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医仙战神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唐平凡 简介:为了娶到美娇妻,为了报血海深仇,从差五万块娶不起老婆的小农民,到医术无双君临天下的医仙战神,这中间经历了多少血腥,只有唐平凡自己知道。 角色:唐平凡,马小玲

《医仙战神》全篇免费阅读无弹窗第7章

第7章 欠单

唐平凡的脑袋嗡嗡的,记忆如潮水一般在脑海里搅动,他只记得自己昨晚为了应付一个女醉鬼喝了很多酒,但之后发生了什么,怎么也不记得了。 看着身边这个还在熟睡的女人,唐平凡不由得咽了咽口水,身材凹凸有致,长发,白皙的脸上五官无比精致,这不会就是昨晚那个女醉鬼吧?不像啊! 但现在不是考虑这些事的时候,他悄悄地踮着脚下了床,随后拿着自己的衣服一溜烟地钻进了卫生间。 唐平凡穿好衣服洗了把脸,拼命地挠着头。 该死,昨晚不会做了对不起马小玲的事情吧? 看了看自己的小兄弟,唐平凡有些犯嘀咕,按医理来说,过度饮酒后会导致男性机能反应迟缓,自己当时都喝断片了,还能干那事? 但俗话又说,酒后乱啥。 自己到底有没有和那女醉鬼做过什么?怎么就一点记忆都没有了? 该死,如果做了,那岂不是很对不起马小玲?而且还是自己的第一次啊! 外面传来了一阵细小的声音,看来那个女人已经醒了。 唐平凡做了个深呼吸,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他大着胆子走了出去。 房间内,那个女醉鬼已经穿好了衣服,正坐在床边穿着鞋子。 此时她戴上了眼镜,显得十分清纯,还多了几分乖乖女的气质,这简直就和昨天晚上那个女醉鬼是两个人! 但唐平凡可以肯定,她就是昨晚的那个女醉鬼! “你别过来!” 女醉鬼有些胆怯地对唐平凡说道。 唐平凡尴尬地举起双手,“你别怕,我不是坏人,你还记得我吗?昨晚在公园,你非要我和你喝酒,你还记得吗?” 女醉鬼穿好鞋子看着唐平凡怯懦地点了点头。 “那我们昨晚,有没有?” “昨晚的事,你不能对任何人说!”女醉鬼突然说道,“昨晚只有你一个人睡在这张床上,没有第二个人,明白吗?” 唐平凡木讷地点了点头。 “你到那边去。”女醉鬼指了指角落。 唐平凡照做,走到了角落。 女醉鬼立刻拿着自己的东西就要走。 “对不起小姐,我昨晚真的喝断片了,你能不能告诉我,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两到底有没有……” “你不记得就最好了,你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总之,以后我们就算在马路上遇见,也当不认识,知不知道?” 女醉鬼说得认真,阳光洒在她的脸上,泛起了一丝光芒,很有邻家妹妹感觉。 “问你知不知道啊?” 唐平凡点了点头。 女醉鬼立刻拉开门走了出去。 唐平凡看着一团糟的酒店房间,他一咬牙,拿着桌上的纸笔迅速写了一大段字,随后立刻追了出去。 女醉鬼此时正在走廊尽头等着电梯,见到唐平凡追出来吓了一跳,立刻战战兢兢地喊道:“你想干什么?别过来!” 唐平凡咽了咽口水,把那张纸递了过去,“给你的。” 女醉鬼皱眉,“什么啊?” “我真的不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但我毕竟是男人,我也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这是我写给你的欠条。”唐平凡很认真地说道。 “欠条?” 唐平凡头如捣蒜,继续说道:“甲方是我,唐平凡,乙方是你,我不知道你的名字,就留了白,你填上去,以后只要乙方,也就是你拿着这张欠单来找甲方,不管什么要求甲方,也就是我,都必须无条件答应你。” 女醉鬼一愣,伸手接过了欠单。 “好了,我收下了,可以走了吧?” 唐平凡点了点头。 也就在这时候,电梯叮的一声到了。 女醉鬼逃命似地进了电梯。 看着电梯门缓缓地关上,唐平凡大大地吁了口气。 虽然连这个女醉鬼的名字都不知道,但唐平凡总觉得,自己还会和她再见。 惆怅地走回房间,唐平凡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他要迟到了! 但是自己的行李呢? 该死!行李没了! 急急忙忙地跑下楼却又被人拦住了。 “你好先生,您的房费还没有支付。”前台小姐姐十分有礼貌地说道。 “啊?”唐平凡一愣,尴尬地问道:“多……多少钱?” “那位小姐是我们的会员,可以打折,打折下来是八百八十八。” “多少?” 唐平凡眼睛都瞪大了,“住一晚上,不到二十四小时,要八百多?” “我们这里是五星级酒店,这个价格,在海港城已经很便宜了。”前台小姐姐依旧面带微笑,笑容就像外面的阳光一般灿烂。 纵使无比心疼,唐平凡还是无奈地交了钱。 他先去了公园,哪里还有他的行李,椅子上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了。 时间不早了,唐平凡也不好多折腾,只好先赶回了医院。 刚进医院就看见几个护士飞快地推着一副担架进了急症室,担架上躺着一个男人,闭着眼睛不省人事。 “蒋医生!你快看看!” 蒋天雨赶了过来,扒开患者眼皮看了看,又拿听诊器去听心跳,“怎么回事?” 一旁的家属哭丧着脸说道:“我们也不知道,我回家的时候,我哥他就躺在地上,怎么叫他都不醒,呼吸十分微弱。” 蒋天雨仔细地检查着,说道:“病人呼吸岑弱,无外伤,心脏跳动混乱,患者有没有心脏病史?” “好像没有!” 蒋天雨咬了咬牙,“我怀疑患者是心肌梗塞,赶紧准备手术室急救!” 蒋天雨说着就要给患者做心肺复苏。 然而这时候,唐平凡突然抓住了蒋天雨的手,“他不是心肌梗塞,他是中毒!现在不能乱动!不然毒血攻心!他就救不回来了!” “你走开!” 蒋天雨一把甩开了唐平凡的手,“你胡扯什么?保安呢?!把这个疯子弄出去!你一个疯子乡巴佬懂什么?!别妨碍我们救人!” “我说的是真的!他真是中了毒!现在必须用金银花、土茯苓和马齿苋捣碎以汤水冲开让他服下,并戳破他两中指放血,才能救他一命!”唐平凡认真地说道。 然而蒋天雨根本不理会唐平凡,一边做着心肺复苏一边让护士把病患往手术室推。 唐平凡张开双臂挡在了众人面前。 “你干什么?!走开!”蒋天雨急得跺脚。 唐平凡剑眉微怒,冷声质问:“蒋天雨!我只问你,如果他因为你错误的施救死了,这个责任是不是你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