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流女星穿成七零小寡妇凌筱筱崔正国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顶流女星穿成七零小寡妇》 小说介绍

顶流女星凌筱筱宿醉后,莫名穿了,看着这一贫如洗的土屋,她哇的一声就哭了,结果旁边的小团子比她哭的更凶。
……
出身工人家庭的崔正国响应国家号召下乡,没到一年却告诉家里要娶一个乡村小寡妇。
好兄弟们轮流灌酒问,都没问出原因。
只有崔正国知道,他不小心看了人家的腿,那腿又白又细,令他夜不能寐,辗转反侧。
于是,他决定娶她,勇于承担责任。。书中主要讲述了:时正秋季,夜幕降临,很多人都紧张的盯着电视屏幕,等待着第三十届金颂奖最佳女主角名单公布。随着颁奖嘉宾的开口。凌筱筱注定成为s国娱乐圈的传奇,今夜她的名字,她的经历完整的出现在网络上,令大家一一观看。出……

《顶流女星穿成七零小寡妇》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时正秋季,夜幕降临,很多人都紧张的盯着电视屏幕,等待着第三十届金颂奖最佳女主角名单公布。

随着颁奖嘉宾的开口。

凌筱筱注定成为s国娱乐圈的传奇,今夜她的名字,她的经历完整的出现在网络上,令大家一一观看。

出生于锦绣家庭,从小就接受着良好的教育,三岁就成为童星入圈,参演过几十部电视剧和电影。

为人礼貌懂事,且肤白又貌美,虽然好多人都诟病她的学历,可二十一岁成为全国最年轻的大满贯得主这是不争的事实,她还是靠着自己站在了娱乐圈最顶尖的位置。

此时的凌筱筱却拒绝了经纪人,圈中好友的邀请,一个人独自回到了公寓。

成为顶流明星,对她来说什么都好,却不能将私生活暴露在众人面前。

一个人宿醉,这是她为自己选择的庆祝方式。

一边喝酒一边和家人,朋友聊天,来庆祝这完美的一天。

……

燥热的夏季,位于s国大西北山沟沟张家村,此时却闹腾不已。

年纪轻轻的小媳妇死了丈夫,众人心疼啊,同情啊,可这都好好的过去三年了,结果却在丈夫的忌日里从山坡上跳了下去。

得亏命大,被人救了。

要不然滚落在那山沟里,可就惨喽!

几个老汉抽着卷烟,看着小媳妇被送进了张老三家。

要说这张老三也是个命苦之人,幼时死了爹,娘改嫁,好不容易被张家族人养大,娶了媳妇,结果媳妇生下个儿子,难产就死了。

后面又娶了个媳妇,这才扑腾扑腾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结果,他家老大却一命呜呼了,留下那刚进门几个月的小媳妇,还有那肚子里的遗腹子。

张老三苦啊,儿子死了,儿媳妇肚子里还有个娃,他本来该高兴,结果几个月后,就生了个闺女,老头子气的三天连饭都咽不下去。

之后就琢磨着怎么把这娘俩打包送出去,毕竟这人活着就要吃粮食啊,可这小媳妇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一天才能挣几个工分啊!

谁成想,这儿媳妇像是中了邪似的,怎么都不愿意改嫁。

不改嫁也就算了,今日还跳了坡,让全村人看了笑话。

张老三这会拿着烟斗,坐在门口的大树下的,气的脸都黑了,总觉得胸口那股气顺不下去。

过了好半响,张老三他婆娘这才抹了一把头上的汗走了出来,

张老三抽了一口卷烟,抬起头,眉头紧紧皱,

他婆娘叹了一口气,

张老三掏了几毛钱,给了她婆娘。

看着她婆娘离开,张老三又狠狠抽了一口卷烟,望了一眼那土屋,两眼无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

第二天中午,众人都忙忙碌碌上工,张家那土屋里睡了十几个小时的女人终于睁开了眼睛。

凌筱筱闭着眼睛都觉得头疼,懒洋洋的伸出胳膊砸了几下头,这才慢悠悠睁开眼睛。

入目就是纸糊的房顶,她看了一眼,又快速闭上了眼睛,觉得不对,又悄悄睁开。

这一下,惊的她差点从床上跳起来。

哦!对!不是床!是土炕!

