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穿越后,奸臣们争着团宠我》顾起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穿越后,奸臣们争着团宠我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顾起

简介:穿越后,李似锦只是个普通商贩家的女儿,却总有不寻常的事发生。比如,总有人莫名其妙来讨好她。再比如,总有人想取她的命。直到某天,本朝赫赫有名的大奸臣忽然找到她,“锦儿,我是你亲爹,走,跟我回丞相府。”李似锦忽然疑惑。如果她爹是大奸臣,先前讨好的自然是小奸臣,那想取她性命的,难不成是忠臣?李似锦感觉整个世界都玄幻了。她觉得自己可以写本书:《总有忠臣想害我》,别名:《我被奸臣们团宠的日子》。

角色:秦玉,李似锦

穿越后,奸臣们争着团宠我

《穿越后,奸臣们争着团宠我》第001章 测个桃花都能穿越免费阅读

李似锦费劲睁开双眼,却见自己处身于一间破旧不堪的小屋,屋内除一张床外,便是堆了满地的枯木柴。

眼前赫然站着位妇人,个子不高,身子圆润,穿着影视剧中常见的古装,不过没那么光鲜亮丽,反倒有些寒酸。

妇人拎着把扫帚,抬起来就往她身上招呼,“我打死你个赔钱玩意儿,昨儿不收摊跑哪去了?我让你乱跑!让你乱跑!”

李似锦欲起身躲避,却发现整个身子都没力气,根本动弹不得,只好被动承受着。

她皱了皱眉,刚想问清这是什么情况,脑中忽然调出许多陌生画面,像是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

常年混迹各大小说平台的李似锦瞬间明了,心里忍不住腹诽,不就是测了个桃花么,咋还给测穿越了呢?

她磨了磨牙,心道那算命老头真是个乌鸦嘴!

谁家算命的这样做生意啊。顾客说想算个桃花,他倒好,推了推墨镜,抚了抚胡子,然后一本正经来了句,“别算了,你这辈子没桃花。想结婚,得到下辈子才行。”

李似锦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八荣八耻在心里念叨了十来遍,好不容易把火气压下,那算命老头紧接又是一句,“不过你也别着急,我都算好了,明天就是你的下辈子。”

“???”

这不是咒她死吗?

李似锦气炸了,冲上去跟他理论了好一番,最终得胜回家。却不料这一觉醒来,还真就成了下辈子……

对此,李似锦真是心有一万句脏话。

但不管怎样,都得先躲过眼前这顿毒打。她闭眼缓了会儿,随即搜索着原主的记忆。

面前之人为原主的母亲孙氏,丈夫姓秦名大,与孙氏育有两女,一个是原主,一个是原主的姐姐秦玉。

两人虽是姐妹,待遇却尤为不同。

姐姐秦玉,日子过得滋滋润润,好像个富家小姐。妹妹原主却像个丫鬟般兢兢业业伺候所有人,不但承担着家里的脏活累活,甚至还要负责赚钱养家。

若是不干活或私藏了银子,孙氏就会将她一阵毒打,随即关在房间一整天,不给一口水,不送一顿饭。

一个多月前,他们举家搬进京城,在街边摆起了卖面的摊子。

秦大白日里要去给人当伙计,不能在此处招呼。面摊这边就由孙氏负责收钱,秦玉偶尔端几碗面,余下的活理所当然丢给原主。

平日常见的画面便是孙氏与秦玉坐在一块儿,两人吃着东西,哼着小曲,日子过得很是悠闲。独留原主一人忙得焦头烂额,却仍被嫌弃干活不利索,时不时就会毒打上身。

昨儿便是如此。

昨日原主未收摊便出门去了,秦玉更是一大早就在集市闲逛,收摊的任务自然而然落在孙氏头上。

孙氏何曾干过这活,没一会儿就累得够呛。

说好的等原主回来教训她,奈何实在太累,躺床上不多时便睡着了。遂,今日特意起了个大早,定要把这股怨气给撒出来。

“好你个死丫头,没干完活就乱跑,害我忙里忙外,睡都睡不好!看我不打死你!”孙氏加大手上的力量,“说,昨儿跑哪去了?是不是又去纠缠人周公子了?”

想起近来发生的事,孙氏恶狠狠道:“我告诉你,不要有不该有的想法。你天生就是干活的命,这辈子就给我老老实实赚钱!不攒够你姐的嫁妆,哪儿都别想去!成亲也不行!”

李似锦自幼父母双亡,因而十分羡慕有父母的孩子。今日见了孙氏才知并非所有的母亲都会宠爱孩子。

孙氏宠爱的唯有秦玉,事事以她为先,打不得骂不得,吃穿用度也竭力满足。同样是女儿,却拿原主当男人赚钱,当下人使唤,当牲畜奴役。

这未免太过不公。

“有你这样做母亲的吗?”原主身子骨不好,李似锦费了好半天劲才勉强开口,声音虚弱无力,“心都偏到外太空去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只有秦玉是你亲生。”

她本是随口一说,孙氏却立刻跳起来反驳,“死丫头瞎说什么呢?生你可比老大花钱多了。现在你长大了,有本事了,把所有的钱都给我,孝敬我,这不应该吗?啊?”

李似锦从小寄人篱下,特殊的环境导致她察言观色的能力并不弱,孙氏的异样自然被她看在眼里。

“你、你个死丫头看什么呢?”孙氏被看得不自在,暗叹李似锦今日有些奇怪,居然不怕她。

反倒是她被这小丫头片子盯得手足无措,心神不宁。

攥紧手中的扫把,孙氏仿佛掩饰心虚般,厉声呵斥,“又想挨打了是不是?”

李似锦没有说话,依旧紧盯着她,似是在想什么事。

就在孙氏感觉自己快要被看穿时,一年轻女子忽然走进屋内。

来人正是原主的姐姐,秦玉。

到底是被孙氏娇生惯养着的,秦玉不像原主那般面黄肌瘦,骨瘦嶙峋,反而身材匀称,体态丰盈,就连衣着也远非一般小商贩家的女儿所能相比。

一个乡野丫头能出落地如此亭亭玉立,足见孙氏有多捧着,平日里的银子当真是从未缺她少她。

这钱自然是从原主身上扒下的,可回馈原主的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打骂。

想到这些,李似锦忍不住轻叹口气,替原主不值。

“你居然没死?”先前孙氏挡着,秦玉看不真切。这会儿走到床前,发现李似锦虽身子不爽却无大碍,脑子一热,这话便脱口而出了。

孙氏忙将扫帚丢到一边,抬手捂住她的嘴,“小玉,这话可不敢乱说,会被官爷抓去坐牢的!”

秦玉将她的手拿开,眼中闪着亮光,“娘你不知道,昨天有位公子说了,我要能让二丫死了,他就给我三百两银子。”

对,没错,原主的名字就叫秦二丫。

“三、三百两,这么多?”孙氏嗓子紧了紧。

从前在村子里,秦大每日砍柴卖柴,一月不过几钱银子。

来到京城后,秦大给别人店里当伙计,每月足足能拿一两银子。孙氏恨不能重回村子,跟十里八乡都炫耀一番。

如今这可是三百两啊!秦大得不吃不喝干二十多年才能赚到。

这般想着,孙氏忍不住倒吸口气。再看向李似锦时,仿佛看到了什么香饽饽,怎么看怎么顺眼。

孙氏的想法自然瞒不过李似锦,但她费解的却是另一件事。

原主不过是个乡下来的野丫头,无权无势,也没什么仇人,怎会有人要花如此代价取她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