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远古种田做兽医林淡淡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穿到远古种田做兽医》 小说介绍

空有神医系统!
却不认识一味草药!
淡淡的忧伤。
系统:别害怕,药效可以独立存在。
林淡淡可不想被打死。
于是乎……
林淡淡随手做了一桌火锅:“治疗便秘的。”
哎哟,经常熬夜的情敌来了呀。
林淡淡眯眯眼:“这一堆东西拿去涂抹在身上,每天三次!涂三天,药到痘除!”
情敌眼睛红了:“林淡淡!这明明就是狗shi!”
林淡淡双手叉腰:“两个榴莲,慢走不送。”
天下何处不狗shi?
情敌愤然离开。
几天后,两个榴莲摆在了林淡淡面前。
拥有神医系统,却医不好自己的一个感冒?
本以为穿到了过去,谁知竟然是将来!!
所有的机缘巧合,竟然都是局!
到底什么才是真实?
谁又操控了谁?。书中主要讲述了:“丢死人了!”青幻部落的人齐齐抬头看。天上就跟下冰雹一样砸了几个人影下来。以往也掉下来奇奇怪怪的人,不过大多数都直接死了,最长的也就活了三天左右。初步估算,有一个落在了青幻部落内。“是神派人来救我们了……

《穿到远古种田做兽医》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青幻部落的人齐齐抬头看。

天上就跟下冰雹一样砸了几个人影下来。

以往也掉下来奇奇怪怪的人,不过大多数都直接死了,最长的也就活了三天左右。

初步估算,有一个落在了青幻部落内。

老祭司五体投地,地上跪了一片。

不少年轻的异人却不以为然:

另一边。

眼前光影飞速变化。

一声重物撞击地面的声音。

【哒~】

【亲爱的挂比哟,请问是否绑神医系统?(萝莉音)】

你个der~

谁知道这系统是不是监视器,寄生虫?

话还没说完。

【绑定成功。(萝莉音)】

妈滴,说话说一半害死人。

为表示尊敬,先对天比个中!

【欢迎林淡淡玩家来到未来远古(温柔总裁音)】

远古就是远古。

未来就是未来。

未来远古什么意思?

未来出现的远古,还是远古的未来?

一觉醒来,四顾无亲。

她被当成罪人用来做穿越时空的实验,现在又绑定了个什么鬼火车系统!

林淡淡抬头看周围宛如原始森林,低头看被做成装饰品的监视脚环。

林淡淡爬起来,一肚子火:

热着就很烦躁。

林淡淡刚准备开骂,蓦地闭上嘴巴,捂住耳朵。

防护服已经分解了。

几条黑黢黢的蛇从林淡淡面前旁若无人,缓缓蠕行过来。

有一条甚至从林淡淡的脚面上蠕行过去。

触感干枯毛燥,从皮肤上路过有一种上课打瞌睡听到男老师指甲刮玻璃一样的灵魂刺痛感。

林淡淡看着蛇爬远了很久,才松了口气:

说是蛇其实也不准确。

它像蚯蚓一样,没有眼睛鼻子和嘴巴,但不分环节,有一些长短不一的类似于树根一样的硬毛足?

林淡淡淡淡一笑吸吸鼻子,

但她下不了马。

实验为了不影响历史,所以林淡淡被什么都没带。

这可真是太嘲讽了,不如让他们直接送死得了。

简直太蒙骗自己了,以为没有东西,他们就不能改变历史了吗?

机遇是点,生命是杠杆,他们的知识就是撬动时空的那双手。

林淡淡嘴角挂上一抹淡淡的微笑,

是报复,也是勃勃野心。

管它成不成功。林淡淡先放狠话。

【请林淡淡玩家激活神医系统。】

林淡淡:

【在不依靠本系统的情况下,成功治愈一例病即可激活。】

你指望一个煮饭都能食物中毒的人?

而且,她草药分不清,更别提异世草药性能可能发生改变。

林淡淡急得转圈圈,抓头发,想破脑袋去卡bug。

林淡淡勾唇鸡贼一笑。

手背上出现一道伤口–约一厘米。

治疗方式–涂点口水。

林淡淡满意了。

枯枝落叶被踩断的声音传来。

森林不远处,影影绰绰。

一个豪放的声音传来。

咋啦全世界都在说国话,各腔各调?

林淡淡立刻蹲下,乱抓了一块石头在手中。

晚了。

呼啦一下子,几个杀马特造型的人就出现在林淡淡周围。

林淡淡:怎么有一种拉屎被围观的感觉?

