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王录陆然马陆的明明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陆然马陆的明明)陆然马陆的明明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名王录)

无删减版本的奇幻玄幻《名王录》,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马陆的明明,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陆然马陆的明明。简要概述:大汉王朝的天元历九十九年四月,此时距离鳍魜族袭击盘山岛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七年如今的盘山岛的发展更甚当年当年地宫号称活死人的流肖枫一人一拳击退鳍魜族的进攻,不久之后大陆上的大汉王朝为了巩固领土完整,开放门户,派遣使官带着近半个州的人民登岛安家落户,随之而去的还有五万精兵良马,用来驻守盘山岛的边境,随时抵挡来自海里妖族的威胁整座盘山岛的上空隐隐透着半透明的微光,正是千百年之前被道家设立的“无为而治…

无删减版本的奇幻玄幻《名王录》,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马陆的明明,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陆然马陆的明明。简要概述:有些则是疯狂地砸一些住户的门,声嘶力竭地嚎叫着让他们进去躲避,可没有人去理会这几个低贱的生命。哭天抢地的声音便如此响彻了整条空旷的街道。镇上没有人选择逃跑,因为他们清楚,他们跑不掉,也无路可跑。……小镇上的人所处的地界,名为松山镇,而松山镇则是坐落在一座名为盘山的巨大岛屿的正中央,盘山岛地域辽阔,上…

第1章 突来之变 试读章节

消息传到小镇上的时候,便犹如星陨平原般一下子就掀起了民众巨大的恐慌。许多人都在惊恐中迅速地回家,然后迅速地好关闭好门窗并用木棍 顶住,然后在家里供奉的佛像前跪地保佑。

“可千万要平安地渡过这一场劫难啊!”这些居民在此时都不约而同地在心里祷告,可无法掩饰的,他们的身体都因巨大的恐惧而止不住地颤抖。

而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有一部分是躲在街道阴暗的角落里,找几处掩体把自己紧紧地包裹住,他们的瞳孔因为恐惧而急速放大,不甘地等待着末日的来临。有些则是疯狂地砸一些住户的门,声嘶力竭地嚎叫着让他们进去躲避,可没有人去理会这几个低贱的生命。

哭天抢地的声音便如此响彻了整条空旷的街道。

镇上没有人选择逃跑,因为他们清楚,他们跑不掉,也无路可跑。

……

小镇上的人所处的地界,名为松山镇,而松山镇则是坐落在一座名为盘山的巨大岛屿的正中央,盘山岛地域辽阔,上有十数个小镇,镇子有大有小,每个小镇之间都有数十公里,相互之间来往并不密切,靠近海的小镇自然是靠海吃海,以渔业为主,而越向中间的镇子,则是过着内陆的生活。

松山镇的几公里外是连绵的山脉,群山不算巍峨,但却将山那边所发生的剧变给严严实实地遮挡了下来。

小镇上的一处茶馆里,茶馆的老板因为小镇突如其来的变化而感到焦躁不安,他将店门关上之前,派店里的小二收容了几个附近的流浪汉,并统一安排在了楼上的一间客房里。

安排妥当这些之后,茶馆的老板看向了坐在一楼大厅里的一位书生模样的人,只见他悠闲地望着桌面,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在他的面前,摆着一壶沏好的茶,茶杯里的茶水正冒着热气,显然是刚刚倒满还没来得及喝。

“唉,现如今都发生这种事了,先生你怎么还能安定地坐在这喝茶呢?”茶馆地老板走到桌旁,一边坐下一边忧愁地向对面的人发问。

对面的人笑了笑,“安定也好,焦虑也罢,盘山岛注定是要有此一劫的。”他抬头看向茶馆老板的眼睛,说道:

“我在此等一个人。”

这位书生模样的人,是前些日子来到松山镇的一位教书先生,名为凡生。他的身世小镇上的人并不清楚,但因为他人生性开朗,并且担任着学堂里教书先生的角色,小镇上的人便也尊敬他。

