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冥府小记:我的男友是白泽》悦姬姐姐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冥府小记:我的男友是白泽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悦姬姐姐

简介:香园大学惨案,牵连出冥界的惊天阴谋。闻黎与王凡原本只是想要捉鬼赚钱补贴家用,却也被有心人牵扯其中,山河口神秘历程,雪山封印的神秘女棺,这一切的一切幕后的主使居然是一个人!冥王到底最后会做怎样的选择,王凡为了长生与白泽签订契约,又会为了他的身份付出什么?闻黎与王凡最后又是否会在一起……

角色:王凡,冥王

冥府小记:我的男友是白泽

《冥府小记:我的男友是白泽》第1章 新的邻居免费阅读

旷安大道与长乐大道交叉处,有一处人们早已忘记名字的破烂小区。

这栋公寓已经很破旧了,从外观看上去,没人会觉得有选择的人愿意住进去。

但此刻的十三楼住户家里,偶尔还会飘过来西红柿鸡蛋面的甜美香味……

街道下面,只有两处烧烤摊和一个老奶奶经营的小卖部,离这里最近的超市,已经超出方圆一里范围了。

小区门口突然来了一个穿白色衣服的男子,只是他停在门口,并未进去。

“需要我夸你厉害么?竟然能跟着我到了这里?”

声音低沉冷冽,毫无感情。

前面的男子发现了?炼魂鬼差跟在他的身后,已经将鬼气完完全全隐去,此人居然还能发现他?

那人再未说话,而是径直进去了。

炼魂鬼差在他身后打量许久,最终离去。

十三楼一户住户家里,深夜放毒,鸡蛋西红柿面味道很是诱人。

“我的总裁大人,马上七夕了,看着街上男男女女成双成对,你是否有过孤寡之感呢?”闻黎系着一条粉红格子围裙,从厨房里悠闲端着一大一小两个青花碗出来。

绕过名贵沙发的左侧,闻黎将大碗的鸡蛋西红柿面稳稳地递到坐在沙发上一身居家服微微皱着眉头的齐亦面前。

这间公寓,闻黎,王凡屋里很多东西都是齐亦买单的,不得不说,他是一个大金主。

大金主也有脆弱的一面,事业有成,终身大事却始终没有着落。

“没有考虑过。”

齐亦接过闻黎递过来的面条,心不在焉地回答了她的问题。

闻黎端着自己的饭,坐到了齐亦对面。她一直这样注视着他,倒要看他自不自在,每次他都是这样敷衍地回答她。

被人盯着的感觉确实是不太好,齐亦放下碗筷不自在地揉揉眼睛。

闻黎认为这是他在掩饰他的尴尬,就像旧时代知识分子那样,老爱在尴尬的时候擦眼镜!

闻黎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好以暇整地捧着碗盯着他。

“你知道的,我相亲从来没有成功过,这事急不来,公司最近也很忙。”话罢,齐亦继续低下头面对他那碗西红柿鸡蛋面。

似乎相比女友,西红柿鸡蛋面还是显得更加重要一些。

客厅的门突然开了,外面昏黄的灯光下进来了一个穿着白色短袖运动裤空着手什么也没有拿的青年男子。在玄关处把鞋一换,反手把门一关,嘴里哼着欢快的调子悠哉悠哉在客厅里俩人的注视下躺在了闻黎身边的沙发上。

“咋了,一回来就睡觉!接活儿去了?”闻黎放下手中的鸡蛋西红柿面,凑过去瞅了王凡一眼。齐亦的事她还操心着呢,这又回来一个不想操心的人。

王凡睁开一只眼睛看了她一眼,再度闭上。嘴唇勾了勾,有些嘲讽之意,看起来像是自嘲。“白走了一趟,啥也没有捞到,还惹得一身骚……”

“哦?主家是什么样的人?我怎么觉得这有点不太可能啊……”闻黎咧开嘴不厚道地笑了。

王凡这种人,唯利是图,有一句话说得好:贼不走空!他可是这句话的终极效仿者啊!这世上还有谁能让他甘愿吃这样的亏?

“不提也罢,提起来还伤心……我瞅你这是爱上当媒婆的职位了,老给人家介绍对象?你怎么不关心关心你自己的终身大事?”

