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夏染雪 简介:那一世,父亲为她战死杀场,万箭穿死,大姐为她护清白,赔尽一世。而她为他素手调香,为他敛尽天下财富。更为他逼死大哥,令大哥被五马分尸,死无全尸他却砍断她的十指,断她手腕,将她乱棍打死。娘说,娘的小阿凝,娘希望这一世会有被人如宝似珠的对你,为你挡去所有的疼痛,为你遮去所有的风雨,娘更你一生都是不知道何为疼痛,可是她却全身骨头碎裂,皮肉之下,仍可见那截断碗中的森森白骨。... 角色:娄紫茵,沈清辞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夏染雪小说第四章更新

第四章 娘没了

沈清辞摸了摸娄雪飞已经变冷的脸颊,她坐了起来,将娄飞雪枯瘦如干柴一般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脸上。 “恩……”她用力的点头,“娘亲,阿凝不怕,阿凝会听爹爹的话,会喜欢哥哥姐姐,阿凝会一辈子记着娘,阿凝会记着娘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 娄雪飞的双手颤了颤,轻轻的摩挲着女儿的小小的脸。 “这样就对了,”她笑了,那笑有些恍然,却也是安慰着的,她的阿凝好像长大了,好像她也可以走的安心了,甚至是不是能够含笑九泉了。 “阿凝,听娘说……”她咳了一声,再是坚持着想要同女儿说完这最后的话,她真的感觉自己的要不行了,可能再是不说,她就永远也是说不出来了。 “阿凝,娘亲放了一样东西,在家里菩萨的衣服里面,阿凝,记着要去拿……”她的眼睫落了一下,也是抖出了一些灰,似乎都是要看不清女儿的小脸了,就只有女儿抓着她的小手仍然是暖暖的,还有女儿身上淡淡的香气,就像是在枯黄的季节里面,那一份永不消退的生机,也是她所有的精力所托。 “阿凝不怕。” 她一直都是重复着这句话,哪怕是在她的弥留之际,也都是无法放下自己还小的女儿。 “娘亲,阿凝不怕,”沈清辞将自己小小的身体缩在了娄雪飞的怀中,娄雪飞的双手缓缓的放了下来,然后放在了女儿的小脸上面,而沈清辞连动都是没有动过半分,可是她却是悲哀的发现,娘的手已经越来越冷了,她拉住了娄雪飞的手,不时的帮她暖着。 “娘,不冷,阿娘给娘呼呼,娘就不冷了,”她不时的给娄雪飞的手是吹着热气,可是这只手却是来越是冰冷了,娘的身体不会再热,娘的眼睛不会再睁开,娘也不会再是说那一句,阿凝不怕。 这世上到底是有将她捧在手心里为宝的,是娘,是她的娘…… “娘,娘……” 沈清辞不时的大哭着,就像是要她唤醒一样,可是她已经听不到了。 沈醇正再是将自己的小身子缩在了娄雪飞的怀中,因为是娘,不怕,她一点也不怕,她只想要再是让娘抱抱她,她以后就没有娘了,也是不能再喊娘了。 她闭上眼睛,嘴里也是轻轻的念着一些什么,像是梵音一般的声音,一字一句,一句一语…… 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弥利都婆毗阿弥利哆悉耽婆毗阿弥唎哆毗迦兰帝阿弥唎哆毗迦兰多伽弥腻伽伽那枳多迦利娑婆诃…… 她哽咽了一句,声音几乎都是哭哑了,可是还没有停下,她为自己的娘念往生咒,她为自己娘超度,她送自己的娘上黄泉之路。 她活了,可是娘却是死了。 她再是坐了起来,拉着娘已经没有温度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脸上面,冰冰凉凉的,很难过的温度。 娘亲,阿凝不怕,阿凝不怕,阿凝请人送娘亲走。 她小心拉过了娄雪飞的手放在她的身前,再是用自己小手将她脸上的眼泪擦干净,可是她却是发现,塌边放着的那一块帕子上面,已经染满了血。 其实沈清辞知道,娘早就应该走了,大夫都是说了,早走了,早受些苦,可是娘却不是愿意,她一直在撑着最后的一口气,她在等人,可是最后那个人她仍然是没有等到,她也是舍不得还小的女儿,她想要多看女儿一眼,她还有很多的话要同女儿说,还有很多事想要让她知道。 沈清辞拿过了那块帕子,她将那块帕子一点一点的桑好,放在了自己心口处,然后爬上了那张简陋的木塌,再是拉过那床破被棉布,盖在了娄雪飞的身上, 然后她跪了下来,重重的磕了三个头,这才是跑了出去。 村头本就没有人,只有一间破旧的屋子,也就是她的家,而门口放了一个小碗,碗里还有半碗饭,沈清辞看了那碗饭一眼,然后跑了出去。 她用力的拍着一家农户的门,直到了门打开。 她扑通一直声跪在了门口,而后重重的磕了一个头,这是上辈子对她最好的一家人,在她娘去世之后,也是一直的照顾还小的她,也是他们帮忙埋了她娘,可是当他们过去时候,她娘的尸体已经发臭了,因为没有人知道娄雪飞死了。 而那时还是小小的她,也只是知道以为娘睡着了,一直都是没有醒,直到了后来,她才是知道,原来她娘这一辈子也都是不可能再醒过来了。 她抬起脸,就见里面走出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精干妇人,而她一见沈清辞,也是吓了一跳。 这不是娄娘子家的小清辞吗,怎么了,怎么跪着了,她连忙的想要扶起沈清辞,可是沈清辞却是重重的将自己的头磕在了地上,那咚咚的一声,几乎都是将人的心给磕碎了。 “婆婆,阿凝的娘亲睡着了,不醒了,婆婆帮帮阿凝,求求婆婆帮帮阿凝。” 她边说,边是不断的磕着头,村子里的人都是避她们母女如毒蛇猛兽。 因为娄飞雪病了,她的病久治不愈,也不知道是谁传出的,说是她的病会传染,所以村子里的都是人都是怕,那病会传染给自己,所以就让她们母女两个人住在村子最远最烂的破屋里面,就连吃饭,也都娄雪飞用身上的物件换来的,他们送到门口,直接就走了,就连多走一步都是害怕,都是嫌弃。 而现在她能求也就只有这家人,其它的,根本就不会对她开门,她上辈子试过了,她快死了捡着地上石头吃之时,她敲过别人家的门,没有人一个人给她开门,也没有一个人会给她一口饭吃,她被人打,被人骂,她一个人躲在躲着喊着哭着要娘,她抱着娘的墓碑饿的大哭,后来还是这个牛婆子看不过去,将她带回了家,给她饭吃,给她水喝,给她地方睡。 直到爹来了,爹来接她了,她跟着爹走了,可是却是忘记了还人家的一饭之恩…… 她要让娘入土为安,她要活下去,她要让黄安东和娄紫茵生不如死,她要好好的保护爱人,还有她身边惨死的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