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神叹顾寒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鬼神叹》 小说介绍

灵气复苏,百鬼夜行。
当隐藏于尘世的势力浮出水面。
当鬼神横行于世间。
顾寒持刀立于尘世。
“以手中刀,断阴阳,辨善恶,吾为尘世仙!”。书中主要讲述了:顾寒的太爷爷,曾经学过一段时间倒斗的手艺。他们那个年代倒斗是个发财的活计。老话常说,偷死人的东西,败阴德对自己和子孙后代都没什么好处。顾寒的太爷爷也是个精明的人,他想了个折中的法子。他只偷刚刚建成,墓……

《鬼神叹》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顾寒的太爷爷,曾经学过一段时间倒斗的手艺。

他们那个年代倒斗是个发财的活计。

老话常说,偷死人的东西,败阴德对自己和子孙后代都没什么好处。

顾寒的太爷爷也是个精明的人,他想了个折中的法子。

他只偷刚刚建成,墓主人还未下葬的墓。

那个年代,兵荒马乱大户人家下葬的章程也比较潦草。

人还未下葬,陪葬品就草草的下了墓。

太爷爷就趁着这个机会暗自偷点银元、金首饰。

按照他太爷爷的说法,倒斗散的是阴德,毁的是子孙后代。

但下那些个还未下葬的墓,那叫偷,散的是德行,也就名声臭点罢了。

那个年代,能吃饱穿暖就行了,谁还在乎德行。

一来二去,顾家人的生活虽赶不上大户人家、地主老财,倒也算是富足。

但这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偷窃跟倒斗毕竟不是一码事,倒斗面对的是死人,偷窃面对的可是死者的家眷,是活人。

顾寒的太爷爷被人抓了个现行,进了大狱。

顾家也被官府的人抄了家。

那些来顾家混吃混喝的亲戚,自然也跟着各奔东西,只剩下他太祖奶奶,也就是太爷爷的母亲。

太祖奶奶为了给太爷爷脱罪而奔走。

那个年代,偷窃可是大罪。

更不用说,还是偷墓里的东西。

按照律法可是要剁了双手以儆效尤。

顾家被抄了家,太祖奶奶身无分文。

别说救人了,就是想见一面太爷爷都难。

太祖奶奶求了很多受过他们恩惠的亲戚。

但这些亲戚都对她避如蛇蝎,生怕受到牵连。

太祖奶奶走投无路,只能期望太爷爷断掉双手之后,不至于失血过多死去。

可就在太爷爷即将被行刑的前夕。

夜晚忽然下起了大雨,天空中电闪雷鸣,关押太爷爷的大牢无端端的生了一场大火。

大火烧了一夜,哪怕大雨倾盆,都无法熄灭。

甚至,这雨落下火反而烧的更旺了。

等到火完全熄灭,大牢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

里边关押着的犯人都随着大火一起,消失不见。

太祖奶奶悲痛欲绝。

可没想到顾寒的太爷爷在三天后。

竟然离奇的出现了,并且声称他受到了仙人的指点。

那个年代,信息还没有那么发达,再加上兵荒马乱,官府也自顾不暇,

哪有时间去查这些,太爷爷倒也算是因祸得福。

不光认清了那些亲戚的嘴脸,也因为一场大火保全了双手,更在机缘巧合之下获了。

……

顾寒跪在太爷爷的灵堂前愣愣出神。

关于太爷爷的故事,都是他老人家亲口讲给他听的。

至于他太爷爷是活了一百岁还是两百岁,他就不得而知了。

反正他只知道,前些年太爷爷还自己一个人上山打死了一头野猪。

顾寒当时亲眼看着他的太爷爷,拉着野猪的尾巴,从深山老林里走出来。

要不是他生在红旗下,太爷爷又一直跟他说:

