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炮灰女主要反杀全文(荼九荼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荼九荼话)快穿:炮灰女主要反杀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快穿:炮灰女主要反杀)

荼九荼话是《快穿:炮灰女主要反杀》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荼话”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这又是闹得哪一出?”里间传出一声不耐的责问声“回老夫人,外传大小姐与人私奔,事情太严重,所以夫人才找了过来”说话的老人约莫五十来岁,拿过一旁的外衣便小心的披在老夫人的身上“私奔!这个蠢笨的还知道和人私奔?”老夫人揉了揉有些酸疼的眉眼,对于府上近些年的事,真是每每想起,都会让她无比忧愁还没等老奴仆回话,她又无奈摆摆手,“罢了,罢了,让她们进来吧”话刚落下,便见着王氏带着委屈的入了屋内,还…

《快穿:炮灰女主要反杀》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荼九荼话,讲述了​屋内静谧,夏雪并没有因为她没有回话而气恼,还自顾自的解说了一堆关于此茶的来历与名贵的原由,“都说夏时的雨茶来自杭水一带,列为“贡茶”,色泽嫩绿光润,叶底细嫩呈朵。甚至在兰陵交界,竟能以“一克黄金一克茶”来进行交易兑换。”“一克黄金一克茶?哼哼,真是眼界小,上神界的“龙玲”那都是需要法器才能兑换到的好…

第10章 被篡改的凤命10 试读章节

荼九刚坐下,紧跟身后的夏雪便找了张就近的椅子坐下,抬眸看了一眼身旁的丫鬟雨儿,她立马领会的倒了杯茶水递了过来。

夏雪刚而不悦的心情,瞬时就去了一半,毕竟身边能有一个聪明伶俐的丫鬟是很让人舒心的。

她轻抿了一口茶,敛去眸中的算计,展颜道:“姐姐这里的茶真是极好,这夏时难得的雨茶,竟也让我喝到了。”

荼九好笑的看她,等着她接下来的话,她倒是很想瞧瞧,这没人接话,她还能不能继续演下去。

屋内静谧,夏雪并没有因为她没有回话而气恼,还自顾自的解说了一堆关于此茶的来历与名贵的原由,“都说夏时的雨茶来自杭水一带,列为“贡茶”,色泽嫩绿光润,叶底细嫩呈朵。甚至在兰陵交界,竟能以“一克黄金一克茶”来进行交易兑换。”

“一克黄金一克茶?哼哼,真是眼界小,上神界的“龙玲”那都是需要法器才能兑换到的好茶。”小炉子非常不屑的吐槽着,显然对于她这夸夸其谈的模样很是瞧不上,就似她手中的那杯茶是她自个儿带过来的一样,还不是喝的别人的。

好意思给别人科普,合着就她懂,别人是大傻帽?

“那你能兑换几杯“龙玲”?”荼九好奇的询问,这一下,脑海里瞬时鸦雀无声。

小炉子已经抑郁的蹲墙角了,它替主子鸣不平,主子还这般欺负它!

它能实话实说吗?它连一杯龙玲都兑换不出来……太伤自尊了。

“既然喜欢,那就好好品这一杯,毕竟,让你喝第二杯,我会不高兴的。”荼九缓缓开口,冷淡而疏离。

可听在夏雨的心里却备受羞辱,她手握茶盏的指尖都微微泛红,她将茶放下,“姐姐这样说,若传出去,怕是对将军府的名声不好,往大了说将军府捉襟见肘,没落到一杯茶都喝不起?往小了说,传出姐姐苛待的话也不好听。”

荼九抬眸看她,“你今日若是因这般小事过来,我可真要嘲笑你了。”

“这般小事?将军府的名声是小事?”夏雨很是不悦,即便不能拿这些事堵她,却也不能轻易放过她。

毕竟祖母最看重的就是将军府的名声,若因此事传入祖母耳中,也少不了一些责备,虽然不是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总能恶心恶心她。

“若是将军府的名声在姐姐眼里都是小事,那就当妹妹今日说错了话,妹妹在此给姐姐赔个不是。”说着,便是一礼,起身前那眼含悲戚的模样真真让荼九都为之感叹:真是个能屈能伸的。

毕竟在此之前,夏雪的人设是高傲且冷静,但自从接连的失势,和系统的消失,这瞬间就转变成了一朵无骨柔弱的小百花。

或许现下的这个性格才是藏在身体之后,那个异世界灵魂的真正模样。

“翠儿,送客。”荼九眼睛都不抬一下。

见翠儿要上前,雨儿赶紧挡在了夏雪身前,一副誓死护主的模样。

“姐姐大人不记小人过,妹妹是真的有事找你。”夏雪赶忙赔不是。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荼九话里满是不悦。

