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女空间囤国库,农家子风云天下(卢琪顾青)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商女空间囤国库,农家子风云天下)卢琪顾青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商女空间囤国库,农家子风云天下)

火爆新书《商女空间囤国库,农家子风云天下》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落笔成尘”,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当夜,陪着卢周氏饿了顿肚子的顾青,一边疯狂的怀念着现代美食,一边无比后悔:自己怎么那么傻?为什么不藏一个汤饼在兜里?这大半夜的,要是起来去厨房找吃的,弄出点动静,不得吓死那两个弱不禁风的女子?唉,算了,忍忍吧!顾青想着,这个时候,要是有一杯温热的牛奶,一定很保护胃吧?“噹”的一声,他好像听到有什么东西掉落在空间忙闪进一看:一盒牛奶!顾青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生怕自己是饿迷糊了:牛奶还在!当他用吸…

网文大咖“落笔成尘”大大的完结小说《商女空间囤国库,农家子风云天下》,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古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卢琪顾青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敏而好学,不耻下问。志存高远,不负韶华。”卢周氏双手颤抖的拿着这薄薄的一页纸,仿佛是万金不换的宝贝。“我儿有出息了!”她摸了摸顾青小脑袋瓜,几乎是喜极而泣…

第10章 十一郎初显学霸体质 试读章节

再说,范阳卢氏东三支某处一进的农家院子里。

“阿母,阿母!”

顾青一路兴奋地小跑进了正厅,见卢周氏正认真地刺绣呢,忙上前攀着她的左边胳膊摇啊摇:“阿母,你看,这是今日先生给我的红批!”

卢周氏自是识字的。

她不仅识字,而且,学问不低。

否则,当年,也不会引得顾青的便宜爹甘愿为她隐入尘埃了。

“敏而好学,不耻下问。志存高远,不负韶华。”卢周氏双手颤抖的拿着这薄薄的一页纸,仿佛是万金不换的宝贝。

“我儿有出息了!”她摸了摸顾青小脑袋瓜,几乎是喜极而泣。

顾青不好意思的替她擦了擦眼泪,这才装作一本正经的说:

“阿母,这才哪到哪啊。你等着,我定要赶在比阿父更早的年纪,完成族学馆的学业!”

这话不是顾青吹牛,他好歹穿越前是个大学生。

工作之余,最爱读小说,顺便,也读读古诗文。

何况,现在还有空间神器。

“好!好!好!我儿有志气!”

卢周氏一连说了三个好,这才对着早在门口听墙角的秋霜吩咐:

“秋霜,你去看看,东门口那家福记卤肉,是否还有十一郎最爱的卤牛肉。有的话,切一斤回来。”

“好的,大娘子,奴婢这就去看看。”秋霜脆声应道,喜滋滋的拿了钱,一溜烟跑出去了。

顾青一听,又给他开荤,有点不好意思。

他也是来到这个世界五六天后,才摸清楚家里的经济状况:

家里地产三十亩,其中,桑地十亩、良田十五亩、山地五亩。这些,都是他便宜爹当初分到手里留下来的。

原本不止这些,但因便宜爹生病,变卖了不少。

碎银百十来两,卢周氏还有少量嫁妆。

然后,就是这一处一进院子的房产了。

跟那些饭都吃不饱的人家比起来,是好了很多。

但,真若就靠着这些地产租子、卢周氏和秋霜做秀活挣钱,要将他供出来,实属艰难。

也正因此,自从顾青入了族学,卢周氏就更加没日没夜的开始接秀活了。

好在,暂时在族学读书,尚不需交束脩,但只这笔墨纸砚,就是比不菲的开支。

好几次深夜,顾青从空间读完书、补完觉出来,还能看到卢周氏的屋子亮着煤油灯。

灯下人,端坐着,手影翻飞,一看就在做秀活。

顾青很是愧疚。

特别是,这半个月里,空间总会莫名其妙出现些补品、美食,他想拿一些给卢周氏,又怕卢周氏怀疑自己,很是为难。

卢周氏满意的放下顾青那张写了红批的功课,又替顾青整了整衣领袖口,便柔声道:

“岐儿,你去歇会,阿母做完这点秀活,就给你准备吃的。”

顾青心下感动。

这个妇人,自己只当她是这具身子的便宜娘,可她却全然不知,一心一意的替自己规划着。

想了想,终究没忍住,说:“阿母,你闭上眼睛、张开口。”

卢周氏诧异:“你又使什么幺蛾子?”

