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寒婿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李阳 简介:从讥言讽刺到艰辛创业,为了二叔,为了更好的未来,李阳用自己的双手闯出一条致富之路
角色:李阳,杨玉花 寒婿

《寒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丈母娘的刁难


“妈,真没有了,我家里能够卖的全部都卖了,剩下的这五百八十块实在拿不出来了,你先让梅子跟我订婚,剩下的五百八十块,我打张欠条你,到时候我保证给你补上,中不?” 红砖瓦房里,李阳拉紧皱着眉头,坐在未来丈母娘和老丈人面前一脸无奈。 先前谈好的订婚礼金八百块,他好不容易砸锅卖铁凑齐了这笔钱,送到未来丈母娘手里。 原本以为今天就能够将媳妇订下来,可谁知道丈母娘杨玉花拿到钱后,却临时变卦,要加价五百八十块才让李阳将人带走,还说一千三百八十块的属意好,不给钱就不让女儿前往李家村参与订婚酒席。 李阳心里窝火,为了凑齐这八百块,二叔家里能够卖的全卖了,就剩下个空房子和一头老黄牛。 如果是事先商量好的一千三百八,李阳也就忍了,但是临时加价这让李阳非常愤怒。 现在订婚酒席已经办了,准备过来接未婚妻,丈母娘却在这个时候出难题。 “婆娘,李阳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五百八十块,照我说就算了吧。”老丈人黄山敲了敲水烟筒,闷了几口接着说道“李阳家的情况你又不是不清楚,十岁父母就双亡,二叔为了照顾他成人终生未取,家里就只靠这两亩天,一年到头根本没有什么起产,能够拿出八百块钱,这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 杨玉花眼神像锋利的刀子一样,冷冷一横,说道:“老头子你滚一边去,几百块钱都拿不出来,女儿嫁给他还有什么幸福。” 黄山立刻闭上了嘴,闷头抽起了水烟筒。 在黄家一向都是杨玉花强势,黄山向来都是逆来顺受,所以杨玉花生气,他从来不敢顶嘴。 “李阳,你五百八十块你今天要是拿不出来,那也别跟秀梅订婚了,以后更不用联系了。”杨玉花斩钉截铁的说道。 “妈,这钱如果是事先商量好我可以想办法,但是你临时加价,我一时间到哪去给你弄这么大一笔钱,先打欠条成不,我保证一年内把这笔钱还上。” 李阳心里虽然窝火,但是为了将黄秀梅取过门,这刁蛮的丈母娘他忍了。 “先别着急着叫我妈,今天这钱你必须拿出来,不然以后都不用跟梅子见面。”杨玉花双眼一横,冷冷说道。 黄山闷了几口烟后,劝道:“婆娘,李阳也不容易,咱们不能让梅子跟过去吃苦对不?” 杨玉花直接踢黄山一脚:“闭嘴,老家伙你是不是老糊涂了,没有钱怎么保证女儿的幸福,你给我滚到后院去,这里没有你什么事情。” 黄山无奈,只好拿着水烟筒吧嗒几口,皱着眉头离开。 黄山离开后,杨玉花的目光转到李阳身上:“李阳,我最后问你一句,这五百八十块,你现在拿不拿得出?” “拿不出。”李阳很是老实的摇头。 五百八十块,这对他来说是比巨额数目,这时候他到哪去弄。 “既然拿不出来,这婚你也别订了,以后也不用跟我家梅子来往了,免得村里人说三道四,坏了她的名声。” “这也是梅子的意思?” “没错。” “我不信,你叫梅子出来我要当面跟她说。” 黄秀梅这时候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说道:“李阳,我妈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你意思是没有这五百八十块,这婚也不订了?”李阳的声音提高了起来。 “不订。”黄秀梅回答得很果断。 “你确定?” 黄秀梅点点头:“确定,我妈养我这么大不容易,多要几百块你都舍不得,我以后要是跟了你,那还不得饿死。” “秀梅,这不是钱的问题,如果当初说好多少我会想办法去搞,现在你临时加价,这么大的数目我到哪里去搞,李家村距离这里好几里地,我就算回去借也来不及。” “那是你的事情,总之没有钱我不会跟你回去。” 黄秀梅的态度非常的坚决,似乎铁了心,要拿到这五百八十块。 “既然这样,那这婚我不订了,你爱嫁谁嫁谁。”李阳一把拿回桌面上的八百块,转身就走。 两女人临时加价,显然是故意了,他受不了这个憋屈。 “李阳,你一定会后悔的。”杨玉花气的直跺脚。 黄秀梅脸上则是没有什么变化。 “妈,你气什么,这不是咱们想要的结果吗,现在跟李阳掰了,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跟刘峰处对象了。” 杨玉花说道:“我是气那八百块啊,早知道先收钱起来再跟他谈。” 李阳骑着生锈的单杠自行车,口袋揣着八百块,一路颠簸着回来。 农村都是泥土路,到处坑坑洼洼很不好走,几里地的路程,李阳差不多用了一个小时才赶回来。 李阳的家是一间九十平米的瓦房子,一个大厅两个房间,他跟二叔一人一个。 为了给李阳订婚,二叔还特意花了几块钱买来石灰,从新涂抹一层。 李阳远远就停下自行车,摸出口袋那一块钱一包的醒宝香烟点着,看着那翻新的房子,双眼泛红忍不住直掉泪。 二叔大半辈子都是为了他,为了撮合他跟黄秀梅更是操碎了心。 现在黄秀梅没有跟着回来,李阳担心二叔会承受不住打击。 一根香烟抽完,李阳硬着头皮推着自行车回来。 门口点上了鞭炮,邻居们都围了过来,想看看李阳未过门的婆娘长得啥样。 “散了,都散了吧,这婚不订了。”李阳说着推着自行车边挥手边往里走。 所有邻居亲戚听到这话都愣住了,过了许久才围过来七嘴八舌的询问。 “都回去吧,没什么好说的,人家看不上我。”李阳直接走回自己的房间,将门关了起来。 二叔李德高拿着水烟筒吧嗒吧嗒的抽着,皱巴巴的老脸皱成一团。 闷了几口烟后才抬起头,朝这些邻居挥手:“大伙都散了吧,那些弄熟的酒菜一人一份,分了。” 这些邻居听到这话,都各自散去,酒菜没拿。 亲戚们则是将酒菜打包好放着没吃,等李德高出来处理。 农村家庭用不上冰箱,农村人的酒席,多半都是用碎冰装进泡沫箱里保鲜。 李德高走进李阳的房间,看着闷头抽烟的李阳,眉头又是紧皱了起来:“怎么回事?” “叔,我对不住你。”李阳将口袋里的八百块递回去。 李德高没有接钱,敲了敲水烟筒,又拿起烟丝塞进去点着,闷了几口抬头看着李阳:“到底怎么回事,秀梅怎么没有过来?” 李阳说道:“临时加价,要加五百八十块,这个时候我上哪去搞这么多钱,看她们的态度这婚也不想订,我索性拿钱回来了。” “五百八十块。”李德高叹了一声,又闷头抽烟,额间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寒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