王凡眉头一挑,缓缓地睁开了他那双桃花眼,打量了闻黎一番,轻轻嗤笑反问闻黎。

闻黎秒变了脸,恍然间她抬眸,脸上的表情也僵硬了不少,这样的死亡凝视在王凡看来绝对不是一个好兆头。

“OKOK,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现在的局面告诉王凡他只能认怂。闻黎单身几百年了,他几百年都跟她唠叨这事,她无一次不是这样像要杀了人一样的样子。

随即坐了起来一把揽过闻黎的肩膀,嘿嘿笑着撇过脸对着她一脸奉承,试图转移话题,“我们还是来讨论一下这位霸道总裁的婚姻大事吧,我认为还是他的事比较重要,哈哈!”

闻黎使劲动了动肩膀:“手放开!”

“不过依我拙见,亿万少女的梦中情人,多金帅气的公司总裁,有这个身份为他加持发光他至今都光棍一个,绝大部分都是他的问题……”王凡不尴不尬地松开了手。

齐亦抬头冷不伶仃地撇了他一眼,接下来埋下头吸面的动作更快了。

粉红格子围裙下面闻黎的手机清脆地响了两声,特别关心。旁边这位也没有以特别暧昧的眼光来注视她,反而是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闻黎费了好大的劲儿才从围裙下面掏出来手机,打开一看,果然是冥王的消息。

“亲爱的小宝宝,这一段时间我比较忙,不能常来看你,照顾好你自己和室友哦,么么哒……我去……”王凡侧过头看了眼她手机里的内容,读了出来,忍不住笑出了声,“依我看,你也这么老了,就别这么挑了。现在腐文化也很流行,如果你愿意,我非常支持你与冥王的真爱……哎哟!!”

最后那一声,是闻黎瞪着眼睛将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他皱着眉头发出来的!

不过对于冥王这种暧昧的操作她早已是习以为常了。

“既然不能来看我,那就帮我个忙。找找有没有什么知书达理、乖巧懂事、可爱又聪明伶俐的女孩子介绍给我呗,你人脉那么广。”闻黎对着手机给冥王发了一串语音。

冥王找人的效率,应该比这里每一个人都大。

王凡竖着耳朵听了听,忍不住阴阳怪气接闻黎茬:“你是想让她给这位找一只艳鬼吗?到时候这位没准还真的吃不消,真有想法,同志!”

齐亦听了王凡的讽笑,一时不敢相信地呆在了那里,他抬头吃惊地望着王凡与闻黎二人。

“你吓到人家了,我跟冥王讲的是人!”闻黎嫌弃地撇开他的手!

“唉……要说这冥王,也是老大不小了,她自己也该……”王凡转眼开始碎碎念唠叨起冥王来……

“哪来那么多废话,你是想当媒婆吗?还敢做冥王的媒,你是没有打算死了好过吧?”闻黎忍不住给王凡泼冷水,伸手从茶几上端起那一碗鸡蛋西红柿面。

这么一会儿,她唯一的晚饭都凉了……

“这我哪敢呐,冥王大人可不是我们这些小老百姓能随便议论的……我还想死了在地府混个一官半职呢,就不投胎了,做了这么久的人,累了。”王凡仰卧躺在闻黎身边,双手枕在脑后,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

特别关心是冥王逼迫闻黎给她设置的,只要她一来消息,闻黎就立马能知道。

冥王很快回复了。

“如你所愿,我已经在冥界物色人物了宝宝,一有你说的那样的美女就给你送过来,你们人类这边我也吩咐下去了,黑白无常会顺便帮你找哒!么么哒!”

闻黎放下手机,长舒了一口气,刚准备继续干饭,却隐隐约约感觉有被人注视着,抬眸看过去,齐亦也正看着她呢。

“总裁大人,放心,我不会让小鬼来骚扰你滴!”闻黎自带恶魔气质,她自以为的温暖笑容在齐亦眼里可信度很低。

跟这个女天师同居,是他这辈子犯的最大的一个错误。当她第一次无缘无故出现在他房间里嘿嘿笑着,手中拎着他不知道该不该定义为鬼的小孩时,他就知道,她有一天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闻黎终于是完完全全破坏了他吃饭的心情,齐亦放下碗,冰冷着出去了。

“什么时候也帮我找个女朋友啊,几百年了,我都成孤寡老人了,也不见得你为我操心,唉友情啊,都是纸做的……”