无他,原身年幼,很是无知,曾经连自己的阿母都敢捉弄。

顾青固执道:“你照我说的嘛,好阿母!”

卢周氏满是宠溺的点了点他额头:“行,行,行。依你,不过,你若再拿树叶捉弄阿母,阿母今晚就罚你不许吃卤牛肉!”

言罢,真的就闭上双目、微微张开了朱唇。

顾青飞快的往她嘴里塞了一颗大白兔奶糖。当然,是空间里突然出现的。

卢周氏骤然睁开眼来。

以往的教养,令她做不出直接将嘴里的东西吐出来的举动,更不好边吃、边开口询问自己儿子。

母子俩相对静坐,沉默半响。

等口中的糖终于化了,方才询问:“此糖甚甜,岐儿,这是何处所得?”

即便是卢周氏娘家没出事之前,家族显赫,她也未曾尝过这么味美的甜食。

顾青这才想起,完了,大白兔奶糖不是这个时代的产物,卢周氏娘亲要怀疑了。

当下,梗着脖子道:“儿子今日在学堂助一同窗解惑,这是同窗所赠。”

卢周氏一听,语气颇为严厉:“岐儿!阿母曾交代过你,与人为乐,善莫大焉!岂敢因此,就收受他们的东西?”

“可是,只不过一颗糖嘛。”

“一颗糖,那也是别人的东西。今日,你因为一件小事收人一颗糖,他朝你若为官,难保不为了万贯钱财而惹下祸事!”

“阿母,这,不至于吧!儿自是能清正廉明、固守本心,绝不敢做什么贪官污吏!”

“唉!”

卢周氏知道,儿子的教导,急不得,无奈的叹了口气,便不再出声,继续埋头刺绣。

顾青默默的跪坐在一边,时不时瞄一眼卢周氏的神色。

这些小动作,她怎会没发现。

用牙齿咬断最后一处线头,这才又搭理顾青:“岐儿啊,你要记住,你父品行端方,高洁如兰,你切不可给他抹黑。”

顾青:看来,这个便宜娘,真的是事事以夫为天啊,人都早挂了,还时时不忘维护对方的名誉。

又转念一想,幸好自己穿到了男的身上,这要是个女孩,会不会因为离经叛道,嫁不出去?或者休回娘家?

这么看来,最起码,自己还算幸运的了。

这半个月来,自己凭借着空间的帮助,以及神奇潭水的帮助,不仅体质大善,就连记忆力,也好了不少。

何况,空间一时辰,外面十时辰,他在学堂里表现出来的,就是一日千里,突飞猛进。

原本,还对顾青有丝丝成见的赵夫子,见这小子,字迹一日一个样,蒙童入学必背的《急就篇》、《千字文》、《开蒙要训》、《太公家教》,不仅会背、而且还能一字不差的默写出来了,喜得赵夫子如获至宝,看到顾青,总是一副笑呵呵的模样。

卢山朝他抱怨:“十一郎,能否慢点?我都在蒙学一年了,也不过刚默完《太公家教》。”

卢川在一旁附和:“就是就是。十一郎,我爷爷说,你阿父生前,也是如此聪敏,过目不忘,你教教我们如何做到的呗!”

小胖子卢金轩倒是无所谓:“哼,这些都是皮毛。我当初也是入学不过一月,就完成了默写。十一郎,也就少用了半个月而已。”

卢山和卢川一脸怨愤的盯着小胖子:还半个月…而已!

顾青嘿嘿一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小鼻子。

他不能说啊,说了,会被当成妖魔附体,要被火烧的!

忙转移话题:“八郎、九郎,金轩兄长,明日休沐,不若我们一起去东川山耍耍?”

东川山是一些绵延不绝的山头,因在卢氏族地的东边,故而叫做东川山。

东三支倒是离东川山不远。

只不过,前几年还战火不断,据说有不少人进了山里就不再出来。

为了避免遇到坏人,小子们,是不被允许在没有大人的陪同下入山的。

“好啊!明日辰时,东门口不见不散!”八郎、九郎,也就是卢山、卢川,立马应下。

卢金轩有点踌躇。

他家三代就他一个独苗苗,能不能出得来,不好说。

“怎么,胖哥,你不敢?”卢川激他。

卢金轩心一横:“有什么不敢,你们明日等我就是!”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