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宗地府造反,我被无常勾魂全本免费阅读,崔无天凌云曦小说全文

《祖宗地府造反,我被无常勾魂》 小说介绍

“阎王老儿快开门!”
“你爹回来了!”
他,一个梦境敲开了地狱之门大闹地府。
开局却被黑白无常勾魂!
“少主,你祖宗在地府反了!需要你支援!”
崔无天嘴角一阵抽搐。
“用钱还是用人?我给他烧过去?要不烧俩氢弹?”
“这次动静搞得有点大,少主还是跟我们地府走一趟吧!”
“喂!能不能等我考完试……”
噗通!正在考试的崔无天一头栽倒在地,考场瞬间大乱!
“啊……崔无天死了!”
“粗大事了,快去找校长!”
“这小子可是学霸!快趁乱抄他答案!”
崔无天炸了!
“抄我答案这还了得!”
临走之前诈个尸吓死这群王八蛋……。书中主要讲述了:“喂!阎王老儿快开门!”“哐!”“你爹回来了!”“哐!”崔无天冲着地狱大门用力的踹了两脚。“汪!”“呜……汪汪汪!”一条凶神恶煞的三头地狱犬冲着崔无天一阵狂吠。“狗蛋儿消停点儿,你又想被爆菊是吗?”狗……

《祖宗地府造反,我被无常勾魂》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崔无天冲着地狱大门用力的踹了两脚。

一条凶神恶煞的三头地狱犬冲着崔无天一阵狂吠。

狗蛋儿是崔无天给三头地狱犬取的艺名。

听到爆菊两个字,三头地狱犬瞳孔猛地收缩了几下。

六只大眼睛充满了恐惧。

扑通一声坐在地上,把后庭压的死死的。

小屁屁在地上一顿蹭。

直到蹭出一个足以包裹屁股的小坑这才松了口气。

崔无天又重重的踹了地狱门一脚。

崔无天长叹一声,一脸幽怨的看向地狱大门。

地狱大门外形像一个张开猩红巨口的血色骷髅头。

左右各有两颗长达十米的獠牙向四方刺出。

骷髅头空洞的双眼闪烁着红色的火光,仿佛两盏幽冥地火照亮了地狱门前的空地。

骷髅头骨上颚位置倾斜悬挂着一块黑色匾额,上面用鲜血扭曲的写着地狱两个大字。

两块墓碑分立地狱大门两侧,上面用鲜血写着两行大字。

整个地狱大门处处弥漫着死亡的气息。

唯一有点生机的就是长满两侧阴路的红色彼岸花。

红色彼岸花无风自动,虽然富有生机,但却更为阴森的地狱平添了一抹妖异。

崔无天走到三头地狱犬近前,摸了摸正中间的狗头,轻声说道。

三头地狱犬是十八层地狱的看门狗,虽然很凶恶,但却很有灵性。

每次和狗蛋儿的交流感情都很有趣。

崔无天已经习惯了梦里招猫逗狗的日子。

狗蛋儿蹭的一下坐直了身体,三个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王八蛋才要和你这个牲口培养感情。

