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九千岁(张易之李安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大周九千岁》 小说介绍

张易之醒来以后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佛、儒、道、巫、妖、鬼的世界。
明明秋闱后就能入朝为官,却被未婚妻陷害关进刑部大狱。
为了给舅舅报仇,他只能吃下化形丹变成假太监。
多年后……大周摄政王、九千岁、武神张易之回首前尘往事,
他不禁感叹道:“我来我见我征服!”。书中主要讲述了:赵夫人听到狗叫声也出来了,看到通体雪白的凤九眼中顺便布满了小星星!曾几何时,看到其他官夫人抱着银狐犬,赵夫人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可想想几百两的价格又望而却步,只能看着那些妖艳的贱货跟自己嘚瑟。她激动的……

《大周九千岁》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赵夫人听到狗叫声也出来了,看到通体雪白的凤九眼中顺便布满了小星星!

曾几何时,看到其他官夫人抱着银狐犬,赵夫人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

可想想几百两的价格又望而却步,只能看着那些妖艳的贱货跟自己嘚瑟。

她激动的朝凤九扑了过去,结果凤九却呲牙咧嘴,吓得赵夫人一个趔趄,笑容消失的干干净净,板着脸怒道:

张易之伸出手喂凤九,凤九立刻摇头摆尾,翻脸速度和赵夫人毫不逊色。

赵夫人看到凤九和张易之亲昵,脸色愈加难看,家里添条狗都气着我?

太过分了!

整整一个下午,张易之都在屋内思索明日该如何应对七夕诗会。

能否抱紧庞师爸爸的大腿,就看明天如何打脸徐渭!

挥刀自宫、加入锦衣卫就注定和文官集团决裂,那些自恃清高的迂腐之徒,如何懂得下层人的凄苦?

哪怕自己脱离锦衣卫,文官集团也不会接纳自己,只会把自己当成异类、文人的耻辱、各种嘲讽。

所以只能紧紧抱住庞师爸爸的大腿……慕容飞烟都不行,毕竟庞师不会馋自己的身子。

张易之脸色突然变的十分难看,明天我穿什么衣服去?

飞鱼服还是书生衫?

穿书生衫恐怕不是庞师爸爸的本意,可穿飞鱼服进七夕诗会,不是找抽吗?

那可真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庞师爸爸果然老奸巨猾,一招就把自己逼上绝路,明天开始就和文人集团正式决裂!

想起差点露出破绽的,张易之双手紧紧按在桌上,

凤九跳到张易之的腿上,顺势趴了下来,张易之顺手开始撸啊撸。

他撸狗很有一套,凤九露出享受的眼神。

漂亮的小姐姐?哪有张易之会撸?凤九哪里还记得之前的主人?

关键是张易之浑身散发出一股神秘的气息,只要靠近自己就会觉得浑身舒服。

翌日清晨,张易之穿着白色飞鱼服、腰系绣春刀准备前往京城西郊的西湖别院。

历年七夕诗会都会在那里举行。

结果刚要出门凤九一溜烟追了出来,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张易之。

张易之挥挥手,

结果凤九叼着张易之的裤腿说什么也不放开。

赵曦月追了出来,凤九却朝赵曦月呲牙咧嘴,吓得赵曦月连连后退。

张易之无奈了。

丢下凤九一只狗在家这安全上也不放心啊!

算了算了,带着去七夕诗会,没准能找到它的主人。

给我二百两感谢费不过分吧?

张易之骑着马、抱着凤九朝郊外而去,一路上遇到一辆辆豪华的马车,都是前往西湖别院参加七夕诗会的俊才。

不多时,张易之来到西湖别院,门外有侍卫指挥,把马车停在别院外的空地上。

从马车的豪华可以猜出家世。

张易之把马拴好,上面有锦衣卫的印记,也不怕被人偷。

领着凤九朝门口走去。

左门口站着一个老熟人,赫然是礼部右侍郎薛怀义!

七夕诗会是京城文人界的盛世,他身为礼部右侍郎,来亲自担任考核。

旁边挂着一幅字,是上联。

想要参加七夕诗会,要么收到请帖,要么按照规矩对上对联也能获得资格。

右边则是有侍卫专门来检验请帖的真伪。

毫不夸张,若是有敌国间谍或魔门妖人潜入西湖别院制造点事端,大周未来十年将无可用之人。

看到一个锦衣卫朝这边走来,参会的才子、名媛纷纷止步,用诧异的眼神看着张易之。

不知道七夕诗会和锦衣卫有什么关系?

徐渭给庞广孝送请帖的事,以二人的身份自然不会对外宣扬。

薛怀义认出了张易之,眼中露出重重怒火。

昨日薛佳凝主动上门退亲却反被羞辱,若只是一个小小的锦衣卫,别说雍王,就是他礼部右侍郎都有办法弄死他。

谁能想到太后头号鹰犬庞广孝召见张易之,别说薛怀义,就是雍王都搞不清楚。

接着张易之在镇抚司门口写《戒石铭》的事情又传了出来。

各方势力都收到了庞广孝释放出来的信号:

杀是杀不了,不过恶心一下还是没有问题的!

薛怀义悄悄给了专门检查请帖的礼部吏员一个眼色。

吏员如今唯薛怀义马首是瞻,微微点头。

张易之主动给薛怀义行礼。

薛怀义本来还想给张易之扣一个不敬上官的帽子,结果这小滑头主动打招呼。

他冷哼一声,看都不看张易之。

张易之掏出请帖递给吏员。

凤九跟在张易之身后眼珠子转个不停,虽然是条狗,却也察觉出这个老头不喜自己的新主人。

吏员看了一眼请帖,直接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每年都有人抱着侥幸心理,想要凭借假请帖混进去,却无一例外被揪了出来,直接关进京兆府大牢。

吏员话音刚落,就有侍卫围了过来。

凤九挡在张易之身前,朝那些侍卫叫个不停。

张易之微微一笑,哪里看不出吏员的小伎俩?

只是你把国子监监正徐渭给锦衣卫指挥使庞广孝的请帖丢进垃圾桶,你是想体验镇抚司诏狱七日游吗?

薛怀义厉声道:

又一顶黑锅扣下来。

四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对着张易之指指点点。

张易之扫了一眼四周,踢了踢脚下的凤九,

小说《大周九千岁》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