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南信息网

独家视频|对话艾芬:“我不是为自己发声”

齐鲁网 更新日期:2021-01-10 14:03:14
导读: “截至发稿,闪电新闻记者拨打数十次武汉爱尔眼科医院相关工作人员电话及总部客服电话,均未得到有效回应。”齐鲁网·闪电新闻1月9日讯1月8日,艾芬坐在自家阳台上修养,窗外是江汉关,但是眼前一半是模糊的,像戴上被热汽熏蒸的眼镜。在做完右眼视网膜脱落手术后,一半的世界就是这样通过艾芬的右眼视神经呈现在她的大脑中。艾芬在自己家中接受闪电新闻记者采访。2020年12月31号,艾芬在自己的媒体账号上发布了一个视...

“截至发稿,闪电新闻记者拨打数十次武汉爱尔眼科医院相关工作人员电话及总部客服电话,均未得到有效回应。”

齐鲁网·闪电新闻1月9日讯1月8日,艾芬坐在自家阳台上修养,窗外是江汉关,但是眼前一半是模糊的,像戴上被热汽熏蒸的眼镜。在做完右眼视网膜脱落手术后,一半的世界就是这样通过艾芬的右眼视神经呈现在她的大脑中。

艾芬在自己家中接受闪电新闻记者采访。

2020年12月31号,艾芬在自己的媒体账号上发布了一个视频,视频中艾芬称武汉爱尔眼科医院在治疗她右眼的过程中,检查和治疗不完善、故意隐瞒病情等,导致她右眼视网膜在手术结束几个月后出现脱落情况,面临失明的可能。12月31日晚,爱尔眼科在官方账号“武汉大学附属爱尔眼科医院”上发布声明,表示院方对艾芬的右眼治疗并无过错。随后,一场武汉知名战疫医生和民营三甲上市专科医院之间的纠纷开始了。

“我现在右眼看你们是两团人形。”在距离爱尔眼科集团发布调查报告4天后,艾芬在家中接受了闪电新闻记者的专访,此时她已经暂时从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的岗位上,在家休病了三个多月。

“现在是做完视网膜手术,往里面注射了硅油,用硅油顶着视网膜不让它脱膜,三到六月后还要再去做一次手术,手术后视网膜脱落还会不会复发谁也不能确定。”艾芬坐在阳台上望着客厅的一道木门,木门后是她的孩子们,由于目前右眼的视网膜极度脆弱,稍微一用力就有脱落可能,现在艾芬已经不敢抱只有两岁的二宝了。

以下为闪电新闻记者与艾芬医生的访谈记录:

闪电新闻:艾芬医生您最初是因为什么原因前往武汉爱尔眼科医院寻求治疗?

艾芬:那么我要声明的是,我是因为近视,疫情之后看东西看不清,然后去咨询的(爱尔眼科)。就是一去以后,他们一看就说你有白内障要做,要换晶体。

在手术之前(主治医生王勇)做了好多的检查,这个一起那个仪器,好多也是专门有人带着去做,但是具体做的检查的项目,因为我不是眼科专科的医生,所以我具体也不清楚。

并且这些检查结果也不在我的手里,就这些文件、资料根本就不在我的手里,我压根什么都看不到。

闪电新闻:直到今天吗?

艾芬:直到今天。5月27号术后第一天复查的时候,复查完了,(王勇)他说准备让我走,我说我手上什么东西都没有,说那我以后看病我总要有个说法,我做了什么手术、做了什么检查?这个时候,爱尔眼科的医生才去把我相关的资料给我,是我找他要的,我说你把能给我的东西都给我。

闪电新闻:做完多焦点晶体植入手术后,艾芬医生您个人感觉效果如何?

艾芬:5月26号做手术,5月27号就把纱布揭开,(我)一看,按道理应该是眼前一亮的嘛,结果就没有,而且感觉右眼特别的事物暗淡,感觉就像两个房间,一间开着灯一间关着灯这种感觉一样。

那么他们给我的解释,术后第一天给我的解释就是人工晶体,比这个自然的晶体肯定要色彩要差一点,还要慢慢恢复。我反复地说,我说我这个右眼真的非常暗,非常感觉不清晰。他(王勇)当时,就用裂隙灯给我看了看之后,然后带着我去做了几个检查,做完检查之后,他将这几个检查结果回收了。

艾芬发布到自己个人账号上的病历单,上面显示,在术前辅助检查并未做眼底检查。

我很清楚这个过程,因为有一张(检查报告)是粘在我的这个病例上,他还把它撕下来回收了,然后告诉我,是因为角膜还有点水肿,你回去吧。

其实那个时候(6月3号复诊)如果,他告诉我(右眼)眼底有问题,我那个时候去,激光治疗一下,我就不可能10月份换成网脱。(而且)因为我的晶体已经换了,你也没有理由说我白内障,遮住了什么的,而且我反反复复地诉说事物暗淡,这个也非常暗淡,他作为一个专家,是不可能不知道这个时候要查眼底的。

所以这就是我最不可理解,也不能原谅他们的地方,真的这个非常痛心。我是急诊科医生,我们急诊科来了一个胸痛的病人,我们要给他做心电图,做了心电图以后,我们会根据心电图的情况,给患者进行不同的处理。那么他(王勇)的这种行为,就等于急诊科医生做了心电图,发现了异常以后,然后跟病人说没事你走吧,并且把这个心电图藏起来了。等过了不久之后,这个病人就心梗送过来急救了。

闪电新闻:您在个人微博上曾质疑爱尔眼科公布的白内障病眼照片并非自己的?

