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王录陆然马陆的明明(陆然马陆的明明)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陆然马陆的明明)名王录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陆然马陆的明明)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名王录》,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七月,小暑已至陆然身着灰色长衫,坐在马车上悠哉游哉地越过了山,马车上装着流大叔新打好的铁具,包括农具渔具之类,此行的目的便是将这些货物送到距离松山镇四十公里外的明石镇上,来回的行程加上休息将将两天原本这些铁具农具之类的东西在各镇都有卖,可是随着年头越长,盘山岛的各个镇子的人都听说了在松山镇上有个铁匠,他打造的东西都锋利且极为耐用,而且费用都同别处一样但名声真正地变响是因为驻扎在盘山岛的兵将某…

《名王录》主角陆然马陆的明明,是小说写手“马陆的明明”所写。精彩内容:名为于莹的怪物俯身趴在地上,低喝了一声,刚才还是芊芊玉手,一瞬间便长出了尖锐的爪子,她势必要把陆然撕个粉碎。“受死!”于莹怒骂了一句,朝着陆然飞扑了过来。陆然也不傻,他看到于莹刚才的变化之后便有了准备,他身体微微一蹲,保持好自身的重心,在于莹飞扑过来的时候脚朝身后的墙上一蹬,借力让自己迅速地闪开,在…

第7章 送入地底 试读章节

“你真该死啊!”

名为于莹的鳍魜族怪物爬起来之后,对着陆然怒骂道,随后又阴冷笑道,“本想让你体面些死去,如今看来,倒是没这个必要了。”

陆然皱了皱眉,他十数年来日夜练拳从不停歇,如果面对平常人这全力一拳恐怕早就将对方打的半死了,没想到对于面前这个女妖竟然只是击退,并且看起来并没伤势,看来有着修为境界竟然与普通人有着这么大的差距。

其实陆然不知道的是,于莹此时并不是无恙,相反,刚才的一拳让她的喉咙一甜,差点一口血吐出来。因为有着天道压制,就算有着三境的修为她也使不出,可是对于妖族而言,尽管使不出修为,但是毕竟是有着底蕴在的,加上妖族的体制本身就比人类强上许多,另有鳍魜族特有的一身鳞片,他们猎杀普通人仍是相当容易的。

名为于莹的怪物俯身趴在地上,低喝了一声,刚才还是芊芊玉手,一瞬间便长出了尖锐的爪子,她势必要把陆然撕个粉碎。

“受死!”于莹怒骂了一句,朝着陆然飞扑了过来。

陆然也不傻,他看到于莹刚才的变化之后便有了准备,他身体微微一蹲,保持好自身的重心,在于莹飞扑过来的时候脚朝身后的墙上一蹬,借力让自己迅速地闪开,在于莹全力的一击扑了空的时候,陆然朝着于莹的脸又狠狠地补了一拳。

“砰!”

随着一声闷响,于莹脸部中拳又倒飞了出去。

这一次,于莹不再如刚才一样高高在上,她吃痛地捂着脸,一双眼睛死死地瞪着陆然。

她此时心底也极为复杂,原本以为眼前的人类自己即使不用修为也能随手捏死,可是如今自己不仅一点没碰到他,还让他结结实实地揍了自己两拳。同时她也暗暗后悔,当时借着自己父亲在族里的地位,修炼上一直都是多靠外力辅助,以为只要境界高就能解决任何问题,如今来看,自身的基础也极为重要,若是回到海里之后,自己一定要好好修炼,打好自己的底子。

就在这个时候,黑暗的胡同里又走来一个身影。

于莹本来心里打起了点退堂鼓,如今眼见来的人,顿时心里乐开了花。

“于淼,你来得正好,快点给我把这小子碎尸万段!”