因为以前拍过年代戏,所以凌筱筱很快就分辨出来了眼前的场景。

不大的屋子,一半都是炕,地板连块砖头都没铺,就是实打实土地,炕对面放着一个黑漆漆的桌子,和几个矮小的木凳子。

桌子上放着一个红漆漆的开水瓶,一个茶缸子,还有一个目测是红色的镜子,旁边放着一把木梳子。

最右边还有一个红色的箱子,应该是用来放衣物的。

这屋子连门都没有,只在门的地方,挂着一个灰色脏兮兮的门帘。

最恐怖的是炕上,一张席,光秃秃的,她就在席上躺着,一个薄薄的被子!

我天!

这是什么鬼!

好想哭!

这比拍戏搭建的场景都惨!

凌筱筱跪在炕席上,花了半个时辰,狠狠地抹了一把眼泪,才接受她穿越这个事实。

刚准备下炕去看看情况,结果就听到旁边传来的一声。

她大惊!转过身看去,只见身后有一个小娃娃,脸蛋红突突的,腿被绑在窗户上,哭的眼泪鼻涕都流了下来。

凌筱筱瞬间不敢动了!

看着这脏兮兮的小孩子,属于原主的记忆才慢慢涌来。

四目相对,她小声道:

结果换来的是更大声。

凌筱筱束手无策,可脑海中的记忆让她知晓这个孩子多可怜,原主多可怜!

她想找个纸帮孩子擦擦鼻涕,可转了一圈,没找到,最后在席子下面找到几块破布。

刚扯出来,破布还夹杂着尘土飞扬。

她将破布上面的尘土抖掉,这才小心翼翼给孩子擦干眼泪和鼻涕,又赶紧将破布嫌弃的扔在地上。

小孩子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

凌筱筱看着她清澈见底的双眸,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见她不应,小丫头继续喋喋不休的喊着。

凌筱筱眼角的泪水又流了下来,她苦啊!孩子妈可不好当啊!

小孩儿喊的越发急切,想从炕上蹦哒着起来。

凌筱筱没忍住还是应声了。

小孩儿露出了最最最开心的笑容。

凌筱筱绑在她腿上的绳子解开,看着这纸糊的窗户,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小孩儿蹦哒着站了起来,

凌筱筱:我也饿啊!

可这土里土气的地方,让她明白,凡事得靠自己。

坐在炕边,看着地上用麻绳编织的草鞋,她又犯了难,撇见旁边黑呼呼的小鞋子,她不知道该不该松一口气。

毕竟那小鞋子虽然脏,可却是用布做的。

凌筱筱看着自己这脏兮兮的脚,有些下不去手,强忍着恶心给两人将鞋子穿上,这才抱着小孩子出了房间。

凌筱筱决定她要干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洗脚!

幸好正值夏日,要是冬天,就更惨了。

还未来得及看院中的场景,就被小孩子的话茬住了。

根据记忆来到厨房,可看着这门上紧挂着的锁子,她只能咽下去心中的气。

看了一眼光秃秃的院子,凌筱筱心累,可脚边的小孩儿不停的喊着饿。

绕了一圈,凌筱筱终于在羊圈门口看到了一颗桃树,她提着院子中的棍子,蹦哒着跳起来就打了几个桃子。

还没来得及捡起地上的桃子,就看到小孩儿蹲在地上捡羊屎蛋,一边捡还一边吆喝:

凌筱筱:我他妈!

