结成四方结界的红绳瞬间将它捆绑住,再加上铜镜的反光,瞬间让它啊啊大叫。

过了好一会,那团黑影也消失了,只剩下一团红绳。

柯凤对着那团红绳说:“好好去吧!”

一会小伙子好像回过神来,看着这架势,又被吓到了。

“你赢了?”凌丹问他。

“你们是谁呀?这是在做什么?”

见他已经能说话,柯凤这才松了一口气,说:“行了,它已经去了,你把他松开吧!”

凌丹松开他之后,又给他倒了一杯水。

凌丹一边喝水一边慢慢跟小伙子解释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我是被鬼上身了。”小伙子低声地说,随后又抬起头,大声地说:“跟着两位姑娘仗义相救,我齐林一定感激不尽。”

“原来你叫齐林啊,我叫凌丹,她叫柯凤,是我的师傅。”

凌丹看着眼前的小伙子,忍不住的笑了,难得遇到一个人类。

“你怎么从人类世界来到这里的?你也是穿书?”

“我不知道。”

齐林从睁开眼睛开始就只是见到凌丹和柯凤,他已经不记得过去了。

“他和你可不一样,他在人类世界已经死亡了,只是刚死,所以还有脉搏。”

那东西是闻到了他身上还剩下的人味,还以为可以借尸还魂,所以才明知两者不相容,还硬要上了他的身。

“那齐林现在应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要么被吃掉,要么修炼法术提高能量,继续在鬼界存活下去。”

“他不能去投胎吗?”

“能投胎就不会来这里了。”

柯凤曾经说过,这里的魂魄本意不坏,只是有太多不甘心。

他们有的意外死亡,有的被害身亡,却连投胎转世的机会都没有,所以他们的能量才不会消亡,从而形成了鬼魄。

刚刚那东西附身并非为了报复,而是想再回去看看自己的家人。

说到这里的时候,凌丹也哭了,“我也想我的家人了……我也想回家了……”

“你呀!先好好保护自己的小命,就是对你家人最大的爱了。”

柯凤越是这样说,凌丹心里就越难受,哭得更是稀里哗啦。

“行了,别哭了,继续上路了。”

“那齐林怎么办?”

齐林看了柯凤一眼,眼睛眨巴眨巴地说:“我能跟着你们吗?”

没等柯凤回答,凌丹先回答了:“当然可以。”

一路上,凌丹和齐林的话不断:“修炼法术也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呀!”

柯凤曾经和她说过,抓鬼师这行,可不是闹着玩的。

“那也得修炼呀!我不是为了对付谁,我就是想保护自己。”

齐林的话打动了柯凤的心肠,一路上不搭理两人的柯凤,居然开口说话了:“是的。其实这里的东西并不可怕,他们的身上都有自己的故事,你既然能成为抓鬼师,应该要努力帮他梳理根源,让他们自己离去。”

她继续说:“若不是万不得已,抓鬼师是不会轻易伤害任何一个鬼魂的,无论你修炼什么法术,应该心存善意。”

凌丹听得出,这话也是对她说的。

柯凤曾说过,凌丹对这个鬼界存在的怀疑态度,让她觉得她对这里缺乏尊重。

凌丹又想起爷爷生前也说过,抓鬼师这个行业可能会被其他的高端职业所瞧不起,认为他们搞封建迷信,但是存在即合理。

凌丹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带有很多偏见,就像很多人说干这行会折寿,但是爷爷却活了八十多岁,有八个孩子,她父亲是最小的那个。

她要停止自己的傲慢与偏见。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