来的人是鳍魜族的另一位修者,名为于淼,四境修为,平日里是于莹忠实的追求者之一。这次族里派来的同伙不多,基本都是五境以下能幻化人形的妖,刚才灯市上的戏班子便是他们的同伴,但是怕引起附近巡逻的士兵注意,他们此时仍在卖力地演着戏。

而于淼负责着后台的敲锣,他眼尖地看到于莹带着一个陌生男子离开了,醋意大发,以为是自己喜欢的小姐看上了寻常人类,想去进行苟且之事,自己便扔下了锣,寻找了过来。

陆然此时紧贴着墙壁,看着眼前的黑影,心里有说不出的苦,刚才仅一个女妖便够自己折腾的了,如今又来一个,如果单打独斗的话,照刚才的情形来看,自己就算打不过,或许还有跑的机会,但如今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

松山镇。

流肖枫刚吃完晚饭准备站在后院的木桩前简单地练个拳,忽然心一紧,他在盘山岛的范围内感受到了一缕妖气,旋即便看向了远方明石镇的方向。他能感受到妖气是从明石镇的方向传过来的,而陆然今晚也是去那边送货,若是让他遇上了妖族并且被发现了身份的话,事情便会严重起来。

这缕妖气正是于莹刚才变身时产生的,尽管极为微弱,但在此处岛屿,其他人当然感受不到,可这并不包括仍有着十境修为的流肖枫!

只是陈凡生跟流肖枫说过,由于他的身份特殊,自身修为不受盘山岛的天道压制,可是若由他滥用修为,便会加剧天道压制的消失。这个压制就像是盘山岛的气运保护,若是消失了,鳍魜族定会举全族之力进攻盘山岛。陈凡生再三强调,不到万不得已,不可动用修为!

他定了定神,为了怕陆然遭遇意外,他走出铁匠铺向着夜色急速奔去。

……

“啪!”

陆然堪堪抵挡住面前男子的一掌,只一下他的手臂便酥麻了起来,他抬腿想回击一脚,便被眼前之人用手拽着腿又甩飞出去。

砰的一声,陆然摔倒在于莹的面前。

“死!”

于莹利爪急速袭来,陆然赶紧往旁边一个翻滚,生怕让自己的性命丢在这里。但速度比起行动灵敏的妖族可还是慢了一截,陆然的后背还是被利爪划出了几道血痕!

一击不成,于莹准备再补一击,她奋力向陆然击去,而陆然找准时机,用脚朝着于莹的小腹处猛踹了一脚,然后猛地蹲起,由下而上给于莹来了一个结结实实的上勾拳。

于莹哪里料到眼前这人还敢还击,一下子没来得及反应便被陆然一拳打地短暂升空。

陆然紧接着半身回旋来了一记回旋踢,将于莹踢飞了出去。

“噗!”

于莹被陆然的一套招式打的口吐鲜血,饶是有着鳞片,体魄比人类能强上半截,可还是被眼前之人揍得眼冒金星,摔倒之后小腿一软,一时之间也没站起来。

而在一旁,名为于淼的男子慢慢朝着陆然走近,他不同于于莹这般依靠外力走到了三境,他的四境修为,可是实打实地吃了不少苦头才修炼到这的。他对于自身的修为有着绝对的自信,甚至面对陆然都懒得现出怪物的真身,仍是以人类的姿态高高在上地看着陆然。

“说实话,我对你这小子并没有什么兴趣,我这次来这里,主要是为了保护于莹的安全,可是现在,你在我眼前将她打成这样,你就真是该死!”

面前的男子淡淡地说道。

“你叫于淼是吧?”陆然甩了甩拳头,问向面前之人。

“是。”于淼冷冷地看向陆然,眼神里不带任何感情。

陆然心里清楚,面前的人即使不能使用修为,也绝不是自己现在能抗衡的,刚才他一出手陆然心里便有了答案,如今能做的,便是找到间隙,跑向大街上,寻求巡逻士兵的帮助。

陆然是个聪明人,他猜到了妖族这次只派几个有修为的妖化成人形来到此处,也是顾及着自身安全,即使能够杀上些人,恐怕在众多的士兵前也做不到全身而退。

似是看出了陆然的想法,于淼阴冷地笑道:“你跑不出去的。”