王凡嘴里酸着,闭着眼睛稳稳地翻了一个身,朝另一边睡过去了。

闻黎陷在沙发里,瞅了瞅自己碗里的没有吃完的面,和对面齐亦已经吃完剩下给她洗的碗,心头一阵堵……

太阳从东方升起,一切生物像是又活了过来。

今天星期六,闻黎睡了个自然醒,她平时也没有什么工作,在兴隆街开了一家棺材铺,并且傲娇地星期六星期天不上班,主要是这个城市大多都不兴土葬了,她的棺材也很少有人来买。

她打算过几年转行,但那是过几年的事,现在她尚且不慌。

齐亦上班,王凡出去转悠,又只留下了她一个人在家。王凡虽是风水大师但兼职绘画,工笔画水墨画等等他都在行。

不过他一直有一个变态的梦想,想要用人骨磨成粉末为闻黎画一幅肖像。当然这么邪恶的想法闻黎是肯定不会同意的,并且自始至终他也没有搜集到他所谓的好用人骨。

她无事时喜欢看一些科幻小说或者文言文,文言文现代人或许读起来很生涩,但闻黎与王凡这样的人却时常能在那些文章中找到一些眷念之感,毕竟,他们曾经是一同生活过的。

看科幻小说就是助眠,不知不觉睡着了之后,总能有个好梦睡上两三个小时……

屋子里很安静,醒着的人可以听见蚊子嗡嗡的声音,还有空调制冷的声音,这个夏天,外面像是蒸笼,唯有屋里有一方安宁与舒凉。

客厅的门开了,接着一声响关上了。

“我回来了!”

听得出来王凡声音里散发出来愉悦,甚至闻黎能闻得到他身上热乎乎的汗水味。保准他今儿是遇上了什么有趣的事了。

一本《原始人类》正扣在仰躺在沙发上睡着的闻黎脸上,她睡得正香甜,却被他吵醒,耳朵里隐隐约约钻进来一点王凡的声音。

一觉醒来,感觉肚子有一些饿,她伸手将脸上的书撇了下去,艰难睁开眼睛,目光一聚焦就看见了正逆着光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低低地俯视着她的王凡。

她又懒洋洋地将眼睛闭上。

王凡那表情像是在谴责她在这里睡了一天,怎能如此荒度时光。

“睡一天了你还睡得着?咱们来新邻居了,有个和尚,有个普普通通的学生,还有两位美女呢!”

闻黎能轻易听出王凡提起两位美女抑制不住的激动,他此刻估计眼睛都在放光。

闻黎心里不知不觉冒出来了一丝酸涩感,窝在沙发上更不想起来了:“喜新厌旧了是吧,人家俩位美女过来你就激动地不行,还不去做饭!”

“那咱明天去拜访拜访我们的好邻居?”王凡依旧心不死追问闻黎,这么一个与两位美女接触的机会他怎么能错过,“我总感觉那两位美女不是普通人……”

闻黎睁开眼睛,没好气嗤笑道:“在你眼中所有美女都不是普通人。”

“我感觉她俩应该也是一路的人……”王凡强调,他口中的一路人是指跟闻黎王凡他俩一种职业的人。

“那你还去拜访?人家这是来抢饭碗来了!”闻黎一听,噌地坐了起来,一拍桌子没好脸色质问王凡。

王凡被闻黎突然的举动给吓了一跳,反应过来无奈摆摆手:“我也不知道啊,今天早上出门儿遇上她们,她们找我帮忙我就帮她们搬行李了,中午在她们家吃了饭,下午又聊了一会儿,我可是从侧面听出来的,聪明吧。”

“滚去做饭!老娘饿死了!说好了的,晚饭都是你做!”闻黎一听见他张口闭口都离不开那两位美女,心里就是气。

“行行行,我做就我做呗……”王凡进门换了衣服,系上了闻黎的粉红格子围裙,步履悠闲地进厨房一顿操作了。

隔壁来了两个抢饭碗的人,明天还真得去拜访拜访了……

星期一又要被迫营业,她决定星期天做点有意义的事情,才对得起自己珍贵的双休日。

早上一觉醒来之后,静静聆听--没有一点点声音,外面空无一人,王凡估计又去隔壁小姐姐家浪了,也不知道回来给她做中午饭……

太阳毒辣,穿透窗户都能直射得闻黎眼睛睁不开,奇怪,明明自己昨天晚上睡觉是拉上窗帘了的,难道王凡他竟然胆大包天进自己房间了?

前几年听说有过热死人的,闻黎可不想这么窝囊得死去。下床拉上了窗帘,屋子里这才恢复了一丝阴翳。

突然!!

“嗨小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