……

最先发回消息到小镇里的人,是松山镇上的两个镖师,他们隶属于镇上的松山镖局,而镖局平时所做的工作便是将别人所托付的东西护送到指定的地点。

今天的早些时候,松山镖局的数人护送着货物翻过了山,准备去山那边的另一个镇子去送货,一路上他们有说有笑,完全没注意山下不远处的镇子里此时正发生着什么。

就在离镇子越来越近的时候,不远处传来的声音开始慢慢进入到他们的耳朵。

开始的时候由于距离远,他们没听清,以为是镇子上的繁华景象,他们还感叹着镇子与镇子之间确实是存在差距。可当声音慢慢清晰的时候,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

哀嚎、绝望、恸哭。

各类声音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传来的还有不明的怪叫,这种叫声绝不像是人所能发出来的。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众人的神情都变得紧张了起来,一时间没人再敢往前踏出半步。

镖局里面不乏有视力极好的人,他在定睛看了看远处之后,便惊恐地叫了起来:

“啊!是怪物!是怪物在吃人!”

闻听此言众人都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大家都想从他脸上看到一丝开玩笑的样子,但是看到他惊恐到表情失控之后,没有人觉得他是在开玩笑。虽然从没见过怪物,但是此时此刻听到的声音加上他所说的话,没人敢去质疑。

紧接着,那位视力极好的镖师突然大叫了一句,

“不好,怪物发现我们了,快跑!”

他说的话让在场的众人浑身一颤,随即所有人想都不想地拔腿往回跑。

没有人在乎留在原地拖运货物的马匹,即使他们想骑上马走,等到把货物卸掉的时候,恐怕他们也早就丢掉性命了。

倏忽之间,所有人都跑出去老远。在生命的紧要关头,每个人都迸发出了求生的欲望,他们虽是习武的镖师,可除了山贼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的他们,第一反应永远都不是战斗,只是逃跑。

拼命地逃跑。

紧接着,他们听到拖运货物的马匹发出了惊恐的嘶鸣声,不过只是一瞬,便听到马摔倒加上货物洒落在地的声音,随即而来的便是大口大口吃东西的咀嚼声。

有两个镖师没忍住心底的好奇,回头看了一眼,但只是这一眼,便让他们的腿肚子一软,摔倒在了地上,怎么爬都爬不起来。

他们见到的,是两个从未见过的怪物。

怪物有着鱼一般的特征,身上遍体的鳞片,胸前和背部长着鳍,脸上有着鱼一般的鳃,不时地张开闭上进行呼吸,虽是如此,但却长着人一般的四肢。此时此刻,它们趴在马身上,贪婪地啃食马匹的同时也亮出了满是血色的尖牙。

它们听到不远处有人摔倒的声音,抬头便发现远处有两人瘫坐在地上。其中一个怪物发出了几声怪叫,便扑了上去。

那两个镖师脸上满是惊恐,在生命的最后尽头,他们脑海中一瞬之间闪现了无数画面,他们绝望地呜哇乱叫,手臂挥舞试图不让怪物靠近。而其中一个年龄较小的镖师则用尽全身力气绝望地大喊着:

“你们快跑!千万不要回头!”

前方仍在逃跑的镖师仍在拼命奔跑着,没人敢在这个时候大发善心回去援助他们,他们家中尚有妻儿在等待自己回家,他们可不想在今日就把性命丢在了这里。听到小镖师的声音,他们虽是愧疚与难过,但也只能咬着嘴唇头也不回地奔去。

不一会他们的身后就发出了凄惨地嚎叫声与怪物兴奋的怪叫,紧接着两位同伴的声音便消失了。

“妈的!我跟他们拼了!”

一位中年镖师大声骂了一句,停下了脚步。

他额头的青筋因为愤怒到极点而暴起,紧握着拳头,手指甲都几乎快掐进了肉里。

“前方就上山了,我留下来掩护你们两个,不然今天咱们一个也跑不掉!”