看到面前几个人。

莫名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眼泪从嘴巴流了出来。

人均两米,八块腹肌,宽肩窄腰,五官多深邃立体的混血感,随便拉一个都是哇啦哇啦美的野模。

林淡淡点评:穿着相当环保。就是意识还有待提高。

林淡淡:环保这种事情要做就要做彻底!

只见,他们腰上围着草裙、皮裙、树叶等一切可以展现劳动人民智慧的物品。

林淡淡心口很热乎:男人!全是男人!感谢大自然的馈赠~

神医系统:【有病!有病!有病!(萝莉音)】

林淡淡的视线里立刻看到在场一共五个杀马特,个个都被标红。

每个人的身上都有细小的虫子在游动,看得人眼睛疼痒。

林淡淡怀疑是她有虫影病。

而且林淡淡:并不想给别人治病。

别人或许只是有点病,她一出手恐怕药到病除。

顺便命也除了!!!

神医系统:【请宿主林淡淡珍爱生命。诊治他人可以延续你的生命。(温柔总裁音)】

林淡淡:滚你妈妈滴。有本事让我立刻死!

林淡淡:你为什么还有两个声音?变声器?我要听小奶狗!

神医系统:【抱……歉。暂不支持。(温柔总裁音)】

这个语气和声音像极了真人。

林淡淡:你是我的监视者?

系统沉默。

林淡淡:你是个会伪音的抠脚大叔?

系统:【不是。】

林淡淡哼嗯哼两声:那你就是喜欢我!

系统犹豫了一下:【你……开心就好。】

外面。

几个人看着林淡淡在白猛部落领地里,好急兽。

按道理,落到谁的地盘就是谁的。

落到他们部落的那个人是个雄性,已经死了。

林淡淡警惕地看着三个异人,开口第一句:

这是什么奇怪的要求?

说话的是一个金黄色波卷发的男人,叫金墨。

他五官立体深邃冷峻矜贵,眼神柔和,类似于沙漠的蜜褐色,宛如埃及壁画里的柔情神明。

一条黑色的臂环勒出傲人的麒麟臂的同时,多了些禁欲纯欲感。

金墨姿态优雅地朝朝林淡淡点点头。

于野蛮原始之中带着与生俱来的几分斯文优雅,似笑非笑地眯眼。

神送来的女人果然不一般,不是一般的好看。

整个人都蓄积着水分,洋溢着生命的气息,眼型锐利,眼神水灵怯嫩像一只不知危险的小鹿子,俏生生像一朵长在人心头带着刺的娇花。

一看就是家养的,千娇百宠长大的。

她也会和那个雌性一样成为神明吗?

如果是那样,那只有可惜了。

没人看见,男人金色的瞳孔里飞快闪过一丝杀意。

金墨唇瓣含笑,伸出瘦弱又遒劲的手指:

那只手,手指骨节纤细匀称,覆盖着粉白色的指甲,指甲干干净净规规整整,无名指和小拇指戴着一对镶嵌着红石头的石戒。

哄小孩子的语气。

腹黑男。

我呸。

狗东西想骗你大爷!

林大爷面对温柔的金墨神色反而像小猫咪一样戒备:

带我走有什么目的?

林淡淡想过逃跑,可明眼人都看出来她逃,别人追,她插翅难飞。

打一架呢?

对方这么强壮,万一他们打起来。

九二开。

她九分输,对方两分饱。

金墨折了一枝树枝不露声色靠近一点:

林淡淡接过树枝,一丝丝凉意从金墨身上传过来。

林淡淡不由地想起了蛇。

树枝上有一大片树叶刚好可以挡住一部分阳光。

呼吸间弥漫着劳丹脂和草木的清甜。

这里的男人也用香水?

笑一声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树上靠着一个拿条毛绒绒遮眼睛的白发男子,体态慵懒得像一只大猫。

阳光落在白色的睫毛上闪闪烁烁,绯红的唇瓣,高挺的鼻梁和清晰的下颌线最是抓人,这是一个把危险流露在外的人。

冷冽的语调。

金墨暗暗皱眉。

男子跳下树来,白发飘飘,露出一张精致细腻的脸,半睁的槿紫色的狐狸眼,雪肤红唇,眉心一条红痕,天生媚态,浓颜系美男一枚,腰上缠着两条毛绒皮带。

林淡淡目光全被那精细的腰上的毛绒绒吸引了。

好软软的手感!想摸摸~

不热吗?

白发男子耳后爬起一阵恼怒的薄红:

他最不喜欢那些雌性直白的眼光里,就好像脑子里只有繁衍一样。

寡言少语的暴脾气。

也不敢惹。

摸不成。

林淡淡抬头,有些失望:

白发男子更生气了。

既然说好看?

