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名门盛宠:好孕娇妻惹不得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蘑菇墩 简介:顾软眼睛好的时候,看不清继母妹妹的恶毒,也看不清父亲的偏心冷血,甚至瞎了眼非要闹着离婚追求‘所爱’
后来,她成功离婚,财产被渣男贱妹一卷而光,车祸后连她的眼角膜都被逼迫捐献给她的‘好妹妹’!谁曾想,她快死了,眼也瞎了,才发现她的前夫是这个世界上最有良心的人
重来一次,顾软只想努力瞪大她那卡姿兰大眼睛好好的看清她丈夫身上的每一处好
然后,珍而重之
软萌机灵撩完就跑的重生心机女vs口是心非闷骚到爆柠檬精男主前期直男癌陆丛寒立下flag:她出身好、性格坏、脾气娇,心眼多,我得多多防着她才行
后期柠檬怪陆丛寒翻车现场:她性子纯、人呆萌,容易招人妒忌被人欺负,我得寸步不离,护着才行
角色:陆丛寒,顾软 名门盛宠:好孕娇妻惹不得

《名门盛宠:好孕娇妻惹不得》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第1章

砰——

“好恶心,快走,臭死了!”两个男人在黑夜把一个尸体嫌恶的丢在了荒野里,然后飞快开着车离去。

夜风吹过,那尸体诡异的动了动。

好疼,浑身都疼,顾软知道,她就快要死了。

车祸后就被迫捐献出眼角膜,世人都以为她是临终悔悟临死了才为了弥补妹妹捐献出眼角膜。

可是......

她那双血迹模糊的眼,滑下一滴血泪。

只有她才知道,她这双眼睛是在清醒的时候被纪绯生生挖出来的!

纪绯甚至不让人给她用麻药!

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顾软体会一次就觉得如坠地狱。

尤其那狗男人还在旁边蒙着纪绯的眼睛,温柔说道:“绯绯别看,会吓着你。”

“可那毕竟是我姐姐,我想送她一程!”

先取了顾软的眼角膜,又生生让人把顾绯的眼睛都挖了出来,她纪绯就是这么恶毒,却装的至纯至善。

“送什么送?绯绯你就是太善良太好心,她活该落到这一步!!”

活该吗?是啊,她太活该了!她活该!

顾软抬手无力的捶打着自己,嘴角也呛出血迹,一下一下她笑的惨烈而又彻骨的后悔!

她悔她为什么要作死的离婚,结果分到的财产转手就被那对狗男女拿走。

她悔她为什么......要把那狼心狗肺的一家人,当作至亲。

她更悔的是,她为什么要离婚?那样的男人,不知多少人想嫁......

想着想着,顾软就觉得自己大限已至,不然她为什么看到了幻影,看到了她的前夫,自黑夜中走来......

“蠢女人,”那人目光比月色还清冷,薄唇抿着,冷冰冰的望着她这副残破恶心的躯体。

顾软想张嘴,让他不要看。

“顾软,好好看看,最后能给你收尸的,是谁,”他说完,蹲下身,毫不嫌弃的脱下外套罩在她身上,用手抹掉她眼角的血和泪。

顾软又想哭了,她眼瞎了,根本看不到他!

可她还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她想再跟他说一句话,她还想再看看她从未多看过一眼的丈夫如今的样子......

“安息吧,”他顿了顿,抬手盖住了她的眼睛。

不要,不要啊......

顾软的心在哭,可无人听得见。

“你放心,你的东西只会是你的,你分到的离婚财产,你的眼角膜,我都给你拿回来。”

不要啊,陆丛寒。

顾软能感觉到自己的灵魂被撕裂分离,有一股力气拽着她离陆丛寒越来越远。

——

“啊!”顾软猛地坐起身,身上虚汗直往外冒,浑身的疼不似做梦,可眼睛的清明却也不似作假。

她猛地转头看向窗外,夜色很黑,和她死的那晚一样的黑寂。

她的眼睛......

她不敢置信的眨了眨,她眼睛好了?

顾软怔忡的抬手,昏黄的灯光下她五指圆润白暂可爱。

她摸了摸她的身体,没有腐烂,也没有臭。

是好的......

顾软起身,想要下床,下一秒却踉跄软倒在地上。

“你又在玩什么花样?”

清冷熟悉的声音传来,顾软如同身子被钉在地上,动也不敢动一下。

梦吗?

人死了还会做梦啊?

那人见她没反应,缩在地上,冷嗤一声,走近,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乌黑的发旋,“顾软,你就算把自己腿摔断,也改变不了你我结婚的事实。”

听见结婚二字,她倏地抬头,紧紧盯着他的脸。

黑眸清冷无情,薄唇抿着,眉头不耐烦的皱着,整张脸都透漏着满满的嫌弃。

可,顾软的心却一下一下最后急速飞快的跳动了起来。

是陆丛寒!

是她那个她自杀都不想嫁的新婚丈夫,陆丛寒。

掌心攥紧,指甲嵌入肉里,疼痛提醒她,这不是一场梦。

他靠的那么近,仿佛触手可及。

“顾软,你到底在搞什么?烧傻了?”陆丛寒眉头皱的更紧了,望着那个突然抬起小爪子捏着他裤腿的女人。

“陆,丛寒,”她艰难的开口。

面前人冷漠的不给任何反应,挑眉看她还想怎么作。

头脑昏昏涨涨的,顾软脑海中记忆渐渐清晰,她想起来了,这是她嫁给陆丛寒第一天的后半夜。

新婚夜里,她为了不和陆丛寒圆房生生泡了一小时的冰块凉水澡,把自己折腾病了。

可没想到她烧成那样,陆丛寒还是不放过她。

她那时烧昏了都不忘怒骂他禽兽、疯子,野狗!

然而更可悲的是第二天她烧的更加严重了,直接住院一周,这一周内,陆丛寒没再出现过。

之后圈子就各种传言陆总不喜新婚妻子,妻子住院他去出差,可见其感情之冷漠。

而现在,她回到了她骂走陆丛寒,后半夜因为口渴嗓子痛醒来时。

意识到这个事实,顾软又激动又满心苦涩,为什么不让她多提前几个小时?这样她打死都不泡冷水澡了,好难受啊!

病痛折磨起人来毫不留情,顾软拉着他的裤子顺势站起来,紧接着又软倒在他怀里。

天旋地转,她像抱着救命稻草一样,吐着火热的气道,“医,医院,送我去医院!”

被她缠着的男人纹丝不动,冷嘲热讽,“禽兽疯子野狗怎么可能会好心送你去医院?”

顾软:......

她对陆丛寒了解不多,但好歹知道这个男人吃软不吃硬,顾软咬唇可怜兮兮望着他:“你想你的新婚妻子,新婚夜就烧成一个傻子吗?”

她真的要撑不住了,站都要站不稳了,顾软的身体软脚虾一般的往下滑。

陆丛寒仔细望了她良久,最终在她差点滑坐在地上时,一把把她捞起来,抱在怀中,大步走了出去。

顾软安心的闭上眼趴在了他的怀里,感受着他坚硬的胸膛以及只属于他的气息,蓦然眼角湿润砸下一颗晶莹渗透到他的衬衫里。

陆丛寒,如果这是真的不是梦,这辈子就算是打死我,我都不跟你离婚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名门盛宠:好孕娇妻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