顾寒说不定真的会认为自己的太爷爷是个。

灵堂内寂静无声,只有一盏长明灯和燃烧的火盆作响。

灵堂外,倒是热闹非凡,他们的脸上,也没带着多少悲伤的情绪。

毕竟顾家这个老祖宗可是镇上有名的。

老早就已经报了归西的时间,镇上人做的心理建设怕是都已经跟城墙一样厚了。

说到底,虽是丧事却也算是喜丧了。

顾家向来是一脉单传,虽然孩子不少,但男丁却只有一个。

顾寒的爷爷接了他太爷爷的衣钵,却去的早。

再之后是他父亲,想要承接太爷爷的衣钵,却也是英年早逝。

至于顾寒,他算是太爷爷养大的,按照他太爷爷的话说:

当时顾寒还小,听到自己太爷爷夸奖自己,逢人就说自己骨骼惊奇、天赋异禀,是个天才。

多年以后,顾寒才知道,这话都是江湖骗子忽悠小孩惯用的说法。

顾寒曾经听他的太爷爷说过,他接了,就要承担起相应的责任。

如今他老了,需要找个传人,接下他的担子。

别人的童年,可能是上墙爬屋,偷蛋摸鱼。

顾寒的童年则是在太爷爷的严厉苛责下长大的。

早上五点起来习武,除去吃饭的时间,顾寒要一直练到黄昏日落,才可以歇息。

到了傍晚,顾寒要阅读诸多书籍,这些书籍涉及的面都比较杂,有风水变化,也有奇闻异事。

临睡前,顾寒也是听着他太爷爷当年遇见的故事入睡。

顾寒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布满老茧的双手,又把目光转向灵堂上的牌位,心里不免有些悲伤。

太爷爷去了,至此老顾家可就真只剩下他这一个独苗了。

年龄稍长一些的老人在门外冲着顾寒喊道。

顾寒神情麻木的跪在太爷爷的灵前,每进来一个人,他就要跟着磕头。

孤零零的灵堂前,就跪着顾寒一人,显得分外萧瑟。

小镇上请来的先生,拉长了嗓音喝道。

棺椁入土,一切成空。

镇上的人念着太爷爷的好,但到底不是至亲之人。

事过了,就过了。

到最后,还是要顾寒自己去舔伤口。

毕竟丧失至亲之痛,根本没有感同身受这么一说。

或者说,能够跟顾寒一样感同身受的顾家人,也就剩下他一个独苗了。

镇上来帮忙的人尽数离去,顾寒跪在太爷爷的新坟前。

看着盖在坟上的新土,鼻子一酸,泪水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顾寒爷爷死的时候,还没有他。

顾寒父亲死的时候,他还小。

成年后,顾寒感觉他已经看透了生死。

时至今日,顾寒方才醒悟。

生与死根本就看不透。

悲从心中起,泪从眼中落,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啊!

此情此景,鼓掌声分外刺耳。

顾寒听着身后传来的鼓掌声,泪水止住,面无表情的回过头。

他看到远处山林中,有一个模糊的影子若隐若现。

眨眼的功夫,那影子已经逐渐清晰了起来,驼背、黑袍、头上戴着帽子裹得严严实实。

那双伸在外边鼓掌的手,表面就像是褶皱的树皮。

他经过的地方枯草被压倒一片,那痕迹似是什么东西碾压所造成、

顾寒警惕的看着来人,他习武多年,虽然鲜少与人动手。

但对于危险、恶意的警觉一直保持的很好。

他从来者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

神秘人的声音刺耳。

顾寒扶着双膝缓缓直起身子,眼神逐渐凌厉。

神秘人低声怪笑,忽然摘下裹在头上的帽子。

青色的鳞片顺着神秘人的额头,布满了整张脸。

嘴角有两颗獠牙露出,显得分外恐怖。

袍子后边更是有一条小臂粗细,布满鳞片的尾巴,慢慢的伸了出来。

秋日的风似能透骨,吹在顾寒的脸上,他的额头上却流下了细密的冷汗……

小说《鬼神叹》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