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为龙傲天然后天下无敌白蔹天南星(白蔹天南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转生成为龙傲天然后天下无敌全文免费阅读)白蔹天南星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转生成为龙傲天然后天下无敌)

高口碑小说《转生成为龙傲天然后天下无敌》是作者“美人赠我金错刀”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白蔹天南星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天南星跟巨鹰耳语了几句,一挥手,翅膀颤动,那个高阶灵兽就启程返行了“喂,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在天上飞着的少女非常不满,这两个人就这样亲亲热热的说话忽视她尤其是那个女人!阿塔妮斯长长的头发尾尖发绿,她飞下来,站在白蔹身边比她矮一个头少女瞪大眼睛看着白蔹,忽然用手狠狠的拽了一下白蔹的脸,然后发呆白蔹冷哼,“干嘛,得救了还不快走”阿塔妮斯抿抿唇,再次抬头眼里很复杂,“你跟我一起走”天南星…

主角白蔹天南星的古代言情小说《转生成为龙傲天然后天下无敌》,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美人赠我金错刀”,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精彩片段如下:沙棘一挥手,一股不可抗力白蔹就跟着坐了起来,束起来的长发已经散开了,眉目清冷,眼角微微发红,这张脸在发丝的衬托下有种易碎的美感。“徒弟,”沙棘蹲下来平视她,一只手伸出来捏着她的下巴逼着她看他,“你这样看起来让人舒服多了。”“像个娘们,”他好像有点不太满意,虽然这张脸是很好看,但是,沙棘皱着眉头,他啧…

第6章 来者何人 试读章节

此时风停雨歇,大地一片寂静,连虫鸣都已消散。那场声势浩大的雷云只出现了一会儿就消失不见,只有些许敏感一些的宗门察觉到了动静。

此时天气依旧阴沉沉的,没有一丝光芒。

白蔹躺在地上,小小的女孩躺在她身侧,可能是自身情绪低落,被压在身下的长发也跟着暗淡了几分。

沙棘一挥手,一股不可抗力白蔹就跟着坐了起来,束起来的长发已经散开了,眉目清冷,眼角微微发红,这张脸在发丝的衬托下有种易碎的美感。

“徒弟,”沙棘蹲下来平视她,一只手伸出来捏着她的下巴逼着她看他,“你这样看起来让人舒服多了。”

“像个娘们,”他好像有点不太满意,虽然这张脸是很好看,但是,沙棘皱着眉头,他啧啧了两下,随后甩手,“算了,先将就用着。”

沙棘躲在一旁画阵法,蹲在角落里嘀嘀咕咕,白蔹听了一下,就知道他要干嘛,无非是见不得人的邪修想要逆天改命钻进别人的身体里面而已。

白蔹无所谓的躺在地上,她就是感慨自己刚睁开眼又要闭上眼睛了,不过无所谓了,对于她来说,这难得的新世界都不过是以前人间历练的其中一环罢了,死亡不过是永远的沉眠,她对此并不恐惧。

只是这旁边的小姑娘倒是憋得眼睛通红。

她的族人刚刚已经被她喊回去了,让她们拥立新的王。真是个有骨气的小姑娘,死在这里倒是可惜了。

不过现在她也自身难保,实在是顾不得别人。

白蔹老老实实的看天,微风轻轻吹过她的脸,凉凉的,带来深深的泥土气息,她能感觉到身体里的一些东西在疯狂的呐喊,在冲撞,那是她刚刚适应好的灵气。

阿塔妮斯忽然道:“我见过你。”

白蔹眨了眨眼睛,不说话。

少女转过头看着白蔹,眼睛充满雾气,她咬着唇,“你为什么躺在这里?”

看身旁的人没有理她的意思,少女浑身都在发抖,似乎是在生气,又似乎是在悲伤,连说出的话都在颤抖,“杀了他啊——你的话应该能明白的,你的话应该可以做到的——”

白蔹缓缓转头,她看着阿塔妮斯,这位精灵族最年轻的王,好像才一两百岁,还不到成年的年龄,巴掌大的小脸直直地看着她,写满了执拗。

白蔹叹了口气,她手指动了动,正在念念有词的沙棘顿了下身子,回头看她,洞洞眼里漆黑一片。

“看什么?”白蔹翻了个白眼,“屁股痒了挠一下。”

沙棘最后一句念完,走过来一脚就把躺在白蔹身旁的阿塔妮斯给踹了出去,随后一把把被沙子凝固成藤曼缠的死死的白蔹抱了起来,也毫不犹豫地仍在了阵法中央,而他自己也站在法阵中央。

