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万古第一婿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赵冲 简介:万古神帝楚风,遭到兄弟背叛惨死,重生在几千年后的元界,成为林府一名小小的赘婿。且看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携娇妻林淡墨,横扫八荒,脚踩六合,踏上武道峰顶,屹立于天地之巅。 角色:林淡墨,殷红

《万古第一婿》最新章节

第一章 这方世界名为楚!

第一章 这方世界名为楚! “元平生,你敢叛我?!” 怒吼声冲出胸腹,犹自带着不敢置信的震惊与愤怒。 楚风茫然的眼神变为清明,但当看清所处环境后,却微微一愣。 这是一个富丽堂皇的房间。 考究的红木桌椅、鎏金烛台、舒适的雕花万工床无不显示着华贵二字。 房间内除他之外还有两个下人。 此时,一人正拿着锋利匕首划破楚风手臂血脉,令殷红鲜血顺着手臂缓缓流下,淌入另一人手里的青瓷碗中。 而楚风的手臂上,竟已有大大小小十余处伤口,如蜘蛛网般纵横交错,有的已经结痂,而有的才刚刚愈合。 突如其来的怒吼声似乎将两个下人吓了一跳。 他们转头看向楚风,眼中露出鄙夷不屑。 “这小子又发疯了?” “行了,赶紧把今天的血取好,药房那边还等着呢。” “好,你喂这废物吃下补药,补充他气血。” 两个下人说着,将取好的鲜血,放置在一旁,开始粗暴的收拾他伤口。 而此时,却有大量不属于他的陌生记忆突然涌入脑海...... 这身体原本的主人竟也叫作楚风,白水城富商林家的赘婿。 楚家原本也是白水城一方不小的势力,但在五年前遭遇横祸,家破人亡,是城主府念及旧情,让楚风寄居府内。 按理说这样的人,这辈子都不再可能与富甲一方的林家千金产生任何交集。 可林家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竟把他挑为上门女婿。 不过,在拜堂成婚之后,他跟那个名义上的妻子别说是同床共枕,连面都没见过。 除此之外,甚至每天还会被割腕取血,被逼着喝下各种补药,地位甚至还不如林家的那些婢女、仆人。 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六天。 连抽六天血,身体本就不好的十五岁少年楚风难以支撑,又服下大量珍贵丹药,虚不受补,心神受到剧烈冲击,就此魂飞魄散。 因遭受兄弟背叛而身陨的万古帝尊楚风,穿越而来。 本该已经形神俱灭的我,竟重生在了几千年后一个少年身上?! 那么现在是...... 元历九千三百三十六年,元界大荒王国、蔷薇郡、白水城。 楚风从陌生记忆中搜寻到了答案,眼神冷列如寒冰。 元历?元界? 连历法和界名都改了么? 呵呵,但是别忘了,这方世界原本被称为......楚界! 既然天不亡我楚风,让我重获新生—— 元平生,等待我再次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刻吧。 楚风轻轻握拳,眼前似乎又浮现出了那张残忍而得意的嘴脸。 这时手臂突然传来剧烈痛楚。 他眉头微皱,将胳膊抽了回来。 “干什么?混蛋!” 正粗暴包扎着的下人勃然大怒, 抬头怒视楚风。 但下一秒当他看到楚风眼神时,顿时打了个激灵,就像是被突然捏住脖子一样,所有的话都憋回了喉咙中。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 如古井无波的深潭,平静、漠然、寂灭。 但在那平静之下,却掩藏着彻骨的冷冽。 又如无尽星空,似是能够洞悉一切,俾睨天下万物。 但在清明之下,却蕴含着深渊般的亘古沧桑。 两个下人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害怕,但那颤栗恐惧感却像是自灵魂深处不断渗出,令他们身体轻颤,下意识就垂眼低头,不敢直视。 