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神医很忙,忙着当娘》我逗是我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神医很忙,忙着当娘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我逗是我

简介:初回浮生城,安隐莫名其妙多了个身娇体弱的病娇未婚夫。  安隐决定,她要退亲!  退亲第一计——成为病娇的娘,温情引导,使之主动退亲。  可惜,病娇不吃这套。  赶紧第二计——成为病娇小叔女儿的娘,以伦理道德教育之。  未曾想,退亲不成,还一不小心发现病娇扮猪吃老虎,人狠话又多,拽着她的手,甩都甩不脱。  安隐拍拍狂跳不止的小心肝:她、要、逃、婚!

角色:尚书令,梅六郎

神医很忙,忙着当娘

《神医很忙,忙着当娘》第1章 我要嫁个贵公子免费阅读

当空一道惊雷过,愣是吓得安隐一哆嗦,素手微抖,上好的螺子黛便上了脸。

“晦气!”

安隐怒气冲冲的抹了面上痕迹,啐的骂了一声,看着铜镜中那张俏生生的正当好年华的脸,心情从未有过的糟糕。

要说这事儿,还得从安隐她娘说起。

安隐她娘姓花名花,人称一枝花,江湖出身,是个快意恩仇的侠客,不知哪根筋搭错,刚及笄,就同彼时还不是尚书令的她爹结了良缘有了她。

又不知是哪根筋搭错,在她两岁生辰那天,一支迷魂香迷晕了她爹,趁着月黑风高,拎了她的衣襟就跑。

那之后,她娘领着她过上了不是两人一马走天涯,就是一马两人闯天下的生活。

都说有其母必有其女,此话不假,她娘不着调,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她只会更不着调,到十二岁时,她已经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坑蒙拐骗无所不能。

等到及笄那天,她娘捏了一把她脸颊两边的软肉,语重心长的说,“满满,你别光长胆子不长心啊。”

她娘的意思是——野心,她安隐少了点儿。

作为全天下都找不出第二个的大孝子,安隐觉得不能让她娘失望。

于是乎,她左手拎着打狗棍,右手拖着惊天锤,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向乞丐群,决定定下个小目标,抢个丐帮帮主当当先。

天时、地利、人和,正当她准备以一敌百,与丐帮众子弟大战三百回合的时候,她娘从天而降,二话不说赏了她一记手刀,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连人带棍扔到了尚书府门口。惊天锤随手一抡,砸得震天响,只见尚书府厚重的大门多出来一个斗大的窟窿。

她娘高兴的道一句“老娘风采不减当年”之后,拍拍手,走人。

然后,她爹尚书令出场了。

据说,她爹少年时鲜衣怒马,威震四方,中年时杀伐果断,心狠手辣,现如今更是出了名的冷面阎王。

但依她所见,传闻有待商榷。

她只知,初见她,她那所谓的没有七情六欲的爹抓着她僵直得不会弯曲的手,哭得那叫一个稀里哗啦。

一边嚎啕大哭一边声嘶力竭的问,“苍天呐,大地呀,这是造了什么孽?”

其实,她很想告诉她爹,造孽的不是苍天,不是大地,是他心心念念却总也抓不回身边的一枝花。

这么些年了,一枝花没一点儿长进,下手又重又狠,偏没一次是打准了的……

最让人无言以对的是,手刀就手刀吧,为什么要砍后脑勺?砍就砍吧,为什么要砍得她口歪眼斜一副痴儿状?

要不是有隔壁王伯再三作证,证明她是一枝花生的,她真以为她是一枝花在某次行侠仗义途中顺手捡的……

咽下她爹喂过来的千年人参炖王八汤,安隐吧唧吧唧嘴,觉得昏迷不醒的这几天水米未进,着实有点儿饿。

她拼尽全力才终于咿咿呀呀吐出几个字——“我要……加个……桂鸽子……”

用干桂花腌制的鸽子,简称桂鸽子,她娘的拿手菜之一,是她最爱的吃食,没有之一。

她爹显然也是晓得的,点点头,抹把泪,放下碗,蹭的就跑没影儿了。

安隐心想,她娘不省心,好歹她爹还算靠得住。

一炷香不到,安隐这靠得住的爹就回来了。

看一眼她爹空空的两手,安隐尚不会转动的两只眼睛都写着——鸽子呢?

她爹赶忙解释,“在隔壁。”

隔壁不是永平公府么?永平公府不当皇亲,改腌鸽子了?

堂堂三代功勋,竟沦落到如此境地?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竟如斯恐怖?

“唉。”她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揉揉发红的眼眶,顺手抹了一把她流到下巴上而不自知的口水,哑着声音说,“都定下了,生辰八字送过去了,只等择个良辰吉日就能将你嫁过去。我的儿,你放心,爹爹可以跟你保证,那梅遥知是浮生城一等一的贵公子。”

可不是咋的。

隔壁宅子永平公府的六公子梅遥知,那个一说二喘三断气的到了二十岁高龄还定不下亲事的弱得能被风吹倒的据说活不过二十五岁的短命鬼,那是靠各种各样名贵药材将养着的人,活脱脱泡在钱罐子里的,能不贵吗?

放眼整个浮生,还有比梅遥知更贵的人吗?有吗?

没有了。

所以,安隐不知道该不该夸他爹一句用心良苦。

看她爹一双耳朵生得又玲珑又精神的,怎么就将“桂鸽子”听成“贵公子”了呢?

堂堂的尚书令,登门提亲,都不用动动脑子的吗?

有个克她的娘不说,如今还多了个克她的爹,果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一个比一个会克她……

安隐一口气没上来,就这么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间,听得屋内一片混乱,说话声此起彼伏。

——“大人,地方已经选好了,就在后院的假山旁,大师说是尚书府的风水宝地。”

——“大人,金丝楠木棺材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用。”

——“大人,是直接抬了装进去还是等凉透了再动手?”

她爹沉吟,“毕竟许给了六郎,还是要等六郎来看过才好。”

“不用了!”安隐垂死梦中惊坐起,利索的抖落出一句话,这才发现嘴不歪了,眼不斜了,没事儿还能走两步。

她笑出了声,“我好了!爹,长话短说,赶紧让人去将生辰八字追回来,有多快就多快!”

同时,她爹双手合十,念了句阿弥陀佛之后,赞道,“生辰八字刚到永平公府没多久,我儿就醒了,梅六郎果然旺我儿。”

话音落下,父女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希望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默了默,安隐看向她爹,“希望只是送了生辰八字过去。”

她爹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笑得艰难,“聘礼一并送过去的。为了让你快点儿醒过来,方才又让人加了两抬。”

“然后?”

“然后就是,大师说了,要想事情办得好,敲锣打鼓不能少……”

“所以?”

“所以……”她爹搓搓手,讪笑了两声,“一炷香以前,浮生城上上下下老老少少都知道你要嫁给梅六郎。”

安隐:……

天哪,来一道惊雷劈死她吧!

——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