六只狗眼瞪得铜铃般大小,一副见鬼的表情。

崔无天一挥手,三朵红色彼岸花悬停在胸前,缓缓的旋转着。

这是崔无天在梦中的兵器,只要心念一动,就能随意操控红色彼岸花,甚至改变彼岸花的形态。

三头地狱犬六只瞳孔一阵疯狂的收缩。

训练有素的拉开了架势。

一只后爪站立起来,另一只后爪死死的捂住后庭,两只前爪疯狂挥舞,仿佛一条成精的狗在表演金鸡独立。

三头地狱犬眼神中的恐惧是来自灵魂的颤抖,因为他知道他又又又要被爆菊了!。

崔无天嘴角噙起一丝笑意,心念一动,三朵红色彼岸花一共二十七片红色花瓣片片飘落。

化作二十七柄薄如蝉翼散发着寒芒的花瓣飞刀,整齐的排列在崔无天的面前。

二十七柄花瓣飞刀瞬间飞了出去,封锁了三头地狱犬的八方退路。

狗蛋儿不愧为地狱狗王!看似笨拙的身体动若脱兔,快如闪电。

连续几次辗转腾挪以后,竟然毫发无损的坠落地面,姿势漂亮的帅到掉渣。

四只狗爪踩住四柄飞刀,躲开二十柄飞刀,最帅的是,嘴里竟然叼了三柄飞刀。

崔无天有些惊愕。

三头地狱犬也非常激动,这是不到一年时间里第一次成功躲开二十七柄花瓣飞刀。

得意忘形的地狱犬冲着地狱大门的方向摇了摇尾巴。

刚好露出了后庭。

崔无天邪恶一笑,挥手间十朵彼岸花飞到面前。

九十瓣红色花瓣从花枝脱落,瞬间化成一把红色长弓和一支红色箭矢。

崔无天趁着三头地狱犬摇屁股的空挡长弓拉满。

花瓣箭矢准确刺入后庭。

为了美观,崔无天还特意让箭矢的尾部保持一朵完整的彼岸花形态。

这一朵彼岸花刚好堵住后门,那画面看着酸爽中透着凄美……

三头地狱犬疼的跳起三米多高。

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双眼布满血丝。

一声惨叫无比惨烈,胜过十八层地狱的哀嚎。

一滴鲜血从花瓣上滑落,与红色彼岸花交相呼应,让彼岸花更添一抹妖异。

狗蛋儿弱弱的看了看地上的鲜血,眼神中充满绝望。

完了,又爆出血了。

崔无天忽然诗兴大发。

狗蛋儿伸出两个前爪,无奈的拍着巴掌。

狗蛋儿同时翻了六个白眼儿。

违心的巴掌声回荡在地狱门前。

狗蛋儿心道。

由于屁股上插着箭矢,地狱犬的尾巴根本不敢落下,只能撅起老高。

那一朵绽放的后庭花是如此的醒目。

崔无天满意的点了点头。

花瓣弓箭化作漫天花雨飘落在地。

三头地狱犬松了口气,今天的折磨终于结束了。

崔无天冲着三头地狱犬勾了勾手指。

狗蛋儿一激灵,不顾后庭钻心的疼痛,闪电般冲到了崔无天的身边,扑通一声趴在地上。

对于狗蛋儿来说,崔无天在他心中比阎王还要恐怖。

崔无天纵身一跃,跳上了狗蛋儿的背上。

背靠中间的狗头,双臂压在两侧狗头上,舒舒服服的闭目养神。

憋屈的狗蛋儿只能被迫变成了崔无天专属的狗头沙发,一动不敢动。

只是翘起老高的尾巴,和绽放在后庭的红色彼岸花,还有不断滴落的鲜血,让这幅原本和谐温馨的画面显得格外诡异。

崔无天手中拿着红色彼岸花研究了起来。

据说红色彼岸花代表着冥王的审判。专门克制地府鬼怪,就连黑白无常都对红色彼岸花充满了敬畏。

所以小小花瓣所化的兵刃连三头地狱犬的防御都能破开。

地狱门忽然开了。

一黑一白两个鬼影正从地狱中急速走了出来。

一个满面笑容,身材高瘦,面色惨白,口吐猩红的长舌,一袭白衣,头戴白色长帽,白帽写有四字,手中拿着一根像极了鸡毛掸子的白色哭丧棒。

另一个面容凶悍,身宽体胖,个小面黑,一袭黑衣,头戴黑色长帽,黑帽上写有四字,手中拿着一条上有弯尖钩和钩爪的黑色勾魂索。

这两个人正是世人皆知的黑白无常。

崔无天慵懒的伸了个懒腰。

一听动静就知道是黑白无常又要去阳间勾魂了。

只是不知道今天是哪个鬼魂又要倒霉了。

崔无天刚准备和黑白无常打招呼,却率先被这两个货发现了。

崔无天瞳孔猛的收缩一下。

小说《祖宗地府造反,我被无常勾魂》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