那下人不敢直视楚风,伤口也不包扎了,鲜血却诡异的不再流:“我们走吧。” 此时他们心中颤栗感渐消,回过神来,似乎恼怒于自己竟被这低贱废物吓到,其中一人不由撇嘴讥讽:“这么多难得的天材地宝当饭吃,真是便宜了这个低贱的东西!” “拿命换来的。” 另一人也冷笑:“家主吩咐,从明天开始就不必再取血,三日之后以这废物为药引,将他投入丹炉活祭炼药,小姐服食后就可彻底痊愈。” “这倒是个好消息!竟然还妄想真的迎娶我们小姐?就他这条贱命,能炼成药被咱小姐吃掉,就是他最大的福分了!” 活祭?炼药? 闻听此言,楚风眉头微皱。 这种以人血为引,以人命为祭的炼药之法,极其残忍无端,可是彻底的邪道巫术! 难道,当年被我绞杀干净的邪魔外道,在这几千年后竟又死灰复燃? 另外,可能是初步融合了记忆的缘故,对于这身体原主的遭遇,楚风心中也升起一股感同身受的怒火。 他眼神冷冽,嘴角缓缓勾起一抹冷笑。 啪、啪! 不见他有何动作,两巴掌便抽了出去。 这两个下人瞬间被抽飞了出去,撞击在墙上,滑落下来,脸庞上五个鲜红的手指印,清晰可见,嘴角渗血。 虽然身体虚弱到了极点,全身经脉萎缩,犹如废人,但是他还有自身元神之力可以动用。 当然,元神之力难以恢复,不可轻动。 且极容易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 对两个下人稍施惩戒可以,与强大武者战斗,就力有未逮了。 “你敢打我们!” “混蛋废物,找死!” 两人一时不查着了道儿,回过神来,怒火冲天,便要起身报复。 正在此时,却听房门“啪”得一声被人推开。 一个身穿襦裙,脸蛋精致的婉约女子抬脚走入。 这女子肌肤白皙如羊脂、身段窈窕似画中天女,却没有丝毫凛然之感,反而充满着恬静的气息。 正是楚风名义上的妻子,林家千金林淡墨。 “小姐?!” 两名下人顿时慌乱惊恐,连忙蹲身行礼,“小姐,您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这些天服食的汤药,全是以他鲜血所制?” 林淡墨视线扫向青瓷碗,面无表情的俏脸如同笼罩上一层寒霜,在强压着怒意。 “小姐......” 两名下人吓得跪倒在地,嗫喏着不敢说话。 林淡墨语气冰冷,如腊月寒风,“是或不是?” 两名下人不敢说谎,颤抖道:“是......” “果然!” 林淡墨一把夺过盛满鲜血的青瓷碗,猛然用力狠摔于地。 “啪!” 一声脆响,瓷碗粉碎,殷红鲜血四溅流淌。 “小姐息怒,小姐息怒。” 两名下人跪地,脸庞肿着,“这都是为了你好啊......” “嗯?” 楚风微微挑眉,饶有兴致的看着林淡墨。 但心中却涌起一股狂热的、浓郁的感情。 这是身体原主人的遗留情绪。 楚风瞬间明白,怪不得这家伙被放血炼药,都没什么反抗和抵触,原来是为了挚爱之人心甘情愿。 “愚昧!” 他在心底淡淡轻哼。 “去告诉家主,我林家......不做这有伤天和的邪魔之事!” 林淡墨面若寒霜,“我林淡墨,也绝不吃那以人命为引的所谓灵药!” “是是,奴婢这就去。” 两下人恐慌点头,赶忙躬身离开。 房间内,再次恢复了平静。 不过气氛却依旧凝沉。 林淡墨深吸一口气,转头看向楚风。 当她的视线扫过楚风满是伤痕的手臂时,不由微怔,然后眼眸中闪过了一抹复杂的黯然与愧疚。 “对不起,楚公子,我只知家主招你入婿是为了冲喜,却没想到......竟至于此!” 林淡墨轻叹口气,盈盈下拜,“此事终究是因我而起,是我的责任。请你放心,我会将此事妥善解决。” 心底善良? 抑或伪装演戏? 楚风缓缓收回看向林淡墨的视线,眼神中却带着一丝审视,平静问道:“你要如何解决?” “选择权在你。” 林淡墨想了想,眼眸中带着真诚与自信,“或者,我给你一些钱,然后送你离开白水城。或者你继续留在林家,我也可保你衣食无忧,安然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