阿塔妮斯滚到一旁,她咬着嘴唇,绿色的瞳孔里星星在破碎,眼泪一滴一滴的掉下来,落在大地上,寸草不生的荒漠忽然蔓延出了点点绿色。

沙棘抬头看了一眼天空,随后慢慢的脱掉衣服,一层一层的黑色褪去,像是木乃伊一样被绷带缠绕的丑陋身体就这样露了出来,随机绷带也跟着掉落。

沙棘终于展示出了他的全貌,浑身上下全是参差不齐的烧伤、刀伤还有坑坑洼洼的洞,尤其是那张脸,以往只能看到的洞洞眼,没想到那是他唯一能看的东西了他的脸被划上了无数个刀痕和罪印,因为太多了甚至分不清是谁的罪印。

白蔹:………

没想到这货在邪修这边也没人喜欢啊,这么多的罪印,根本数不过来,也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给自己弄成这个鬼样子。

不过,白蔹盯着沙棘的下半身,虽然她没见过男人的身体,不过这是否有点……..?

白蔹真心实意的感觉有点奇怪,男人的身体长这个样子吗?

沙棘倒是笑了,真心实意的。

这么多年他终于,终于找到了。

夺舍是逆天为之,不为天道所容不被世人接受,所以实施起来更是艰难,万一对方灵魂没有泯灭,在对方的身体里,到时候完蛋的只能是自己。但是直接杀了对方进入身体又是无法做到的,起码他并不知道这样做的方法。

所以无论怎么选,灵魂互换是最好的方法,不需要担心被对方反吞噬,也不用担心被死去的身体排斥成为孤魂野鬼。

他一直在寻找完美的容器,也不是没有找到,当年一眼看到叶上秋的时候他就动了心思,没想到还没有碰到他的衣角自己就被天道压出了一口血,修为还掉了两阶,当时沙棘就绷不住了,嫉妒的面目全非。

但是又毫无办法。

也退而求其次去寻找了其他天之骄子,失败了就被打的形神俱灭然后又卷土重来,也因为术法不精搞死过几个出名邪修的儿子,结局就是他这个样子,身上没有一块好肉。

不过那又怎么样,他还是活下来了。

真是黄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他给找到了,也算是碰巧,他真的只是去听个说书,想要找一下传说中的梅花公子而已,结果就碰到了他这一生都在追求的东西。

沙棘忍不住眯起眼睛笑,随后开怀大笑,像是在嘲笑老天。

可怜了白蔹辣眼睛,这一坨坨的,看上去脏兮兮的又很可怜的东西在捧腹大笑。

沙棘抹掉眼角笑出的眼泪,看着白蔹盯着他的下半身沉默了。

“………..”

“你看什么?!”沙棘恶狠狠的,像是触到了他的逆鳞,他的手往身下捂了一悟,随即感觉有点不太雅观又放。

白蔹很真诚,“男人的下半身是没有东西吗?跟女人一样吗?”

沙棘青筋毕露,他阴恻恻的笑了,“你要不要扒掉你的裤子看一眼?”

白蔹一个女的有什么好看的,她就是好奇,没想到男人是这样的。

这算不算是死前知晓的一件事情?

光阵出现了一波又一波的蓝光,光圈蔓延在白蔹脚底,上一次束手无策是什么时候?

白蔹缓慢的回想,却发现自己要想不起来了,之前在修真界的事情已经要忘却了,只记得一些小小的事情。

比如说旁边这个掉眼泪的小姑娘,她应该是认识的,这张脸总是让她想起来阿青,她们有着同样的星星眼睛,要落泪的时候眼里的星星彷佛碎掉。

“五海沧绝,立修齐一,破!”

有声音从远方传来,又像是在耳边,阵法瞬间破掉,沙棘吐了一口血跪倒在地上。

白蔹还没回过神就被炸飞,身上的藤条也破碎成沙粒散落,她感觉到自己被谁揽入怀里,抬眼只看到少年白皙的下巴,发丝从她脸上飘过。

痒痒的。

香香的。

天南星踏着巨鹰落在地上,鹰巨大的翅膀颤动,沙粒被吹得四散,只留下阿塔妮斯恢复好的草丛。

沙棘眼中充血,他捂着胸口跪倒在画好的阵法里,咬牙切齿,“你小子,敢来坏我好事!看我阴棘老祖不灭你满门!”

少年穿着大红衣袍,精致的眉眼冷漠的表情,他抱着白蔹,眼睛看着地上的男人,像是在看死物,“我的满门早就没有了,如果你要去寻的话,那就去地狱寻吧。”

他伸出手指,苍白的没有血色,在红衣的衬托下更加苍白,却又充满诱惑。

“彭!”指尖酝酿的巨大能量球直击沙棘。

沙棘慌忙召唤沙子凝聚的盾牌,却抵挡不住少年一击,盾牌四分五裂,沙棘堪堪又吐出一口血,他抬眼,算是理智有些回归。

“你到底是谁?!”

他沙棘也不算是无名之辈,这几年修为更是大涨,却被一个名不经传的野小子打的无还手之力,更别说他来这里他没有察觉到了!