最后的结果是,桃子也没吃成,凌筱筱提着水桶和绳子带着小孩子出了院子。

大西北虽然称不上缺水,可却也没有南方那样,出家门就是小河流水。

这边吃用水都要提着水桶,拿着绳子去井边吊水用,而队里唯一的那口井确实离张老三家挺远的。

幸好现在正值下午,所有人都去地里干活了,凌筱筱提着水桶拉着孩子也没有碰见人。

走了二十多分钟,她累的气喘吁吁,这才到了井边。

这口井很大很深,井盖盖的严严实实,只留下一个水桶的空隙,生怕谁不小心从井里掉下去。

凌筱筱看着小孩儿乖巧的站在旁边,她这才放下心,用绳子将水桶绑的紧紧的,这才从井口处丢下去。

直到听着水声,她这才摇晃着绳子将水打了上来。

花了好大的功夫,凌筱筱看着这半桶水还是笑了。

果然依靠自己得到的东西最好。

用水在旁边给两人洗了手洗了脸,凌筱筱还用水将脚冲干净,又打了一次水,两个人倒在手心里喝了点,这才提着水往回走。

小孩儿乖巧的跟在她身后,仿佛这件事情她已经做了无数遍。

可就是苦了凌筱筱,刚走了几十米,她就累的走不动了,这水可真重。

要是倒一半,她应该能提的动。

可想起这水的来之不易,凌筱筱就认命的提着水继续艰难往前走。

结果却在下坡时,没看好路,麻鞋一滑,就摔倒在地,水直接倒在了身上。

旁边的小孩子的一声就哭了。

崔正国刚下山准备拿农具,结果却听到小孩子哭声,他迈着大长腿快步往过跑去。

只看到一个纤细的背影,半坐在地上,裤腿卷到膝盖,露出白皙紧瘦的小腿。

他下意识的背过了身,低声道:

凌筱筱刚从地上艰难爬起来,腿上的刺痛令她动一动都痛苦万分,她将湿了的裤腿卷起来,看着膝盖上的伤,紧紧的皱起了眉毛。

于是,听见这抹男声,她立马头也没回的应道:

崔正国听了这话立马跑去找村里的阿婆救人,毕竟这年头,男女有别,尤其是人家都成亲有孩子了,他再上去就不太好了。

可凌筱筱不知道啊,好不容易等到一个救命人,结果人家却走了,她只能硬着头皮站起来。

小孩儿把木棍捡来,凌筱筱只能一手提着桶和绳子,一手扶着木棍,一蹦一跳往回慢慢挪步。

而崔正国这边却没有找到阿婆,想起这会村里所有人都在山上,他只能硬着头皮往回跑。

毕竟,男女再有别,可人还是得救,其他的,只能再想办法了。

往回跑了十几分钟,就看到迎面走来的母女,女子似乎伤的不轻,就靠着根棍子,一蹦一跳,慢悠悠的往前挪动。

一阵风静静的吹过,女子眼前的刘海轻轻的飘起,她似乎有些不耐烦,随意的扯了一把头发,抬起头看了过来。

崔正国却已经认出她是谁了?

昨天跳了山坡的小寡妇,他莫名的站在原地不敢动了。

这年头,寡妇活的更艰难。

可凌筱筱一抬头,看见一个身姿挺拔,浓眉大眼的男子,心中瞬间迸发出无限希望。

她想伸手摇晃,可两只手都占着,只能大声喊到:

崔正国听着女子清脆的声音,他硬着头皮快步走了过去,连小寡妇的脸都没看,直接干脆利落道:

凌筱筱看着低着头的男人,都快裂开了,试探道:

本想着能否有幸被人背回去,可一见人家这躲避样,凌筱筱到嘴的话瞬间改了过来。

崔正国很想拒绝,可作为一个正义感十足的新社会青年,帮助一个受伤的人,他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可扶着走的话太慢了,万一被人看到就不好了,他低声道:

凌筱筱正等这句话呢。

于是,当男人弯腰站在她面前时,她毫不犹豫的爬上了男子的背。

一边道:

一边喊道:

听着小孩儿奶声奶气的声音,凌筱筱终于松了一口气。

崔正国却闷头快步走着,多余的一句话都不敢应,直到进了张家,这才将女子放了下来。

凌筱筱话音刚落,就见那男子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她盯着那人背影,好半响,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这个年代,这个听风就是雨的时代。

小孩儿将之前的掉落的桃捡了过来。

可看着这毛桃,凌筱筱确实有些下不去嘴,这得洗啊!

小孩儿张嘴就想咬,凌筱筱立马阻止了,

小孩儿眨巴眨巴眼睛,又想哭了。

凌筱筱只能忍住身体的疼痛,将她抱在怀里,轻声细语的慢慢哄着。

不久后,一个瘦瘦的小男孩跑了进来,看着地上的桃子,大喊一声:

迷迷糊糊的凌筱筱立马睁开眼睛,这才想起这桃没有张老三的允许,家里人不许打着吃。

因为这桃是在成熟后用来换东西吃的。

小说《顶流女星穿成七零小寡妇》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