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虐翻全场,开局就送十个大佬爸爸》万金金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虐翻全场,开局就送十个大佬爸爸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万金金

简介:【娱乐圈】东市最落魄的名媛姜末回国了,传闻中她穷到吃土,未婚先孕又无脑。众人等着看笑话!某日姜末牵着自家崽子出席活动,崽子一语惊人:“我有十个大佬爹地!”媒体震惊!活动结束,顶流爱豆,明星赛车手,顶级律师等业内大佬纷纷发微博——“没错,这是我儿子!”众人发现,姜末资产上千亿,是华尔街小公主!姜末:“我很惨,我装的。”大佬秦宴骁发现崽子和他极其相似,一查身份大佬笑了。秦宴枭:“老婆,我找你,很久了。”

角色:姜幼慈,秦宴枭

虐翻全场,开局就送十个大佬爸爸

《虐翻全场,开局就送十个大佬爸爸》第1章 丢人现眼的姜末回国了免费阅读

“小末,真没想到你能回来。”

东市富人区灯火明亮。

姜幼慈落落大方和姜末打招呼,今天老爷子寿宴,不少名流前来姜家老宅祝贺。

听说姜家那个未婚先孕又花痴无脑的姜末回来了,众人目光都定在大厅中央的两人身上。

一个身穿高定晚礼服,身上戴的首饰超过百万,是当今娱乐圈炙手可热的演艺红人。

一个穿着不知牌子,像是地摊货的T恤和牛仔裤,扎着简单的马尾,那张脸一点脂粉都不沾。

曾经嚣张一世的姜末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

姜幼慈不少好姐妹都在掩唇低笑。

姜末凤眼微挑,红唇微启,“我又没死,小姑姑怎么会觉得我回不来?”

姜幼慈悠悠一叹,凑到姜末身边,假模假样拉着姜末的手,语气却很鄙夷。

“死了倒还好呢,我们姜家就不用这么丢脸了。听说你带了个小野种回来,怎么不把他带进来给大家伙都看看?让大家瞧瞧,你这个曾经的东市第一名媛,到底有多下贱。”

姜幼慈笑声嘲讽,“姜家所有的财产都是我的,连你爸妈都心甘情愿宠着我,你不过是个被逐出家门的废物,今天这种场合,你想让大家看看,你有多不如我么?”

姜末只是云淡风轻看了她一眼,“论长得丑,尖酸刻薄不要脸,我确实不如你。”

姜末说完眯起眼一笑,让众人觉得她是在讨好。

姜幼慈气得脸色一白,甩开了她的手。

不过面子功夫还是要做到底,姜幼慈微微扬起下巴,皮笑肉不笑,用只有她们两人才能听到话道。

“我今时今日,能有如此成就,可都是被秦宴枭宠出来的,秦宴枭啊,你不是爱了他十年吗?”

姜幼慈想从姜末的脸上看出愤怒和不甘,但很遗憾,姜末面色平静,听见她的话,就像在听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姜末淡淡一笑,“那我就祝你们早日结婚,百年好合。”

姜幼慈脸色彻底黑了下来。

五年前,姜老爷子要和秦家联姻,让秦宴枭娶她为妻。

秦宴枭果断拒绝,她知道姜末喜欢秦宴枭,就骗姜末,说秦宴枭已经答应这门婚事。

那个时候,姜末可是要死要活,现在,听到这些话,姜末竟然毫无波动?

姜幼慈嘴角一抽,也不屑于再装了,“那小姑姑在这,就谢谢你了。”

反正就算秦宴枭不和她结婚,也不会看上这个生过孩子什么都没有的姜末。

她懒得和姜末再费口舌,摇曳着身姿准备去招呼其他宾客。

姜末看着她往外走的背影,低声冷笑,“摔一跤给我看看,最好,摔个狗吃屎。”

下一秒,姜幼慈踩在地毯不平处,高跟鞋一崴!

她毫无形象摔倒在地,打翻了全都是酒杯的推车,酒杯砸下来,姜幼慈全身被泼湿,头发妆容一塌糊涂。

姜幼慈叫出了声。

姜末微微一叹。

自从生下两个崽子后,她的乌鸦嘴真是百试百灵,这种“特异功能”还日加强悍,这妥妥是给她悲惨的人生上了个BUFF啊!

姜末风轻云淡看着姜幼慈丑态百出,就在这时,门口响起轻呼声,“秦少来了!”

“是秦少,秦少啊!”

秦宴枭来了。

要是五年前,姜末听到这个名字或许会激动地跳起来,知道要见秦宴枭,哪怕一晚上不睡也要搭配出最好看的裙子见他。

但现在不会了。

自从五年前,她和他一夜荒唐,她听到他给人打电话,说出那句“我不喜欢,再强迫也没用”以后。

她对他所有的期待和幻想,便全都消失了。

她不想背上勾引姜幼慈未婚夫的骂名,她选择了远走高飞,出国后她曾想凭什么?

那个寒夜给他送姜汤,他加班给他送宵夜的人。

明明是她。

那个从小什么心事都和他说,他被误会第一个站出来解释的人,明明是她。

为什么他就不肯把对姜幼慈的爱,分给她一点点呢?

姜幼慈当时说什么来着?

姜幼慈说:“知道秦宴枭为什么迟迟不接受你的追求吗?”

“因为他至始至终,都把你当成一个备胎,一个下贱到骨子里的舔狗,你这种绣花枕头,凭什么得到他的喜欢?他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无脑的花痴。”

那个时候姜末才明白。

他从来不回应,只是不喜欢不想要,还有——

他不屑。

男人从门口进来,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周遭的光线镀在他身上,他冷毅尖锐的目光一瞬就捕捉到了她的存在。

“哇,秦少来了,是看在姜幼慈的面子上来的吧?”

“可不是吗?姜幼慈不是总跟我们说,秦少对她有多好多好嘛,秦少以前可从来都不会出现在这种场合的。”

“秦少好帅嗷嗷,还那么有钱,这样的男人谁不想要啊!”

议论声不绝于耳,姜末却像完全没听到,背过身极其享受的尝了口高级蛋糕,露出开开心心的笑容,然后把剩下的糖果和巧克力往自己的垮布包里装。

恩,她家崽子最喜欢吃这个牌子的巧克力了,姜家还是大方的,摆出来的巧克力可是市面上没有的定制款。

她赚了!

直到众人的视线都朝她移了过来,姜末才意识到不对劲,她咬着蛋糕叉子转身,看见原本该去扶姜幼慈的男人,直接无视虚弱躺着的姜幼慈,甚至——

脚踩着姜幼慈满是污秽的高定裙摆,朝着她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