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梦游荒岛》一个小坑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梦游荒岛

小说:都市

作者:一个小坑

简介:如果可以的话,张晨也想放弃身边这群莺莺燕燕,独自一个人生活。军人出身的他,做不到冷血无情,没办法昧着良心做事。

角色:张晨,高海鸥

梦游荒岛

《梦游荒岛》第1章 大海迷失免费阅读

一群白色的海鸥在蓝天下来回翱翔着,张晨独自一人站在陡峭的悬崖上,傻傻的望着远方的大海,他的脚下,跟着一只雪白的小兽。

小兽全身通白,小脸圆滚嘟嘟,脸上黑白线条纵横,额间有一浅浅的‘王’字。

小兽懒洋洋的趴在张晨脚边,圆圆的脑袋搁在前腿上,眼睛半睁半闭,似乎在对张晨费了半天劲爬上来悬崖发呆表示不满。

张晨今年二十二岁,身高一米七八,相貌谈不上英俊绝伦,但五官菱角分明。

一头乌黑茂密的寸发下有一对剑眉,双眼炯炯有神,高挺的鼻子下方,有张厚薄适中的嘴唇。

坚韧的体型,在悬崖上显得特别的单薄。

今天已经是第三天。

眼前的这片海域,基本上都已经被他寻遍了,一个简易的可折叠式帐篷,一根用石头削尖了的木棍,还有一个双肩包,包括两条牛仔裤和一件T恤,包里还有一盒随身的指甲刀套装,里面有着指甲刀、小剪刀等钳套,三个白色的透明袋子,这就是他这三天所捡到的所有现代化物品。

同时,他的腰间还挂了两个在树林边捡到的椰子。

………………

张晨自小父母双亡,被奶奶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长大,从小就尝遍了各种冷嘲热讽,人间艰辛。

困难家庭出身的他,没有任何的依靠,特别是奶奶过世后,更是举目无亲,连初中都没能上完,早早的辍了学,在家守着家中仅有的三分田,维持生计。

17岁那年,新任村长上任,为了政绩,代他虚报年龄,把他送进部队。

上帝还是公平的,当他被关上一扇门的时候,也为他打开了一扇窗户。

从小没有背景,只有一个单薄的背影的他,在奶奶去世后,在无数个夜晚,无数次的想出去外面的世界走一走,瞧一瞧,奈何无人相带,无人提携,只能有其心,但没其胆。

而新任村长的这一举动,变相的让他出去了。

到了深圳,进了驻港部队,这一去一待就待了五年。

部队中,荒岛求生,野外生存,华南比武……仿佛还是昨天,历历在目。

今天是流落荒岛的第三天,也是离开部队的第二个月。

厄运又一次降临到了张晨头上。

从部队出来后,张晨就地找了份工作,因没有任何经验,只能进了一家公司做保安。

上周,公司为了给当红小生孙宇过生日,举办了一场海上party,作为公司最有实力的安保人员张晨,也被叫到了这所游轮上。

一起参加的还有公司的赵总,制片人孙坚,及二十多个二三线流量明星,连张晨在内的四个保安和队长,同时公司还从外面叫了大约三十来个的电影学院的女学生来陪同,说白了,也就是娱乐圈的那些个糟糕事。

蔚蓝的天空,深蓝的海水,摇晃的灯光,劲爆的音乐,灯红酒绿的party很快就让这群人迷失了自我。

甚至连大副和几名水手都端起了高脚杯,眯着小眼,摇着杯中红色的液体,随着音乐摇晃着身体。

音乐与海浪声交叉,高挑杯中映着甲板上的美女靓仔,大伙们跟着音乐,随着轮船起伏的节奏,尽情的摇晃着身体。

随着时间的推移,酒水的加持,音量的提高,邮轮也好像喝醉了一般,在茫茫大海上跌跌撞撞,不知不觉离开了固定的航道,越驶越偏。

“砰砰砰”,半夜,一连串的撞击声在黑夜中响起,游轮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游轮瞬间大幅度的摇晃起来,船上的吊灯也跟着激烈的晃动。

