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命风水师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添三爷 简介:算命这个行当流传已久
爷爷十六岁给人算卦,每算比中,一生从未失手
直到爷爷死后,诡异的事情接二连三,我也遇到了改变一生的贵人
从此,正式踏入神秘的江相派…… 角色:刘叔,邱月 天命风水师

《天命风水师》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喜杠叫


我爷爷十六岁给人算卦,每算必中,一生从未失手。

但今天,他死了。

从学校回来的路上,我一滴眼泪都没掉,可进了祠堂,看到爷爷穿着寿衣躺在棺材里,我这眼泪就止不住了。

爸妈走得早,爷爷一手把我拉扯大,是我最亲的亲人。

见我哭得伤心,村长刘叔走了过来,叹了口气,道:“轩子,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节哀啊……”

有他这句话,一旁的刘婶也接了话茬,“是啊,轩子,你爷走了,村里就你懂些门道,你得打起精神,让你爷入土为安。”

我抹了把眼泪,强打起精神,点了点头。

打我五岁开始,爷爷就传授我风水算卦的本事,到了是十五六岁,每逢我爷被那些大人物请去算卦看风水,村里的红白事就由我来操办。

可我没想到,我都还没结婚生子,就办起了爷爷的丧事。

“叔,我回家拿些家伙事,一会就过来。”

我跟张叔交代了两句,转身就出了祠堂。

进了家门,我一看到院子里的藤椅,就有种错觉,好像爷爷会从房间里出来,拿着旱烟坐在上头摇。

可我心里清楚,不可能了,爷爷没了。

我吸了吸鼻子,闷着头进屋收拾家伙事,刚想出门,突然意识到一点。

家里的狗跑哪去?

“黑子?黑子!”

我朝着院子喊了两声。

别说是狗了,周围静得可怕,连牲畜棚的鸡都不应我。

“怪了,这家里怎么连点声都没有?”

没等我细想,隔壁院子的寡妇邱月就进了门。

邱月比我大一岁,十七岁嫁到村里,当天夜里,男人就去了,平时两家也互相照应着。

今天爷爷走了,她也没少哭,到现在眼眶里还噙着泪。

“轩子?刘叔让我来看看,你东西拿上了没?”

“拿上了。”

我低着头,心里百般滋味。

“轩子……我知道你难受,爷爷去了,以后姐陪着你,咱们都是一家人。”

邱月说着,伸手抱住了我。

这一刻,怀中之人软弱无骨,触感温润柔软。

不知道是有意无意,她的大腿,恰好蹭到了……

我心里咯噔一声,连忙推开了她,借着拿家伙事的理由,溜进了里屋。

等心情平复下来,我才拿着家伙事出来,跟着邱月去了祠堂。

到了祠堂,刘叔见我一来,就凑上来问道:“轩子,现在咋整?直接下葬吗?”

我捏着手指算了算,“风水之法,得水为上,这背山面水之处,咱村就东边那块地最佳。恰逢今日是十月二,申时下葬为大吉。”

“这样,现在离申时还有两个小时,八仙起棺送莲花宝穴。”

说起这莲花宝穴,就是风水中的术语。

分辨莲花地的技巧也很简单,以穴星为中心,上望四方,周围之砂无一空缺,恍如莲花花瓣,层层护穴。

但是,莲花地又分为四种,一为倒水莲花,二为出水莲花,三为吊水莲花,四为水荡莲花,想要葬好莲花地也不容易。

这莲花地有花瓣护穴,难辨来龙之势,又不易定下青龙白虎的方位,万一下葬的方向错了,那好穴也变成了死穴。

不过,这点我倒不担心。

跟着爷爷学了十几年的风水,这莲花地的规矩,我五岁就倒背如流了。

当即,我冲着外头一招手,村里的八仙就进了门。

这八仙的意思,就是八个抬棺人。

抬棺人基本是已婚的中年男子,身强体壮,阳气也没有未婚的大,不会冲犯阴灵。

从我十五六岁起,白事抬棺就少不了他们,这生辰八字还有生肖属相,我心里都一清二楚。

虽然没有犯冲的属相,可别的忌讳,我还是得多嘴说上两句。

“叔伯们也是老师傅了,这行规也清楚,月不抬五棺,手不碰门框……”

“喵呜——”

哪知,我话音还没落下,一只黑猫尖锐的叫声划破灵堂。

我瞳孔一缩,想也没想就护在了棺前,生怕这黑猫跳进棺材里。

要知道,这死尸吸了阳气,就会变成活尸,祸害一方啊!

早年,网上流传的猫脸老太太,就是个典型的例子!

我警惕地盯着黑猫,那黑猫也睁着绿幽幽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看得人毛骨悚然。

紧接着,它身子一跃,窜进了八仙队伍中。

啪嗒!

下一秒,就有一人摔在了地上,脖子上的玉也裂成两瓣。

那人我认识,是刘叔的小儿子刘长生。

以前这事都是长生的大哥刘成俊干的,但刘成俊今年腿脚犯了病,就把吃饭的手艺活交给了小弟刘长生。

我皱了皱眉,隐隐有些不安。

黑猫入堂,碎玉挡灾……

难道,今天不宜下葬?

“长生,你怎么回事呢?一只野猫就给你绊倒了?少说也三十岁的人了,干活还咋咋呼呼的!”

刘叔斥道,催促着刘长生赶紧抬棺。

我越想越不对劲,伸手拦下了他们,“今天有些邪门,缓两天再下葬吧。”

“这怎么行!”

暮地,刘叔这一声喊,把我吓得一激灵。

奇了怪了,他反应那么大干嘛?

我走到刘叔面前,解释道:“猫为阴,黑猫鬼使勾生魂,八仙未出身先倒,这为不吉……要是路上落了棺,喜杠叫,那就犯了大忌,死又死啊!”

“轩子,你还年轻,做事不必这么谨慎,之前你爷也碰到这种情况,都是直接抬的。”

刘叔的眼神有些躲闪,又道:“而且,这天气热了,你忍心把你爷搁在祠堂两天吗?俗话说得好,百善孝为先,就算真有点什么忌讳,阎罗王也会念你一片孝心,不会太追究的。”

趁我还在犹豫,刘叔自作主张,对着八仙说道:“起棺吧!”

“这……”

我急忙转身,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八仙将喜杠架在肩上,身子一用力,棺材渐渐离了地。

算了,离地的棺材回不去。

我也只能祈祷一切顺利了。

“哎,见鬼了,这棺材怎么突然沉了不少?”

这时候,抬棺尾的刘长生嘟囔了一句。

那声音不大不小,听得我浑身发凉!

糟了!

这沉棺要出事啊!

八仙的马步都没站直,棺材就咯吱咯吱响个不停。

随着刘长生话音一落,那棺材骤然一沉。

啪嗒!

尾棺的喜杠断了!

喜杠一断,八仙就受不住力了,整个棺材往后倾斜,偏巧压在了刘长生的身上!

这刘长生脑袋着地,身子抽搐了两下,就没了动静……

直接被压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命风水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