说完便不等陆然反应,一把抓住陆然的头,用脚朝着陆然猛猛踹去。

陆然急忙反应,可还是来不及,自己胸膛被结结实实踹了一脚,“噗”地大口吐了一口鲜血。

可仍没结束,于淼将陆然扔起来,学着刚才陆然的样子,半身回旋朝着陆然来了一记回旋踢,狠狠地将陆然踹飞出去。

陆然刚才怎么对待的于莹,此刻于淼便怎样回击陆然。他此时抓住了千载难逢的获得于莹好感的时候,所以定要好好的利用这次机会,将面前名为陆然的少年狠狠蹂躏一番。

陆然被这一脚踢的眼冒金星,同时胸口处的疼痛感不断传来,刚才于淼对自己的两脚已经让他几乎失去了战力。

于淼走上前,一脚一脚地朝着陆然的头猛踹着。

陆然的脸被踹得鲜血淋漓,饶是拿手抵挡,也撑不住于淼强劲的脚力。

“于淼,慢着!”

正当于淼沉浸于单方面的暴力的时候,身后的于莹叫住了他。

“嗯?怎么了?”于淼问道。

此刻的于莹已经化为妙龄少女的模样,只是看起来相当狼狈,她一边捂着脸,一边向着于淼的方向走来。

“我现在有了一个更好的想法,对待今日之辱,我可不能简单地杀了他就算了。”于莹恶狠狠地说道。

于淼点了点头,说道:“什么狗屁的灵树转生者,在我看来不过就是一个没有修为的废物罢了。既然是你说话了,那我自然都依你。”

于莹对于于淼的表态相当满意,她对着倒在地上就快昏过去的陆然说道:“比起杀了你,我有更让你痛苦死去的方法,到时候你便会在心里不断地向我乞求原谅,可是那又怎么样呢?你本可以闭上眼睛,痛痛快快地结束这一生,现在说什么也都晚了。”

于莹伸手掏出一个珠子,继续说道:“这是上次魜祖吞吃了盘山岛大半气运晋为十境强者之后吐出的气运珠,后来奖赏给了身为长老的我父亲,我父亲又送给了我。这颗珠子有着盘山岛的同质力,能让人进入到盘山岛地底五个时辰,我本想着也没什么用,只是觉着好看当作装饰品罢了,如今我已经有了主意。”

说着她对着陆然咯咯笑了起来,只是笑中充满了寒意:“我送你进去,但你却没能耐出来,也就是说,从你进去的那一刻,你的生命便只剩下了五个时辰,还有什么事是比等待自己死亡却无力回天的感觉更棒的呢?”

说着,她将气运珠含在掌心,并抬手握拳,朝着陆然狠狠地锤去。

倒在地上眼睛都快睁不开的陆然自然听到了于莹的话语,如今他对于自己的结局也认了,事到如今,死便死了,只是流大叔对自己的养育之恩,自己是没机会去报答了。又想到之前陈先生以及曲掌柜流大叔告知自己的话,陆然绝望地想,不管他们说的关于自己身世的真假,自己是否是有着天道的重任,如今都要这么如蝼蚁一般狼狈地死去了。

随着于莹的拳头落下,陆然感觉自己身躯猛然下垂,眼前的画面急速向下退去,而面前站着的两人距离自己越来越远,不一会自己便来到了如于莹所说的盘山岛的地底。

于莹解决完了眼前的一切,拍了拍手,说道:“好了,戏班子应该也演的差不多了,我们收拾收拾撤退吧。”

于淼点了点头,并未多言,跟在于莹的身后向胡同外走去。

外面的居民们都投身于灯市的热闹当中,竟无一人发现今晚发生在小镇阴暗胡同里的战斗。

……

流肖枫正在奔驰的路上,突然感应到陆然的气息消失了。

他停下了脚步,双手握拳,身体因极度激动而不自觉地颤抖,十境强者的恐怖威压开始不再收敛,慢慢向外释放出来。铺天盖地的气旋以流肖枫为中心向四周不断扩大。

突然一只手搭在了流肖枫的肩膀上,顷刻间流肖枫的威压便消散了去。

来人是一袭白衣的陈凡生,他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流肖枫的身后。他对着流肖枫说道:

“这是陆然自己的命数,一切都得看他自己。”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