过后便是,嘶喊声,尖叫声,呼唤声,脚步声,波涛声,声声泛起,参杂起伏。

张晨与另外三个保安在摇晃中连忙起身,打开房门,只见船舱中已到处是人,脚底还不断的渗透海水。

\”漏水了,快上甲板。\”一见这情况,张晨立马就对着人群大声喊道。

这一呐喊声,犹如一盘清水浇到了还在半醉似醉又不醉,双眼朦胧的群众头上,直接浇清醒了众人。

穿泳裤的,光膀子的,提裤子的,披浴巾的,相继争先恐后的往甲板上冲去。

随着人群的跑动,邮轮晃动得更加的厉害起来。

“不要挤啊”

“啊,我的裤子”

“别乱摸啊”

邮轮在人们的嘶喊声和波浪声中,越倾斜越厉害,从七十度、到四十五度、再三十度,翻船………

天慢慢亮了起来,东方的太阳缓缓升起,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上,也照到了趴在沙滩上的张晨。

张晨微微睁开双眼,一片大海映入眼前。

他小心的爬起来,从脚到胸的打量一番,自己并无大碍,便拍了拍身上的沙子。

“嘶”的一下,右手臂一阵疼痛。

张晨转过手臂一看,只见手臂一道道轻微的划伤。

“名字越是贱,越是好生存。”张晨对着自己自嘲道。

父母早逝,从小挨人白眼,被人欺负,被称为扫把星,小杂种。

越是难听,越是打骂,越是让他更坚强更坚硬,更加的吃苦耐劳。

这也是为什么参军后能送去参加华南比武大赛的原因。

见手臂并无大碍,张晨便探着脑袋开始四处张望。

环顾四周,只见空荡荡的海滩上,除了几只寄居蟹和头顶上的一群海鸥以外,再无一人。

身后还有一片大树林,树林内不时传来阵阵鸟声,右手边有一大处悬崖峭壁。

张晨沿着海岸线一直走,不远的海水中,一个黑色的东西和一个蓝色的东西随着波浪漂浮。

看到这情况,张晨连忙三步并作两步的往前跑去,朝着大海一跃而入。

向着海中慢慢游了过去,待近一看,原来是一个书包和一个帐篷缠在了一起。

张晨把两个东西拖上了岸,打开一看,书包里有一条露了膝盖的牛仔裤,和一条没漏的,还有一件橙色的短袖;还有一个小盒子,装着小剪刀、小指甲刀和一把六七寸的钢制折叠水果刀子;还有两条四角裤。除了小盒子,其他的东西和自己身上的衣物一样,早已湿漉漉了。

