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痨的夏侯大人,今天闭嘴了吗》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夏侯淮姜折风小说全文

《话痨的夏侯大人,今天闭嘴了吗》 小说介绍

(女扮男装狗血烂梗,传统古言,无穿越无重生,非传统甜爽文,慎入!!!!)

山海楼的小少主夏侯淮曾发誓:这辈子绝不心悦任何女子,情爱这东西太伤人了。
冷面书生姜折风曾发誓:这辈子女扮男装到老,断情绝爱,绝不对任何男子动心。

后来,夏侯淮意外救下了姜折风,俩人相谈甚欢……才怪。

姜折风这么多年寡言禁欲的形象,遇到夏侯淮后,全崩了。

夏侯淮: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的骏马带着我的银子,卷款跑了。
姜折风:懂了,这人脑瓜不太好使。

夏侯淮拍了一下姜折风的心口:你一个文弱书生,这里居然比我还壮实,厉害!
姜折风:懂了,这是个憨憨。

夏侯淮:既然我们是结拜兄弟,我住在你这里如何?
姜折风:懂了,你没地方住了。

后来,姜折风和夏侯淮被卷进同一个惊天案件中,俩人被迫住在同一个宅子里,每日一起出门办差,联手寻找案件背后的真相。

姜折风在想: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救命之恩,以命相待,我应该对夏侯淮,刀山火海

夏侯淮却神神神秘秘道:姜折风,你每次看我的眼神都很奇怪,我怀疑你心悦我。

姜折风终于忍无可忍了:夏侯淮,你看清楚了,我是个男人!
夏侯淮抿了抿唇:巧了,我曾经发誓,这辈子绝不喜欢任何女子。书中主要讲述了:还没等姜折风细细琢磨夏侯淮的话,夏侯淮就快速打马将姜折风送到了客栈门口,千叮万嘱:“我去趟衙门,你一定要等我回来再走。”姜折风沉吟片刻,点头应下,夏侯淮这才放心地赶往衙门。姜折风站在原地,看着夏侯淮打……

《话痨的夏侯大人,今天闭嘴了吗》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还没等姜折风细细琢磨夏侯淮的话,夏侯淮就快速打马将姜折风送到了客栈门口,千叮万嘱:

姜折风沉吟片刻,点头应下,夏侯淮这才放心地赶往衙门。

姜折风站在原地,看着夏侯淮打马消失在视线里,转身进了客栈。

刚走进客栈一楼厅堂,一个穿着蓝色锦袍,面色苍白,眼底乌青,长相阴桀的年轻男子挡住了她的去路。

姜折风被迫停住了脚,拧眉看着眼前的人,抬脚就要绕着走。

年轻男子伸手拦住了姜折风。

客栈一楼是吃饭的地方,几个吃早餐的食客被声音吸引住,纷纷看向二人。

姜折风寒下眉眼,冷声道:

说完,绕过眼前的人,径直上了二楼。

阮楼握紧了拳头。

姜折风顿了一下脚,继续往楼上走去。

回了房间才发现,庄婵和她的娘亲周氏都消失不见了。

她跑下楼,询问前台的老掌柜,是否看到了自己的家人。老掌柜皱眉想了半天,

她扭头看到阮楼正悠闲地坐在厅堂角落里吃早餐,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心里一沉,顿时明白了大概。

阮楼见姜折风面色沉沉地盯着自己,嗤笑道:

见阮楼笑得猖狂又得意,姜折风彻底明白了阮楼的意思。

她走到阮楼面前,

声音如冰。

阮楼皮笑肉不笑道。

姜折风果断抽出袖子里的短刀,把刀抵在了阮楼的脖子上。

阮楼阴桀地盯着姜折风,慢悠悠道:

姜折风的刀往前抵了几分,阮楼的脖子上被划出一道浅浅的血痕。

老掌柜看到姜折风动刀,吓得赶紧上前劝道:

他怎么也没想到,姜折风这么清雅文弱的一个书生,行事如此狠辣决绝。一言不合,直接上刀。

老掌柜哀求半天,见姜折风完全不为所动,有些欲哭无泪。

阮楼见姜折风面如沉水,杀气十足,故意舔了一下嘴唇,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轻声道:

姜折风垂下眼眸,咬了咬牙,最终收起了刀。

老掌柜见姜折风终于把刀收起来了,在旁边激动地直作揖。

他挥挥手,小二麻溜地端来一壶茶水,放在了桌子上。

阮楼提起茶水,慢条斯理地倒了一盏茶,细细品了一口,

他掏出一个白玉发簪放在了桌子上。

故意把‘商量’两个字说得极重。

姜折风垂首看了一下发簪,太阳穴猛然一跳,发簪是庄婵的。

她坐了下来,冷声道:

阮楼抬眸看着姜折风。

一双波光潋滟的桃花眼里,带着冻结万物的冰寒,让他看得心旌荡漾又咬牙切齿。

姜折风面无表情道:

阮楼整个人靠在了椅背上,面带猖狂。

姜折风敛眸沉思了片刻。

从前,大丰律法规定:面容受损者,不得参加科举,不得入朝为官。

现在的元贞皇帝因失去了左眼,也是面容受损者,登基后就废了这条律法。

她若是划了自己的脸,对于进京赶考,并无任何影响。

姜折风掏出短刀,对准了自己的脸,正要划下去,被人一把夺走了。

她还没看清来人是谁,那人就一脚将阮楼踹倒在地。

阮楼被连人带椅子踢倒在地上,椅子瞬间四分五裂。他被那人踹得猛吐一口鲜血。

姜折风没想到夏侯淮会突然出现,见夏侯淮还要去揍阮楼,慌忙出声阻拦。

老掌柜吓得心惊肉跳,刚刚拦住文弱书生,谁知道这会又来了一个直接上手的,这一上午,真是不太平。

他见夏侯淮气势汹汹,吓得呆立在一边,不敢上前阻拦。

夏侯淮一把拽住阮楼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扭头对着姜折风邪肆一笑。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黑色药丸,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

阮楼见夏侯淮笑得极为诡异,不用想也知道,这药丸不是好东西。

姜折风上去拦住了夏侯淮。

夏侯淮惊诧的看了一眼姜折风,扭头扫视四周,见店里的人都在看着自己,顿时明白了姜折风的意思。

他挑了挑眉。

说完,直接将药丸塞进了阮楼的嘴巴里,愤恨的将他摔到了地上。

用力极大,阮楼疼的呻吟了起来。

他又惊又恐地发现,药丸入腹后,很快融化了,想吐又吐不出来。

他向来横行霸道,从来没吃过亏,更没人敢像夏侯淮这般,二话不说,直接上手,心里一时惊骇无比。

话音未落,他不受控制地疯狂挠自己的脸。

夏侯淮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

阮楼不知道夏侯淮是什么来路,见他毫无畏惧,当真敢弄死自己。

开始有些后怕。

夏侯淮提起了阮楼。

姜折风慌忙到客栈后院将自己的马车拉了出来,夏侯淮一把将阮楼扔到了马车里,

他接过姜折风手里的马鞭,扬鞭往城东赶去。

路上,姜折风将自己和阮楼结仇的经历,大概说了一下。

听到这里,夏侯淮气的额头青筋直跳。

他从来不知道,世界上竟有如此心狠手辣之人,抢男霸女,还要把人活活烧死。

他恨不得现在就把阮楼从马车里拖出来抽筋扒皮。

姜折风蹙眉道:

小说《话痨的夏侯大人,今天闭嘴了吗》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