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她儿砸被大佬盯上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恩很宅 简介:【隐形大佬vs超级大佬,生了一个天才大佬】18岁不谙世事的乔大小姐,被继母继妹联合算计,搞得身败名裂,赶出了乔家大门!7年后,涅槃重生的乔大小姐带着一只小神兽,回来报仇了!众人嘲讽:她还有脸回来?居然还带着一个拖油瓶?!吓?谁是拖油瓶?本神兽生气了,后果很严重!一时之间,南城人心惶惶,不得安宁!乔大小姐:给我低调点!小神兽不满:为什么?乔大小姐:老娘还没享受到过程,游戏就TM... 角色:乔箐,乔芜

《她儿砸被大佬盯上了》最新章节列表 恩很宅小说在线阅读

第004章 前男友,一对狗男女

乔箐从乔老爷子的书房离开。 她往自己房间走去。 脚步,突然顿了顿。 曾经爱得死去活来的前男友燕轩,就这么气宇轩昂的站在她面前。 他们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上高中时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感情一直很好,即使也经常会拌嘴吵架,但都是小情侣之间的打情骂俏。 池沐沐以前老说,也就只有燕轩这种绝种好男人才能够受得了她的脾气,燕轩真的是爱惨她了!谁知道,没过多久燕轩和乔芜就上床了,上得,全城皆知。 这脸打得真是极痛。 而那时。 她被挖了墙角,所有人却觉得那个受害者是乔芜,这就是林清雯的能力。 当年的她还因为不甘心在乔家在上流名门之中狠狠的闹了一场,闹得乔家无颜,闹得她身败名裂。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她扬言一定要睡了燕四爷,让燕轩和乔芜那对狗男女,见着她叫她“婶婶”。 以前那些事情不想再回忆了,总之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 好在这些年,她学聪明了。 不再这么为所欲为,学会了置之死地而后生! “箐箐。”燕轩开口,声音还是那么柔软温和。 乔箐看着他,带着一丝笑容。 清清淡淡的笑容,看不出来一丝情绪。 “这么多年不见,你过得还好吗?”燕轩关心的问她,像朋友一般拉着家常。 乔箐说,“和你也没什么关系。” “毕竟我们相恋一场,我也希望你能过得幸福。” “燕少爷难不成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被突然叫回来?”乔箐眉头轻扬。 “吴昶升确实不是什么好人。” 乔箐淡漠。 “如果不是当年我们之间发生那样的事情,你也不至于落到现在的地步。” “燕少爷不必表现得如此自责,能够和你撇清关系,我很高兴。” “还是这么死鸭子嘴硬,当年要不是你的性格,我也不至于被乔芜勾引了。”燕轩脸色有些微变的说道。 所以……你出轨,你还有理了! 乔箐说,“在我看来,嫁给吴昶升,也比嫁给一个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男人好。” “何必还这么逞强,你要是真不愿意,你好好求我,我可以帮你。”燕轩还一脸诚恳的模样。 乔箐就这么笑了一下,带着鄙夷的笑容转身直接走了,显得不屑一顾。 燕轩脸色有些难看。 本来,他对乔箐还有些同情的,当年虽然真的被她闹得很难堪,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也渐渐释然了,却没想到,乔箐现在对他这么的无视。 装的吧?! 故意伪装的! 他看着乔箐的背影,冷声说道,“如果不是你连手都不让我碰一下,我当年至于和乔芜发生关系吗?” 乔箐脚步顿了顿。 燕轩冷讽,“以前的矜持呢?以前的高傲呢?现在却带着一个儿子回来。乔箐,你不觉得你很作吗?” 乔箐转身面对燕轩。 在看着燕轩身后的人时,原本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她拉出一抹绝美的笑容,她说,“所以没能睡成我,就去睡了乔芜是吗?” 燕轩皱眉。 乔芜也这么狠狠的看着乔箐。 在燕轩还未开口的时候,乔芜声音甜美的说道,“轩,你和我姐在聊什么?” 燕轩停顿着没有说话。 乔芜上前,非常亲昵的挽着燕轩的胳膊,就是一副小女人模样,一脸娇容。 “很久没见,闲聊了几句。”燕轩对着乔芜宠溺的笑道。 乔箐就这么淡漠的看着他们之间那如胶似漆的互动。 她那一刻嘴角依然带着一抹笑容,笑得很美。 两个人打情骂俏了一会儿,乔芜才似乎想起乔箐,“姐,你终于回来了,我真的好想你,当年要不是我……都是我不好。” 下一秒,眼眶就红了。 乔箐就这么看着她,不动声色,嘴角还是那抹淡淡的笑容。 笑得乔芜有些不是滋味。 乔箐这女人到底什么意思!她的笑容是在讽刺吗?! 有些尴尬的空间。 乔箐开口道,“坐了一天的飞机,我回房休息了。” 不搭话,没情绪,转身就走了。 乔芜冷冷的看着乔箐的背影,她转头对着燕轩,“你觉得她是不是变了?” “应该是得到了教训。”燕轩揣测。 乔芜冷笑了一下,“想来,也是学乖了。” 学乖了还好。 要是不乖,这次绝对不是赶出家门这么简单了! …… 乔箐之所以不搭理乔芜仅仅只是因为,一对狗男女而已,在他们身上耽搁一秒钟她都嫌浪费。 她回到房间,推开房门,看到乔治乖乖的坐在大床上,小短腿在床边摇晃着,一个人无所事事的在等她。 乔箐问他,“困了没?” “有点。” “洗澡,妈妈陪你睡觉。” “哦。”乔治从床上爬下来。 乔箐给乔治准备衣服。 乔治从小就很独立,6岁就基本上生活自理了。 所以他自己走进浴室自己放洗澡水自己冲洗。 乔箐推开浴室的门看着光溜溜的儿子。 乔治猛地捂住自己的身体,脸红透了。 “害臊什么。”乔箐笑。 天才儿童,也会有不为人知的羞涩。 “男女授受不清,妈你出去。” 乔箐耸肩。 她慢悠悠的走出浴室,她只是怕他不习惯这里的一切。 想来。 她习惯吗? 可是这重要吗?! 她不过是回来,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