又露出失望的表情?

这不就是说他中看不中用吗?

白发男子极速看了一眼林淡淡,语气溢出一丝丝暴躁:

金墨从中圆场,

白尾也加入战局了。

林淡淡在和平年代生活久了,没他们敏感还没察觉到危机,摆手,随手一指:

白尾顺着林淡淡的方向一看,脸一黑。

那是他的尾巴!

怎么借?

尾巴这么重要的东西。

又在到处勾人!

勾到金墨一个还不够吗?

白尾还很讨厌娇生惯养的雌性,就像部落里所有雄性都得伺候她们一样。

林中传来一声鸟叫,好像是有人来了。

林淡淡惊恐地看到对面的人脑袋上弹起来两个毛绒绒的大耳朵:

白尾性格刚毅做事雷厉风行,一双狐狸眼看不到丝毫多余的媚态,只有冷漠、暴躁和凶狠,除了斜眼看人。

白尾睥了一眼林淡淡,大耳朵一转,走过去把林淡淡一下子提溜过来。

那一斜眼的轻蔑和媚态,就像在看一坨垃圾。

林淡淡被这么一看本来气鼓鼓的。

随后,艹我就喜欢他像看垃圾一样看我。

白尾单手抱起人拔腿就跑,弹跳力惊人得不像话。

耳边疾风飞驰,树木朝两边倒退。

林淡淡搂着只有一片叶子的树枝吓得恨不得挂在白尾脖子上,

白尾颠了林淡淡一下语气一本正经:

果然是娇生惯养的雌性,这么点风就经受不住了,也不知道多少雄性伺候出来的性子。

奇怪的是她的身上没有伴侣契约的气味,纯净得像清晨挂在花刺上的露珠,清新唯美又暗藏着侵略性。

白尾一口认定林淡淡就是个爱洗澡的花心雌性,速度更快了。

林淡淡哪里知道这些,她害怕得缩脚,恨不得马上离开。

白尾上翘的嘴角压了下来:

纳尼?

这句兽世异人经典的台词。

我们?

不要呀!

这里一看就医疗条件落后,生孩子会死人的!

太恐怖了!

她要选其他人。

有机会,她还得跑。

这个男的长得这么好看,可惜是个精神病。

她是噶他腰子,还是割他铃铛了?

这么不待见她。

还没有之前的金毛温顺。

林淡淡恨恨地盯着白尾紧绷的下颌线,转头刚好看到金墨他们不远不近跟在他们后面。

白尾冷哼一声。

没有几个雌性会喜欢金墨的原型。

金墨变化莫测,才是最危险的存在。

金墨歉意地看了林淡淡一眼,眼神专注,用嘴型说了三个字:

他们又是什么妖怪?

呸,异人。

林淡淡神奇地安静下来,身子软了下来。

不入部落,她一个人在丛林也活不下去。

那就先去看一眼吧。

她要选也选一个可以拿捏的。

林淡淡藏在白色的长发里,内心有些悲凉。

不知道接下来她会面对什么样的命运。

而且……

阳光好大,她好热,浑身没劲,还有点想吐。

但她不敢说,她怕坏脾气的白尾会把她丢下去。

养肥再吃?

她得问问在这里怎么样才算肥。

晕乎间鼻翼间一股紫罗兰的香味。

林淡淡迷迷糊糊没察觉到他们速度慢了下来,手一松。

白尾心头一惊,赶紧把人抱紧。

好险。

只是这个人越来越热,抱在身上像火炉一样。

他们这种长毛动物本身体温就高。

白尾打死不肯开口换人。

灰蓝色长发一个少年追上来。

少年鼓起勇气,卷翘的睫毛像蝴蝶一样颤抖着,小口小口喘着气,颌边的腮轻轻翕动着,星蓝色的眼眸倔强地盯着暴躁的白尾。

他陆行速度的确不快,刚才跑得匆忙脖子上的珍珠链还在摇晃。

他的眉心点缀着一颗蓝宝石,眉眼稚嫩脆生生的雾蒙蒙的,瘦瘦弱弱病怏怏的模样像是烟雨雾起中樱花。

白尾把林淡淡放在一块凉凉的石头上。

林淡淡脸颊上飞上两片红晕,粉扑扑的整个人看起来比花还娇嫩,手里还抓着金墨给的树枝。

金墨眼底的冷漠松动了一瞬间,站在林淡淡旁边挡住了阳光。

小说《穿到远古种田做兽医》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