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你家医妃说她穿书来的全本免费阅读,陆晏潇魏梓安小说全文

《王爷,你家医妃说她穿书来的》 小说介绍

本是司马大将军、柱国公府的千金,是先帝钦定的未来太子妃,却遗落民间。
一朝穿书女扮男装替父从军,从此上马打天下,下马行医救人。撕得了渣男、白莲花,可智斗可权谋,可宅斗可宫斗。
她纵横于敌军之中,斩敌首,护家园,揭开这皇宫里虚假的面纱,看盛世清白,看这江山如此多娇。
本是当朝太子,亦是战无不胜,立下赫赫战功的大将军,然一把烧了一天一夜源于东宫的大火将太多人的命运改变。生母被烧死化骨成灰,太子之位被废,朝中与他亲近大臣或被杀或被流放,远赴南燕征战,未婚妻又死于阵前。
种种打击让那个马踏温和的少年变成了性情冷漠如霜,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云阳王。
直到那个伤疤少年的出现。
直到所有的真相一一被揭开。。书中主要讲述了:一队身着铠甲外罩白色孝衣的将士踏着整齐归一的步子由远及近,白茫茫的一片,唰唰的声音仿如闷锤一般一记一记砸在人们的心尖上。大军的前面,白帆随风翻滚,一口黑漆棺椁由一辆四匹通体纯白的骏马拉着,咕咕而来。庄……

《王爷,你家医妃说她穿书来的》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一队身着铠甲外罩白色孝衣的将士踏着整齐归一的步子由远及近,白茫茫的一片,唰唰的声音仿如闷锤一般一记一记砸在人们的心尖上。

大军的前面,白帆随风翻滚,一口黑漆棺椁由一辆四匹通体纯白的骏马拉着,咕咕而来。

庄严、肃穆,沉重得令人窒息。

随着一声长长的喊唱,五花大绑嘴里被塞了破布条的陆晏潇被身后悍妇死死地按住跪于人群之中。

人群有低低的饮泣声,有人痛哭出声:

……

漫天的箭雨如过境蝗虫一般黑压压带着破风的呼啸声直逼着陆晏潇而来,遮天盖日,避无可避。

突然间画面一转,眼前出现了几十名刽子手,手起刀落间一颗颗血淋淋的头颅滚落到她的脚下,这里面竟有自己的头颅。

接着,又是飞溅起的残肢,鲜血混合着泥土,血雨如瀑布一般朝陆晏潇不断涌来。

惊恐、诧异、灼热,陆晏潇只觉得胸腔透不过气来。

水中的陆晏潇猛地睁开了眼,六月的太阳将河水晒得滚烫!

她想大口大口地呼吸,可惜被沉于水中的窒息感仿佛有一只恶兽紧紧地拽着她,要将她拉入无底的深渊中去,让她永世无法脱身。

此刻的她被双手双脚被捆住困于一个狭小的竹笼之中,笼子的上面系着一根粗麻绳,将她吊于水中。

沉塘?!

什么情况?这么多年来她可没得罪过人啊,谁那么狠,要用如此残忍还这么古董的方式弄死她?

又或者是什么新型的训练手段不成!可不对啊,她不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摔下悬崖死了吗,怎么会在水中,还被人沉了塘?!

手脚被捆的手法实在拙劣,只是他们应当知道她的本事,就这根本困不住她,怎会这般随意。

胸腔的压迫感很沉,必须要在两分钟之内将笼子破开浮出水面,否则就真要到阎王爷那报到去了。

阳光透过水波照射下来,陆晏潇抬头望去,看到许多穿着古怪服饰的人,一脸笑意地伸长个脖子死死盯着水里看,只是那波光荡漾中的人个个都是一副扭曲的模样。

拽着绳子的男人卯足了劲去提笼子,只听哗啦一声笼子被提起来了,但里面根本没人,男人重心不稳向后裁倒在地。

围观的众人大喊一声。

人群一阵燥动。

浮出水面的陆晏潇揉了揉鼻子,将随身所带的锋利钢刀收好,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正当陆晏潇准备爬上岸时,突然一把饮血的剑抵在了她的脖子上,剑尖处还能看到丝丝血迹。

夏日正午的太阳炽热得很,陆晏潇抬头,阳光太刺眼,她有一瞬间没看清楚。闭了闭眼稳定心神,很是有些不确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里的人怎么会这么古怪?

现在是法治社会诶,像这样的剑,不是属于管制刀具吗?

只是下一刻,突然涌进来的陌生记忆将她整个人惊呆在当场。

完了,这一刻陆晏潇真的是欲哭无泪,她穿越了,还穿在了一个十四岁小姑娘身上,而这小姑娘就是她昨天看的那本古风小说里一个一笔带过只活了一句话的小人物。

这个小姑娘连同她的父母将会在几天之后全部死完,尸首被扔到了乱葬岗。

连个炮灰都算不上!

刚才,她是被自己大伯一家当着全村人的面给沉塘了,理由是捉奸在床,她把村里的二傻子给睡了!

靠,陆晏潇直想骂人。

拿剑人见陆晏潇这副样子,以为她在挑衅,蓦地升腾起一股凛冽杀气,剑锋对着她的脖子又逼近了几分,甚至还带出了一抹血珠。

瞬间的刺痛让陆晏潇猛地清醒过来,她嘴角微勾冷哼一声,一把按住拿剑人的手腕,一个跃身上了岸,周身同样也升起一股杀气。

战场上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此时陆晏潇才看清,那人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身材颀长,五官周正,剑目星眉,双眼炯炯有神,底盘极稳,看得出来此人不但是这个练家子,身手还不错。

少年手中剑毫不客气地朝着陆晏潇的面门刺过来,她忙后退一步,堪堪避了开去。然而少年出剑的速度极快,陆晏潇左闪右避之下也终于认清了一个事实,她这副身子太弱小,现在的她根本不是眼前人的对手。

打不过总不能硬扛吧,那可是玩命的,于是她跳后一步,大喊道:

少年没想到刺客还有认怂这么快的,心道定然是要使诈冷哼道:说着,便对着陆晏潇再次刺了过来。

陆晏潇赶紧一边逃,一边喊:

少年这才打量起陆晏潇来,只见眼前人身板瘦弱矮小,看上去不过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带着一张竹制的面具,穿着打满补丁的灰色麻衣,脚踩一双破布鞋,半截脚踝露在外面,头发蓬乱如鸡窝。

这副样子确实不像刺客。

而且就刚刚与自己交手来看,他们不可能派这么个弱鸡来。

少年有一丝丝的犹豫,一只手还习惯性地挠了挠脑袋。

一个虚弱的男声响起。

还有人?陆晏潇缓缓转过身,这才发现在她的身后树荫下,还有一个男子,二十来岁的年纪,穿着月白锦袍。他紧锁着眉头,双手握拳,手背上青筋暴起,豆大的汗直往下淌,极为痛苦,却生生隐忍着。

小说《王爷,你家医妃说她穿书来的》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