这普天之下能做到的也不过是寥寥数人!

“你这天阉之人,还不配知道本座的名号。”

沙棘立马拉过衣服遮好,被气得失去理智。

天南星懒得跟他废话,他伸手画出阵法,以天空之上忽然出现五条线,像是鸟笼一样围绕着沙棘,慢慢锁紧,远看是线,近看是刀片,盾牌像是豆腐一样被切散了,离沙棘越来越近。

他终于开始害怕,“等等,你知道我是谁吧,天残决就在我是手里,我还是一品炼丹师,有不少好东西,你放了我!我们有话慢慢谈!”

天南星看白痴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手指不停,丝线仍在逼近。

沙棘想要化沙遁地,却发现下面仍是死路,空空荡荡的没有一丝沙子,触手下去全是湿湿的小草,他回头,精灵族的王已经在高天之上,她的眼泪和鲜血让刚刚被沙棘搞出来的巨大鸿沟里面长满千米万米的小草,却让他够不到土壤,此时她的弓箭拉满,精准无比的射在沙棘手上。

沙棘融化成沙子却无所遁形,碰到丝线仍然出血,像割断了他的手脚。

以往战无不利是他直接化沙逃走,要不是逼到绝境他绝不会用,没想到今天碰到了死路!

他狠狠的盯着红衣少年,眼神落在他怀里的男人身上更是火热和不舍。

白蔹:………………

别盯着我了啊喂,没看到少年的火气因为你的眼神更加严重了吗?

天南星的速度果然加快了。

“啊啊啊——!痛啊!——”一坨沙子在嚎叫,凄惨的回响在天空上。

就在此时,白蔹皱了一下眉头,天南星面不改色的继续收缩丝线,随后丝线变得极其缓慢。

从天上直接落下来一个小小的铜罩子,从丝线的缝隙里落进去,把沙棘整个人盖在里面,下一秒就膨胀了起来,变成了一人的金钟罩。

又在瞬间变成小小的一个,嗖的一声就从缝隙里逃走了,只剩下一坨黑色的衣服和绷带在原地,还有一片破碎的魂牌,上面闪着光。

天南星没有追,他缓缓放下白蔹,缓缓跪倒在地,真诚的捏着她的手道:“陛下,臣救驾来迟,还请陛下恕罪。”

白蔹坐在地上,看着离她不到半米远,跟她平视的少年,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很害怕这个少年,可能是因为前几天刚刚给人家下药打了一顿?

上辈子冷心冷肺的穿孔桑难得感觉脸皮臊得慌,结果还要人家来救,她想收回手,拽了一下拽不动就放弃了,她点点头,“爱卿平身,救了朕朕会好好回报你的。”

天南星笑了,他忽然凑近白蔹,白蔹吓了一跳,往后缩却被固定住,他的额头抵住白蔹,声音温柔低沉,“这是夫君应该做的。”

夫君。

夫君?

夫君!!!!

少年挑眉,他看着白蔹震惊的表情,缓缓道:“陛下难不成忘了,我们前几日不是刚喝过交杯酒吗?”

白蔹这下是真的想死了,让她来面对天南星还不如去跟沙棘打交道!

白蔹道:“我是男人。”

天南星眨了一下眼睛,“臣知道。”

白蔹:…………

完了,真的是个断袖,白蔹想,要是天南星知道她是个女的,肯定剥了她的皮。

少年乌黑的头发散落,眼睛也是火红色的,他看着白蔹,脸颊微红,“既然找到陛下了,那就和臣回去完婚吧。”

白蔹忽然大力挥开少年的手,站了起来,面色冷硬,“刚刚那乱臣贼子竟然伤朕如此,朕不追他实在是难消心头之恨!”

“这样吧,”白蔹深情款款的握住少年的手,“你先回宫,等我捉拿住那个邪修,肯定回去,到时候在回宫也不晚。”

天南星唇角一僵,他道:“陛下可先回宫,这些事情手下的人会做的。”

白蔹点头,“可我想自己去。”

天南星抿了抿唇,“既然陛下执意要去,那请南星跟随,不然臣会担心。”

白蔹泪流满面,可恶啊可恶。

面上却不显,她点头,“既然如此,那就一起去吧,不过我们结伴而行,朝廷上下的事宜改由谁打理呢,毕竟我不在的时候可是你在打理呀。”

天南星立马单膝下跪,“臣对陛下绝无二心。”

我倒是希望你有二心,要不然你自己当皇帝好了。

白蔹心里叹气,又一想反正周游天下,就当多个保镖了,而且又很是养眼,说不定这傻孩子跟她见得多了,心里对嫁给皇帝的执念就少了。

“起来吧,在外面不要动不动下跪了,”白蔹拉他起来,“出门在外叫我阿蔹就可以了。”

天南星顺从她站起来,“好的阿蔹,那我叫阿星。”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