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九零成首富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墨书呆 简介:苏飘飘一觉醒来成了九十年代弃妇,丈夫家暴,婆婆欺凌,小姑子欺辱
她当街掀翻渣男:滚,离婚吧!一边把渣男一家削的七七八八,一边兄侄宠,贵人护,带着下岗员工办商业街,开日化厂,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本以为要独自美丽做上首富,谁曾想,某天隔壁住了个倨傲少年
小狼狗帅得飞起,整天在她面前晃啊晃,苏飘飘把持不住将人壁咚
小狼狗嘴角上勾,半推半就,无奈从了
婚后,每天被迫量尺寸,苏飘飘直呼上当
裴时瑾冷... 角色:苏飘飘,蒋湘南 重生九零成首富

《重生九零成首富》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谋杀新媳妇了?


苏飘飘醒过来的时候,耳边传来女人的阵阵哭声。
她想起来,自己完成了一个并购案之后,在酒店里庆功,四处坐满了频频劝酒的宾朋,自己没忍住,一下喝红了脸。
助理开着车送她回去。
昏着的时候,恍惚听到了助理和男友打电话的声音:“怎么了?我忙着送苏总回家呢,对啊,就是我的顶头上司,三十岁了还没结婚……女人最重要的就是相夫教子,她啊,赚那么多钱,还不是一个没人爱的老女人?”
哪怕是21世纪,社会早就让女人参与工作,很多人还是反感女强人。
苏飘飘揉了揉额头,瞥了一眼新助理,朦胧的车前镜里,看见一张年轻张扬的脸。她轻轻喊了一声,助理连忙过来搀她下车,她摇了摇头,避开了助理。
到家之后,保姆梁阿姨接过了她,把她扶到床边,用了热水给她擦脸,又煮了醒酒汤。
苏飘飘把自己一把扔到了舒适的床里,慢慢闭上了眼睛。
等过两天就把这个助理换走,请一个沉得住气的吧。
倒是梁阿姨……该涨工资了。
苏飘飘一直是一人独居,她这么多年都对事业尽心尽责,为了管住手下的人,作风越来越强势。底下的人看不惯她,只能对她的婚事说些捕风捉影的话。有说她被男人始乱终弃的,有说她睡了很多小鲜肉,有说她喜欢女人的。
苏飘飘听了只想笑,这些人是有多空虚啊,居然敢在底下谈上司的八卦。
不怕传到自己的耳边?
苏飘飘这么想着,轻轻笑笑,睡了过去。这些天忙着处理并购案的资料,苏飘飘的精神有些衰弱,做的梦也古怪起来。她迷迷糊糊睡着,发觉自己回到了三十年前,变成了另一个人,梦里面跟几个人吵架,结果把她急的撞了墙。
这一撞,原来的人就死了。
自己的魂魄飞进了那一具身体。
自己是看多了穿越的小说,才会梦到借尸还魂?
不过梦里的画面都很真实,跟苏飘飘以前走街串巷,见过的弄堂一模一样。
她有些纳闷了。
苏飘飘恍惚听到一阵阵女人低声的哭泣,吵得她头疼欲裂。她慢慢恢复意识,才发觉这声音是自己的喉咙里发出的。
南哥,你为什么要跟倩如在一起。
“南哥,南哥……”
苏飘飘的眼皮很沉,泪水混着汗水往下落,她艰难睁开眼睛,被一张黑黄脸吓了一跳!
几个人拥进房间,领头的就是苏飘飘的婆婆,后面是她的老公蒋湘南,小姑子袁倩如。
钱老太颧骨生得高,三白眼一下就瞧见了醒来的苏飘飘,往她的脸扇了一巴掌。
苏飘飘原来撞破了墙,如今就这么一个踉跄,喷出一口血。
“又黑又丑的东西,骂她两句还假惺惺的撞头,当老娘吓大的?想死就去死,撞头没用还能跳河!”