艾芬:6月3号复诊的,术后一周复诊的那一天,我在王勇副院长他的电脑里(看过),是他主动给我看的一张照片。这张照片就是我术前一个白内障的照片,我很清楚,当时我印象非常深。我的白内障非常的轻,就是像这个云雾状、絮状的一个漂浮的影子,而且范围很小。

为什么我提出疑问,就是我在视网膜脱落之后,我一直反复找他(王勇)索要这一张照片,他一直都不给我。

爱尔眼科医院公布的调查报告中艾芬的右眼。

那么在12月29号,我跟王勇的对话中,我录了音他清清楚楚地说,(照片)没有了,内存不够删了。所以这不得不让我对他们爱尔这恶行为产生怀疑,因为是我亲眼看过的,我需要看到一张一模一样的,但是他又给了我一张其他的(病情)很重的照片,也就是网上后来登出来的那张。

闪电新闻:在做完第一次术后复查后,爱尔眼科医院有要求进行其他检查吗?

艾芬:没有,他们没有。因为没有对我进行下一步的交代,没有告诉我下一步该怎么办。所以后来没有办法,就7月9号的时候,因为视力还是不行,我就到眼镜店,去测我的视力,我的右眼只有0.1了,10月23号晚上的时候,就大概九、十点钟的时候,我突然就觉得我的右眼左下象限,就感觉有一个东西挡住了,我就意识到可能出问题了,然后我就给王勇发了一个短信,就反映这个情况,他就说建议我查眼底和眼压。

爱尔眼科医院官方声明。

那我就跟他回信,说我明天在自己医院查了之后,微信发给你怎么样?后来,第二天10月24号的时候,我想着我的整个手术是在爱尔做的,还是去爱尔做比较放心一点,我就打了个的士去了爱尔,然后到了爱尔之后,接诊的医生给我看了之后,他就说你有视网膜脱落了。

他说你赶紧回到自己的医院去治疗吧,但是当时虽然心理还是不舒服,当初我要看近视的时候,你拼命地把我拉过来,那么我网脱的时候你就拼命地把我推走。

当然心里有这个疑虑,但是当时因为眼睛突然出现这种情况,心里很着急肯定是先想着以治病为主,就回到自己的医院去办的住院手术。

闪电新闻:为什么最开始信任爱尔眼科,不选择武汉中心医院呢?

艾芬:第一个就是我非常信任我那个熟人,那个熟人平时和我关系都蛮好,而且在疫情期间有很多联系,这是最最重要的一点。

第二个爱尔的宣传做得很好,他宣传也开了很多的分店,还在国外有一些分店,也收购了很多东西。然后他们宣传就是给人感觉是一个很高大上的专科医院,就是技术、仪器、设备,都是最好的医院。

第三点,熟人他给我推荐的这个人,也是这个医院的一个副院长,而且说做这个手术每年多少例,做这个手术是湖北省手术量做得最多的。

涉事武汉爱尔眼科医院副院长王勇(左一,来源:爱尔眼科医院官博)

然后第四点的话,就是这个多焦点晶体,在我们医院是没有的,并且公费医疗,就是医保它都是不能报销的,只能够自费使用。

主要是出于这几个点我是选择的爱尔。也是非常信任他(熟人)才去的。

闪电新闻:目前对爱尔眼科医院最大的质疑点在哪?

艾芬:我,是一个门诊病人,并且我在就诊结束后,我找他们索要了我的病例,我是明确要求,就是我这个病人所有的资料,都应该在我的手里,没有必要由他保存。如果他还保存的任何东西,那就是藏匿病例。

从病例保管的相关规章制度上来看,病例保管,可以分两种,原则上的由患者保管。那么按照道理来说,我手上就应该有我所有的资料,那么你即使爱尔留着的话,也应该是跟我一模一样的东西,而不是应该你有我没有的东西。

他(爱尔眼科医院)说的,他的术后记录,什么眼底检查什么,但是我这里什么都没有。我的门诊病历上,术后一天压根什么都没记,他那里怎么有呢。

闪电新闻:是否考虑进行医疗鉴定或者从法律途径解决此事?

艾芬:走医疗鉴定程序的话,我也有考虑过,如果我手上没有真正的一些资料的话,我怎么去走鉴定程序,对不对?我必须要保证我手上拿到的东西,都是真正符合事实的东西,如果我去走医疗鉴定程序,他们提供给我的都是虚假的东西,那这个程序走下去有什么意义。

说实话,我曾经找了律师,律师也跟我把起诉书写好了,赔偿金额、索赔的东西都写好了,大概是43万左右吧。就是我这个官司打赢的百分之百赔偿我也就43万,我觉得这个43万对我来说,对于我的损失不论是经济和身体,还有身心上的损失,我觉得都没有任何意义。

更重要的是,我想到的是广大的老百姓,我想到的是别的病人怎么样,我希望能够用我的力量,能够对这个事情,对某些私立医院的这种运营模式也好、医疗的以盈利为目的而不是以患者为目的的思维方式,各个方面,就是不合理的地方能够有所触动。

至少让他们有所顾忌、有所警惕,相关部门会加以监督,然后让这个事情有所改变。让我们老百姓进这个院门的时候,知道要怎样捍卫自己的权利,至少他们应该学会把病历资料拿到自己的手里。

闪电新闻记者 吴汉阳 报道

本文地址:https://www.lnmedia.cn/difang/108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