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情》主角叶成澜李慕英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何以情》 小说介绍

李慕英出生名门,体内却生来流着放荡不羁的血。

上至翻墙上房揭瓦,下至惩治恶棍捉拿小贼,尽数包揽。

晏南城众人皆言,无人可将她的心拿下。

直到遇一人。

那是个恣意潇洒的男儿,一柄剑,一壶酒,行侠仗义闯江湖。

他于人世间二十余年匆匆而来,匆匆而过。李慕英的一腔深情无处安放,乃至阴曹地府违抗阴规,只为侯一不归魂。

一朝重逢,诉尽相思情长。

渐渐的,李慕英发现真相与她愈来愈近。当刻在骨子里的所有认知被全盘推翻,她该继续视而不见,还是奋力反抗?
//
他身后是浩瀚星墟,偌大的皓月给他镀上一层圣洁的光,通身不染纤尘,虚无缥缈得好似一松手便会无迹可寻。
可他偏生握住她的手,轻言慢语笑得温柔。
“星河皓月,仙宫别苑,凡你所喜,都予你。”。书中主要讲述了:二人僵持片刻,叶澜抬手摸了摸脸,打着哈哈道:“爷活了二十年余,这脸还从未被人亲过。妞儿,你赚了。”李慕英满眼幽怨:“……甚么赚了?我活这么大也从未亲过别人,是我亏了——”叶澜笑意一敛:“你觉得亏了?那……

《何以情》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二人僵持片刻,叶澜抬手摸了摸脸,打着哈哈道:

李慕英满眼幽怨:

叶澜笑意一敛:语毕不待她反应,低首在她面颊落下一吻。

李慕英双目圆睁,抬手指着他,张了张口,好半会儿说不出话。

叶澜挑眉,摸着下巴笑得痞里痞气:

李慕英刚觉面上火烧火燎,叶澜忽将烤鱼伸至她眼前,

李慕英夺过两条烤鱼,当着他面一条各咬上一口,哼哧哼哧道:

叶澜笑。

拜师的前三个月,二人都维持着亦师亦友的关系。李慕英拿叶澜当做饭的,叶澜拿她当只知道吃的猪。

而这第四月的今日过后,许多事悄然改变了。

众所周知,叶澜传授功法最为严肃认真。而李慕英约摸是混熟了,胆大包天地敢在叶澜认真授课时与他嬉皮笑脸。叶澜与她皱眉瞪眼,她肃容后没一会儿又开始嘻嘻哈哈。

叶澜无奈扶额:

事情的转折点在第六个月。

父亲身染重疾,大哥接管家业后,因自小兄妹二人关系不亲,李慕英更不喜欢成日待家里。

她更多时日赖在叶澜这处混吃混喝,不觉间,初始说好的被抛却脑后。她忘了,叶澜亦是没提。

父亲离世那日,她还向叶澜讨了酒喝。喝得酩酊大醉之时她忍不住心中悲痛,趴桌上放声大哭。

犹记那时叶澜在一旁安慰了几个时辰,印象最深的便是:

次日醒来,她发现自己靠着叶澜的肩睡了一夜。

她窝在叶澜家将近半月没走,叶澜也将近半月没怎么出门。直到某日,叶澜倚在门边朝她晃了晃空空如也的钱袋,不紧不慢地淡笑:

彼时李慕英才想起自己一直在白吃白喝,面上一红,点了点头,拾了叶澜送的软剑起身:

出来闯荡,叶澜与背上那把剑近乎形影不离,李慕英却从未见他用过。哪怕是用,也从未见它出过鞘。据叶澜所言,那把剑乃数年前故人相赠。

叶澜也曾当她面将剑拔出,剑身坑坑洼洼,且折了大半,一瞧便得知无法使用。

李慕英只当是叶澜为纪念故友而随身携带至今,未过多细问。

直到那日,她见他以气化形,剑身金色的流光耀眼得恍若金阳,驱散了周身所有的迷雾。

可纵使功高盖世,也抵不过黑暗中无形的手将他拖入深渊。

小说《何以情》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