翻遍整个书包,找不到半点食物充饥,看着这些没用的东西,张晨无奈的摇了摇头。

此时他还不知道这是一个已经远离航道的孤岛,这些东西对他来说,已经非常的宝贵。

虽然这些东西目前看上去好像没有什么用处,但张晨还是把它们全部拿出来,连同自己的上衣也脱了下来,拧干后,一起铺在礁石上晾着。

农村出来的孩子,并不会去在乎这些衣服是否是别人的遗物,小时候买不起衣物,也经常穿邻家大人馈赠的。

先挨过几天,等被救援后再扔掉呗。

抱着这心态弄完一切后,又沿着海岸寻了起来,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的活人。

随着太阳越升越高,海鸥也慢慢躲到悬崖的巢穴中。

张晨在岸边并没有发现有其他人,根据此时太阳的高度目测了下,自己大约也走了有个把小时左右,便开始往回走。

因为火热的太阳照得赤裸的肩膀开始有点发热。

再回到晒衣物的礁石,用手摸了摸礁石上的深蓝色衬衫,也已经半干了,拿起来抖了一下,便套在身上。

虽然刚走了三个小时,张晨并没有感觉到累,这和在部队的时候负重五十公斤,徒步一百公里比起来,那简直就是小菜小碟。

但在海中漂流了一夜,刚又来回走了三个来小时,此时肚子也已开始有点饥饿感了。

穿上衬衫,张晨看了一眼边上的悬崖,又望了望眼前的树林,最后还是决定爬上悬崖,先观察下周边的地形,看看能不能通过悬崖判断出树林的面积大小,还有自己眼前的处境。

当决定后,就立马行动,这就是在部队培养出来的高效执行力,不像以前在那农村时的那种唯唯诺诺,遇事瞻前顾后。

望着眼前这座约三十米高的悬崖,张晨卷起袖子,唾了口唾沫在掌中,双手搓了搓,开始攀岩。

深蓝色的身影在陡峭的悬崖边不断的晃动着,砥砺前上。

悬崖上的海鸥从来没有遇到这种情况,被突如其来的入侵者惊到了,纷纷从巢穴中飞出,飞在高空中不断的朝侵略者叽叽喳喳的叫唤道,干扰着张晨,似乎这样就能让侵略者知难而退。

殊不知这样的做法,让张晨想到了小时候去掏鸟窝的情景。

此时正是农历阳春三月,春暖花开,繁殖之季。

张晨放慢了攀爬速度,沿着悬崖望去,只见有好几个巢穴中都有嗷嗷待哺的雏鸟在叫唤着。

张晨微微一笑,心里一想,肯定有鸟蛋吃了。

沿着一个又一个的巢穴摸索过去,终于在第六个洞穴中找到了两颗鸟蛋。

面对突然的袭击者,雌鸟不断的颤抖着翅膀,噗嗤噗嗤的拍打着张晨那小心翼翼的伸进来的手。

但根本没有什么意义,张晨一个反手抓,一把抓住了雌鸟的翅膀,把它拉了出来,然后直接扔出巢穴。

别看张晨放过雌鸟,但并不是因为他心慈手软,而是此时的他没有火源,只能寻些鸟蛋来生吃充饥。

张晨掏出一颗热乎乎的鸟蛋一看,只见成色还是很是透亮,这说明这窝蛋才刚下不久。

张晨直接在悬崖上轻轻的磕了个裂缝,当场吸食了起来。

张晨一路找了过去,破坏了三个巢穴,吃了四个鸟蛋,掉了五个在崖底。

而此时的太阳已正当正午,张晨望一眼烈日炎炎的太阳,还是决定先放弃寻鸟蛋的心思,加快了登顶的速度。

大约过了三十来分钟,张晨终于爬到了上了悬崖,站在一块平躺的岩石上,他傻眼了。

眼前还耸立着一座几百米高的悬崖,高不可测,悬崖上隐隐约约还有好几个参天大树。

右手边,也有一座悬崖,但中间隔着三四米长。

悬崖直线垂直,崖底下海浪不停的拍打着底部,崖面光滑,脚底的悬崖和右手边的悬崖就像一起连在一块,后来切被大斧劈开一般。

刚才看到的树林,也是一望无际,如同一片绿色的海洋,深林茫茫无际,肉眼望去,只见一座座青峰之巅,好像在拥抱着这片深林,大山上也是树木林盛。

凭着在部队待了五年的经验,张晨对深圳五十公里内的海域极为熟悉,但现在脚下的这个地方,并不是他所知道的海域,可以称之为前所未闻。

张晨脑中一片空白,屁股一坐,顺势躺在了岩石上,烈日下的他已经忘记了满身大汗。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过去,后背也开始灼热起来,张晨被后背的岩石给烫清醒了。

爬了起来,望了一眼烈日,还是决定先下去躲躲太阳。

现在穿越深林和继续爬上去已经都不大现实,没有食物,没有水源的情况,短时间内根本做不了这些。

只能先在海滩上做一个SOS求救信号,看看有没有人来救他。

因为这次出游的大明星孙宇,他是当红流量明星,这种事故和他的身份,肯定会成为新闻和百姓的焦点。

——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