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七年,分手后原少他跪求复合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莫向晚原承)

《替身七年,分手后原少他跪求复合》 小说介绍

【非双洁慎入】莫向晚沉浸在这段感情里七年,对原承百依百顺,随叫随到,既是爱人,也是保姆。一个恶作剧电话让她大半夜赶到原承身边,却发现她爱人身边站着一个和她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女人,而一向对她冷漠如冰的爱人看女人的眼神温柔至极,她这才发现自己拥有的一切不过是短暂的赠予,而她只是一个可笑的替身。
她挣扎守护一丝希望,继续留在原承身边,企图证明自己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却发现在资本和正品面前,她多么可笑和不堪。
心穿百孔的莫向晚终于决定退出这场替身的游戏,做好了一切离开的准备,临走前原承的一个电话,让她决定最后一次为她爱了七年的男人服务。
然而这一次,莫向晚却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出现在原承面前,朋友取笑是不是把她惯出脾气来了,这种没有自知之明的小情人晾几天就听话了。
冷落的第一天,原承七年以来第一次24小时内没有收到莫向晚的任何信息和电话。
冷落的第二天,依旧没有,原承不以为然。
冷落的第三天,原承终于收到有关莫向晚的消息,却是告知他,莫向晚死了。
两年后,一场宴会上原承的哥哥带来了一个颜压全场的舞伴,女人长相气质让他十分陌生,那双眼睛却让他无比熟悉。
原承拉住女人放下身段哀求:“晚晚,回家。”。书中主要讲述了:白曼露和原承你一口我一口好一会后,白曼露才想起莫向晚的在场,瞬间微红了脸。“晚晚,你吃过没有呀,坐下来一起吃点吧,你做的太多了,我吃不完的。”白曼露示意助理给她搬来了一张凳子。“不用了。”莫向晚紧抿着……

《替身七年,分手后原少他跪求复合》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白曼露和原承你一口我一口好一会后,白曼露才想起莫向晚的在场,瞬间微红了脸。

白曼露示意助理给她搬来了一张凳子。

莫向晚紧抿着唇,目光一直锁定在原承身上,淡淡地拒绝了白曼露的好意。

白曼露手中的筷子顿了顿,随后失落地放下筷子,轻抿粉唇,好看的细眉委屈地塌着,眼里流露的光水雾雾的。

她委屈地叫了一声,就连声调都哑了。

听到她这个声音,原承立马从电脑上抬起来头,严峻如利剑的眼神在她和莫向晚身上巡视,最后锁定在了莫向晚身上。

莫向晚微微皱起了眉,不知道她这又是来的哪一出。

白曼露小心翼翼地问道:

莫向晚不看她一眼,冷淡回答:

或许有,但是她生气与否对结果有什么影响吗?

原承向着谁,谁就是赢家,显然那个人不是她。

事情也早就过去了,她为父亲、为原承的事已经身心力竭,再为这么点事郁郁不闷的话,她绝对是出生的时候把脑袋落她妈肚子里了。

白曼露委屈得眼睛都红了,楚楚可怜地低垂着脑袋,像一个犯错的孩子,可细品她的话,却犹如嗜血的刀。

白曼露扯了扯莫向晚的衣服,撒娇一般晃了晃。

她这一副楚楚可怜、娇滴如水的模样任谁看了都要心软三分。

可莫向晚还是坚决地抽回了自己的衣服,往门口退了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

她不恶心白曼露,她只是喜欢不起来,也许是嫉妒白曼露拥有着她极力想得到却七年都得不到的东西。

莫向晚以最平静的语气说:

听到这话,白曼露破涕而笑,

莫向晚没理会她,只是深深地看着原承,恨不得把整个人都装入她的眼中,这样她就不会一刻不见,就想得不行。

思念到了极致,只是这样看上一眼也能得到极大的满足。

她很不舍得离开,一旦离开不知道又要苦苦等上多少天才能和原承见上一面,但是她没有任何立场继续待下去。

莫向晚看着原承说道。

她渴望原承在这时候要求她多待一会,但是她期待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原承没看她一眼,冷淡地应了一声。

莫向晚有些失落,但还是挪动了沉重的双腿。

如果这句话是从原承嘴里说出来,莫向晚一定会因为欣喜而控制不住流泪,但却是从白曼露口中出来的。

白曼露从她的包里拿出一张名片塞到莫向晚手中,说:

莫向晚没说话,拿着名片就走出了休息室,只顾一股脑地离开这让她觉得难堪的地方,却不想撞到了一个趴墙角的。

她无视了殷豪脸上的惊讶和尴尬,面无表情地往外走。

她表面过分于平静,只有她自己明白内心的心如死灰。

殷豪追上来拉住了她,贼眉鼠眼地看了看四周,然后把她拉到了一个不太显眼的角落。

殷豪满脸怀疑问道。

莫向晚并不想和他纠缠,敷衍地回答了一句。

殷豪睨视着她,显然并不相信。

莫向晚不知道该如何接这句话,她甚至没有办法去正确解读这句话。

她不知道白曼露为什么要给她推荐剧,也不知道这个词打哪来的?

明明白曼露的每一句话都像戳她脊梁骨一样让她疼,让她难受。白曼露的行为更像是在撕扯着她用灵魂捍卫的可怜尊严。怎么到了别人的眼里就变成低声下气了呢?

还是她贱,就只配得到这些?白曼露这一点点装模作样的屈态就是在高抬她了?

一个不平等的事情发生在她身上,损失的,受伤的都是她,怎么在别人的眼里她反倒成为受益者了?

如若她死咬着白曼露不放,这些人是不是还觉得她心眼小,不知好歹了?

一股混着愤怒和痛苦的闷气郁结在胸口,任莫向晚怎么用力,怎么挣扎也舒展不开。

殷豪眼里闪着精光,笑着指了指莫向晚手里的名片。

对于白曼露像施舍给她一样的东西,莫向晚根本不稀罕,将手里的名片递殷豪就转身离开。

殷豪欣喜地接了过来,掏出手机一边记一边紧跟在莫向晚身后,手里忙活着,嘴巴却也不闲着。

殷豪拉住莫向晚,又把名片塞回了她的手里。

两人已经走离片场拍摄中心好一段距离,注意到周围没什么人,殷豪又把莫向晚拉到了树根下。

气得本就心情不好的莫向晚直瞪了他一眼。

他紧凑到莫向晚的耳朵旁,神秘兮兮地问:

莫向晚默然了,她没有想到殷豪会问这个问题。

作为横插在两人之间七年的替身,她比任何人都清楚白曼露和原承的关系。

小说《替身七年,分手后原少他跪求复合》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