人性总如此,在紧要关头之时总会绽放七彩六色,面对未知,恐惧是生物本能,逃跑不会有人唾弃,但是战胜本能,则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原因。

中年镖师之所以这么暴怒,是因为死掉的小镖师是他一手领进门的,感情极深,甚至就连本领都是自己亲手教的。小镖师临死前的大喊他不是听不到,他确实想活命,家里尚有年迈的老母亲等待自己赡养,面对小镖师的喊叫,他只得边跑边在心里暗暗祈祷定会相安无事。可这毕竟是自欺欺人的手段,等到一切真的都发生的时候,中年镖师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使命。

中年镖师面向怪物的方向,取下腰间的指虎,扣在手上,面色狰狞。尽管腿肚子忍不住地打哆嗦,可他还是强忍住内心的恐惧,直面远方发生的惨状——

两位镖师同伴,只剩了无头躯体。

中年镖师胃里翻江倒海,生理性的恶心让他的呕吐感到达了顶点,他锤了锤自己的胸口,试图让自己冷静一些。

对面的怪物抬头看到了中年镖师,可它仍不愿放下口中的美食,嘴里咀嚼着小镖师的胳膊,爪子握着另一位镖师的腿,看起来一副贪婪至极的模样。

中年镖师此时双手横放胸前,大腿弯曲,做好了一副战斗的准备。

如果对面是手拿刀剑的山贼,他心里自然是十拿九稳,甚至可以用岁月沉淀的气场来震慑住他们,但现在面对可不是那种寻常敌人,而是面向极为恐怖的吃人怪物。

中年镖师不傻,他自然知道自己现在的目的,便是让身后逃跑的同伴跑的越远越好,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并不是急于进攻,而是以不动应万变。

即使面对的是死路一条,也要发挥自己最后的作用,好为黄泉路上碰见小镖师的时候,给他上最后的一课。

他就这么静静等待怪物享用完同伴的血肉,等待怪物对自己的出手袭击,而他绷紧了肌肉,试图出手便是用尽全力的一击。

当怪物扑向中年镖师的时候,他甚至都来不及看清怪物的行动轨迹,因为对他而言实在是太快了。

中年镖师只觉眼前一晃,便听见自己“砰“的一声摔落在地上,正奇怪自己怎么不痛的时候,他这才发现,自己身躯仍保持着战斗的姿势,手里握着指虎,横放胸前。

而脖颈之上,除了喷涌的鲜血,并无其他。

……

仍在逃跑的镖师只剩了两位,他们奔上山之后,感觉借着树木的掩护,怪物已经不太可能发现他们的时候,才敢回头望去。

借着山体的高势,他俩看向远方的镇子,虽然看不清发生的详情,但是模糊的画面让他们的身体恐惧到了极点。

因为他们看到,远方黑压压的一片,正在一点点的袭来。

两个镖师对视了一眼,抓紧朝着家乡的方向继续跑去,越来越多树木的出现让他们更加坚定了自己必须要回到家乡的勇气。

等到他俩无比惊恐地回到镇上的时候,嘴边不停地念叨着“怪物就要来了,我们都要死了”之类的话语。因为精神一直紧绷,所以一下松懈的时候,两个人都瘫软在地上,一会是得以逃生的庆幸,而一会又是对于遭遇的恐惧,可不论如何,他们知道,目前的安全只是暂时的,那群怪物吞食掉那边的村子之后,迟早会翻过山找到这边的。

围观他的群众开始是抱着戏谑的感觉去看的。觉得只是碰到了寻常山贼,丢了货物为了保命编了一套这样的说辞。

但是很快小镇的另一方也传来消息,说是别的镇子里跑来几个人,他们趴在马背上,浑身是血,嘴里念叨着的,同两个镖师方才说的话如出一辙。

而从他们的嘴里,他们还得知了更加绝望的消息,盘山岛上的村镇,基本上都被这群怪物给屠杀殆尽。而因为松山镇在盘山岛的正中央,加上周围有群山的阻挡,人们并不太清楚山那边发生的具体详情。

所以松山镇目前来看便成了盘山岛仅剩的最后一个镇子,但是也已然进入了生命终结的倒计时。

于是人们迅速作鸟兽散,加上一传十十传百,于是便发生了开头的一幕。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