糙汉与甜妻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苏颜贺棘)

《糙汉与甜妻》 小说介绍

【甜宠】
工地旁边的小破楼里有个小姑娘,长得又乖又甜。
贺棘一连看了好几天,终于按耐不住小心思,把她家的空调弄坏了。
本来就想着修空调的借口近距离看上两眼就成,可谁想一靠近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看着对方白净的脸和怯生生的眼睛,他寻思着,这么乖的小姑娘,不娶回家宠着,也太对不起自己了。
【糙汉子包工头贺棘&乖软小包租婆苏颜】。书中主要讲述了:苏颜的脸瞬间就红透了,掐着下巴的手滚烫,她好像被灼伤了一样。把脸扭开,她缓声道:“西瓜已经切好了,你慢慢吃吧!”她的脸都快比刚切出来的西瓜还红了,贺棘舔了舔嘴唇,突然觉得这西瓜一点都没有诱惑力了。吃什……

《糙汉与甜妻》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苏颜的脸瞬间就红透了,掐着下巴的手滚烫,她好像被灼伤了一样。

把脸扭开,她缓声道:

她的脸都快比刚切出来的西瓜还红了,贺棘舔了舔嘴唇,突然觉得这西瓜一点都没有诱惑力了。

吃什么西瓜呀?把这小孩吃了岂不是更甜?

他眼神黯了黯,思索着这个想法的可行性。

他身上的温度比常人的高,站得那么近,苏颜都能感觉到她的体温了。

心脏开始急剧跳动,屋内的温度好像在不断升高,连空调都吹不散身上的燥热。

苏颜说完就绕过他往外走,脚步凌乱,颇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贺棘靠着桌子,把烟点了,烟雾缭绕中,一声轻笑传了出来,在寂静空旷的房间里尤其明显。

第二天,面条已经吃完,早上拿了西瓜撑着,到中午的时候苏颜实在坚持不下去了。

拿了钱,出门的时候正好碰上回来的贺棘,她犹豫了下,没有说什么,贴着墙快步下楼。

贺棘挑眉,寻思着他也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啊,她怎么一副老鼠见了猫的样子?

从楼梯口的窗户往外看,见她出门后往脸上戴了个口罩,他抬头看了眼挂在头顶的火红太阳。

这么热的天还戴个口罩,不怕把自己闷死?

打包回来的午餐也顾不上吃,放好之后他就跟了出去。

苏颜没多远,炸街声传来,快到眉头都没有来得及皱起,一辆摩托车就稳稳停在她前面。

看着坐在上面的人,她想,这个人迟早会被左邻右舍揍一顿。

也不知道改装这车有什么用,除了扰民还是扰民。

这车在路上跑时,难道就不会被交警抓?

站在这么大的太阳下都能走神,贺棘也是没脾气了,喊了一声,

他拍拍后座,示意苏颜坐上来。

这辆摩托车很高,都到她腰上了,炫彩黑,在阳光下还反着光。

想到它的大嗓门,苏颜往后退了两步,全身心都在拒绝。

贺棘:……

看着离他们不足米远的小型超市,贺棘咬咬牙,把车停在一边。

兜里只装了块钱的苏颜:

就一百块钱,买不了多少东西,用不着帮忙的。

贺棘就好像没有听到她说的话一样,把车停好后正过来,对她抬了抬下巴。

看样子他是铁了心要跟自己去了,苏颜没有再说什么,咬着下唇,闷头快步往前走。

进了超市,贺棘推着车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小媳妇儿似的苏颜。

见他走到生肉区,往车里扔了两盒一斤重的牛肉,苏颜捏紧了兜里的钱。

早知道这样,就打死也不让他跟着了,她兜里的钱都不够买这两盒牛肉的。

为了等会儿付钱时不出丑,她决定还是老实点交代比较好。

贺棘又看中了一条新鲜的排骨,伸手正要拿,衣服就被人扯了扯。

他侧头看去,身后的小孩皱巴着脸,另一只手攥着一百块钱,怯怯地递过来。

贺棘被她气笑了,手转过来,在她眉心轻轻戳了一下,

他一个大老爷们儿,就舍不得那点钱?

他语气虽然不怎么好,但动作却是带着宠溺,苏颜愣了下,默默收回手。

她还是下午再去菜市场买吧。

贺棘心里没有数,没有看货架上的价格,反正是看中了的东西,就双份往推车里扔。

在超市逛了不到半小时,他就已经把推车放满了,结账时,他还不忘和工作人员吐槽推车太小。

看着装满四个塑料袋的东西,苏颜觉得不是推车不够大,而是他的心太大了。

买这些东西,花了一千多块,都顶得上她一个月的菜钱了。

看他一手提着两个塑料袋依旧那么轻松,苏颜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胳膊,想着自己是不是吃得太少了。

如果多吃点东西,说不定就不会两年都没有长过一斤肉了。

上了三楼,贺棘特别自然地等在苏颜门口,抬了下下巴,示意她赶紧开口。

他一副要把手上的东西放自己家的架势,把苏颜吓得都不敢开口了。

那么多东西,又不全是菜,她要是真的开口了,花一个月的钱却吃不够一个月,就真的亏了。

最重要的是,她刚收到的房租都没有捂热呢,还不想那么快就花出去。

贺棘什么人没有见过,就她那点小心思,他早就摸得透透的了。

不就是不好意思收这些东西嘛,他还偏下不让她如愿了。

这些东西,他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放进她的冰箱里。

说到这,苏颜想起他回来的时候,是拿着外卖的。

可他现在就好像是忘了一样,一点要回去吃的样子都没有。

苏颜悄悄抬头看他,没想到却被抓了个正着,看到他眼里的揶揄,她小脸一红。

这回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她拿钥匙开了口,任由贺棘像个主人一样走了进去。

她出去时没有关空调,进门被冷气一吹,她就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

贺棘把东西放下,把空调温度上升了几度,

苏颜乖乖应了一声,去拿毛巾擦了脸,从卫生间出来,看到已经把东西埋进厨房的贺棘,她心都提起来了。

冰箱根本就是空的,如果他打开了,那自己刚刚说的话不就被戳穿了?

眼看他朝冰箱走去,苏颜下意识喊了一声,

贺棘停住脚步,抬眼朝她看过来。

贺棘今天没有干什么,身上没有沾灰,汗也是刚刚顶着大太阳回来时出的。

要是平时,他肯定不会回去换洗,但现在在小孩香喷喷的房子里,他的心就动摇了。

小说《糙汉与甜妻》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