痛……
真痛……
苏飘飘抬手摸了下脸,又是一行温热的液体滑落,指腹黏糊糊的。
她艰难捉住了钱老太的手腕,自己扶着桌腿从冰凉的地面爬了起来。
“滚。”苏飘飘睁开眼睛,冷冷说出了这一句话。
“跟老娘在这里装死,谁不知道你对我儿子死缠烂打,就你这幅模样,我儿子要不是为了你的嫁妆,怎么会看上了你……”
苏飘飘反手一甩,钱老太一下被扔到了墙角,烂西瓜一般的摔倒下去。
几个人惊呆了。
“你居然敢打我妈?”蒋湘南眼里喷火,连忙冲了过来。
钱老太被袁倩如扶起来,她脸色铁青,瞧见蒋湘南一副要打死苏飘飘的架势,咬了咬牙,过去拦住儿子:“南儿,要是丑东西真被你打死了,你可是要赔一条命的。别打了,等下带她去卫生院看看。”
“她也配?”蒋湘南两眼冒火,脸色一阵红,就跟要杀了苏飘飘一样。
一旁的袁倩如轻轻喊了一声表哥,蒋湘南才忍了下来,捏紧了拳头。
“你这孩子!要是她死了,别人还不是要说你跟倩如的闲话?”钱老太更气了。
“舅母,你别生气。”一旁的袁倩如连忙拉着了钱老太,她生得俊俏,拂过了额前的刘海飘了飘,露出一双水汪汪的眼睛。
她朝苏飘飘看过来。
“嫂子,我一直尊重你跟南哥,你也别生南哥的气了。我就是给南哥送饭,耽搁了一会儿,跟南哥在房间里说了会儿话。你知道我跟南哥是兄妹情深,南哥看我没项链穿,才给我买了身上这件新衣裳。我们都是自家人,是亲戚。你就别再惹舅母跟南哥生气了。”
她又朝蒋湘南看了一眼,低声道:“嫂子是被家里人宠着长大的,哥也让让嫂子吧。南哥你打了嫂子一巴掌,把嫂子气得撞了墙,要是真的再打下去,还不是要出人命?嫂子真的没欺负我,我真的是自己摔了一跤,我没跟嫂子吵架,没事的。”
“倩如,你就是太善良了……”蒋湘南恶狠狠的瞪了苏飘飘一眼。
袁倩如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钱老太摇了摇头,“你们都少说两句吧。倩如,这事就是你引的头,我叫你别戴你嫂子的项链,你偏不听。”
“舅母,你怪我?”袁倩如杏眼含泪,委屈万分。
钱老太的心软下来:“我没怪你。”
蒋湘南一下就把袁倩如搂进怀里,拥抱着怀里的温香软玉,对苏飘飘又恨了起来:“倩如别哭,要滚出这个家的人不是你,哥哥和妈都没有生你的气。”
袁倩如颤了颤,眼泪就如断线的珠子似的往下掉,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苏飘飘没说什么。
这白莲花兴风作浪,先哭起来了?
自己被无缘无故打了一巴掌,反倒成了活该?
苏飘飘头疼的很,没工夫去管这些人,撑着桌子慢慢回气。
没想到,蒋湘南又将这事怪在了苏飘飘身上,恶狠狠的瞪过来,“这下你满意了?苏飘飘,你到底想要怎样?我就这么一个妹妹,你为什么要处处刁难她针对她?”
苏飘飘被这么瞪了一眼,脑海里的记忆越来越多了。
原身跟蒋湘南,是结了婚的夫妻。
袁倩如是一个表妹,死了老公的新寡妇,一个月前过来投奔。
他们霸占原身的新房,霸占原身的衣裳,一家人过来殴打原身,逼得原身撞了墙。
到头来怪原身闹?
苏飘飘的太阳穴突突跳,随着她职位越升越高,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和低段位的泼妇正面交兵了。
但是她手撕业务员,拳打欠款老赖供货商的功力还在。
她没说话,几步走进厨房,拿了把锅铲,拿了只搪瓷盆。
“你又想做什么?”蒋湘南皱眉问道。
苏飘飘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直接出了屋子,到了外面的院子。
这里是弄堂附近的棚户,除了蒋家之外,还挨着许多户人家。苏飘飘站在院子中央,拿起锅铲就使劲敲起了搪瓷盆:“大家都来看啊,蒋家打人了……”
当当当的一阵吵嚷,左右邻居都跑了出来,看到苏飘飘敲盆,纷纷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这是蒋湘南的媳妇,前两个月办了喜事,咋突然闹这一出?
瞧着苏飘飘的模样,头上缠着渗血的白纱布,长发散乱,脸颊红肿。
上衣的领口被人撕坏了,灰扑扑的裤子扯了一道口子。
蒋家人就是这么打人的?
天啊……
谋杀新媳妇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九零成首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