夏雪微微拧眉,对于她的粗鄙真是瞧不上眼,但还是和颜悦色道:“前几日祖母因着身子不爽利,去了风林山庄静养,所以妹妹便求了尊玉菩萨回来镇宅,好压一压邪气……”

“打住,妹妹刚才的话若是被有心人听了去,真真是会诛九族的。”荼九言辞犀利。

夏雪一愣,当下才知道自己刚而的言语是有多不当。

虽说凉西国并没有明文规定禁止神佛命理推算之说,但凉西国的皇帝却是一个极其厌恶妖魔鬼怪这些无稽之谈。

有传闻是皇帝登基时,曾被当时最为有名的高僧说成是蛤蟆妖转世,若是登基为皇,必会给凉西国带来灭顶之灾。

虽然事后查明是武王为夺权而造谣,但终究也是恶心了皇帝好一阵,自此下令若有人传妖邪鬼怪之说,全当祸国乱党处治,而为官者直接诛九族。

夏雪作势便拍了一下嘴,“怪我嘴笨,姐姐莫怪,其实这玉菩萨也是妹妹机缘巧合所得,赠予的僧人曾说卯时便能见着它身渡金光,是个能消怨化德的集福之物,同时也需要命贵之人养满七日,才能稳住此物。”说至此,她眼眸含笑的看向荼九,“所以,妹妹这不就过来拜托姐姐了,毕竟命贵之人府中除了你,也真的再找不出第二人了。”

“看出这个玉菩萨有什么不同吗?”荼九询问着小炉子。

小炉子绕着菩萨转了好几圈,炉身的其中一道痕迹瞬间闪现金光,小炉子尤为诧异:“没想到这个小世界还有这样的宝贝?主子,你瞧见没,刚刚我身上的痕迹立马就消失了。”

这话刚说完,小炉子又沮丧了起来,“可惜,这个物件用不了几次了,要不然可是一个温养神魂的好物件。”

荼九轻佻眉,笑道:“温养神魂?这倒是有意思。”

“既如此,便留下吧。”荼九满意道。

夏雪很是诧异的看向她,完全没有想到她竟然这么好说话?心里计划好的一堆说辞,瞬时咽了回去。

转瞬间,眸中闪过一丝不屑,即便人是不傻了,但还是个眼皮子浅的,没怎么见过好物件,就这么几句话便将贪婪显现了出来,呵,越贪越好啊,这往后才好掌握。

“姐姐,这物虽好,但终是孝敬祖母的,你……”夏雪欲言又止的看着荼九。

将被欺压抢夺了东西的模样,演绎的分毫不差,荼九差点都要笑出声了。

“那妹妹养吧,想来你也是个命贵的,毕竟,从姐姐这里借走的东西还是挺多的。”荼九声音冰凉,听在夏雪的耳里竟不自觉颤栗了起来。

她不可置信的看向她,像要看穿她的每一个表情,好探究出她刚而那句话的真正意义。

难道她知道自己篆改了她的凤命,抢夺了她的大气运?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对,一定是凑巧,凑巧……

夏雪稳了稳心神,勉强笑了笑,“姐姐又打趣妹妹了,就嫡府小姐这个命便是妹妹一辈子都不敢肖想的,而且,贤世子是何等出色,只有姐姐这般才配得上。”

荼九出声打断了她,“既是为了祖母,废话就不必说了,玉菩萨留下,你该走了。”

翠儿还没等夏雪反应,便伸手做请状:“二小姐,请。”说着,又撩开了门帘,迎着她便走了出去。

待出了槐庭轩,夏雪这才回过神来,顿生怒气,伸手便朝着花儿手臂狠狠一拧:“刚才是死的嘛?一个槐庭轩的丫鬟都欺到我头上了,你都不知拦?”

花儿忍着痛,连忙跪地求饶,她知道,今日若不能消了主子的气,回去只会罚的更狠。

这样一想,花儿磕的更用力,即便额角渗血,也没停下。

夏雪极其不悦的看着她,抬脚踩踏在她的肩头:“今日便饶了你,往后再这般木讷,也不必出现我眼前,碍我眼!”

说完,她便径自朝前走去,一想到玉菩萨已经放在了夏夜屋内,刚才的不悦已然散去,那眸中的喜色真是藏也藏不住。

等着吧,七日之后,便是你的死期……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