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斜阳一束白光韩白苏言瑾夕全文免费阅读

《一抹斜阳一束白光》 小说介绍

(甜宠+虐甜+小美好+少女心+正能量+谋权)

她,言瑾夕,8岁那年,她死里逃生,被言府收养,徒有小姐身份,没有小姐待遇,但有兄弟姐妹可望不可求的自由。她乐观开朗,相信世间美好,传播正能量,用真心化解与兄弟姐妹间的冲突,又以身试险,缓解家人与救命恩人之间的矛盾……
他,韩家次子韩白苏,父亲死得蹊跷,种种迹象表明这一切和言家脱不了干系,他仇视言家,面对言瑾夕的刻意接近,他百般刁难,却在相处中被言瑾夕的真心打动,心甘情愿被她拿捏,为她解决一个又一个困难与麻烦,言瑾夕开窍晚了一些,加上自卑,一直未敢回应,当她想表达爱意时,他竟消失了,她失去了他……
刺杀案,私盐案,毒杀案引出一系列权力之争,言韩两家也牵扯其中,韩白苏势力薄弱,无力与朝野对抗,直到他发现自己是皇帝之子荀王,为保护他爱之人,他消失了,再见他时,他已是陌生的荀王……。书中主要讲述了:无论背后是谁,先承认错误,再把责任往身后之人身上推,再让他替她保密,包庇她的过错,言瑾夕准备一步步循序渐进进行。她开始给自己加戏,猛地蹲下身子,书案挡住了她的身子,韩白苏见她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未继续……

《一抹斜阳一束白光》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无论背后是谁,先承认错误,再把责任往身后之人身上推,再让他替她保密,包庇她的过错,言瑾夕准备一步步循序渐进进行。她开始给自己加戏,猛地蹲下身子,书案挡住了她的身子,韩白苏见她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未继续前行,反而停下脚步,一动不动,双手叉腰,好像在表达,我倒要看看你能耍什么样的花招。言瑾夕想挤点眼泪出来,但怎么都挤不出来,她只能露出一副苦瓜脸,死死盯着地上的碎片,与背后之人说话,责怪中带点委屈和哭腔。

韩白苏听见她提到自己,挺好奇这女子能说出点啥,韩白苏扭头侧身,往书案对面走去,走到椅子面前,顺势转身坐下。这个位置,能看到言谨夕的侧面,他理了理自己的衣袖,如听犯人交代案情一般,听着言瑾夕的发言,言瑾夕用余光可以看见那个人坐到了她的侧面,她不敢正眼看他,继续委屈地演着。

韩白苏的语气里带着点威胁意味,好像知道言瑾夕要把责任甩给她,追问着,潜台词却是,你倒是甩给我试试。言瑾夕仅敢用余光去瞟他,她只能瞟见一个浅浅的影子,根本看不清楚轮廓甚至长相,她能猜测这个人不好惹,不太愿意接她的招,她也不敢继续责怪于他,她换了策略,改推卸责任为求庇护。

韩白苏猜出这女子应该是言瑾烁招来的小工,他意识到自己早就臭名远扬了,这女子才来几日,从未和他见过面,竟怕他怕到如此地步,他突然想到大哥说他连自家妹妹都不会哄,更别说对其他女子,他冷笑了一下,这个笑带着点自嘲,韩白苏继续说着。

铁定是言瑾烁在背后嚼舌根,否则这小工也不至于如此害怕韩大人。

言瑾夕摇头,继续回复。

韩白苏疑惑,继续问。

韩白苏越来越多疑虑,她竟知道自己对言瑾烁不好,他继续说道。

韩白苏听到这里,狠拍了一下椅子扶手,发出一声巨响,他气得顺势站了一起来,眼神里充满怨气,言瑾夕侧头想看他,害怕激怒他,她又低头把头回正,不敢与之相视,她感觉监察处,除了大哥好相处,其他同僚的暴脾气好暴躁,也太难相处了吧,她试探性问道。

言瑾烁死死盯着言瑾夕,体内一股洪荒之力,他带着不满的情绪说道。

言瑾夕听到这番话,她震惊了,她已经猜出这个人是韩白苏,只有他才会如此咬牙切齿说出这种话,他对言家人的怨恨从未消失,一点就燃,言瑾夕意识到,耍小聪明已经不行了,他正在气头上,原本蹲着的她,连忙侧过身给他跪下,并行跪拜礼,并一直趴在地上,不敢起来,全程也不敢抬头看他一眼,她试图灭火,开口说道。

韩白苏戾气很重,说道。

原本立即的认错态度确实很好,韩白苏的小火苗也弱了一些,但她后面那些话让他的火苗更旺了,他言瑾烁竟送自己的妹妹过来替他受气,韩白苏走到言瑾夕面前,并且蹲下,低声中带着点杀气,命令她。

言瑾夕挺直腰板,跪坐着,她仍不敢看他,当初信誓旦旦跟大哥说,自己不怕韩白苏,可他的样子真的很可怕,她感觉自己过于大言不惭,现在她不但怕,还怕的要死,可她把这份害怕藏于心中,未表现出来太多。韩白苏看着她被烈日晒过,还未完全恢复的阴阳脸,感觉她一点也不像个小姐,韩白苏死盯着她,说道。

韩白苏见她仍不敢与他对视,再次发出命令。

言瑾夕微微抬眸,与韩白苏直视,她能感觉到他的愤怒与不满。言瑾夕看着他说道。

他爹吐血身亡,他娘痛哭无助的情景在他脑海中浮现,失去亲人这种痛,韩白苏永远不会忘记,韩白苏眼里有一些湿润,言瑾夕当着他的面揭他伤疤,韩白苏被刺激了,他哈哈大笑起来,他被言瑾夕给气笑了,这个女人,竟然敢问原因,她胆子可真大,上一秒还在笑,下一秒他立刻变脸,收起笑容,露出凶相,他内心有气,他要发泄,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儿,脸靠近她脸,威胁道。

说完,言瑾烁起身,拉着她往外走,非常暴力,言瑾夕感觉手腕很疼,跌跌撞撞,有点跟不上他的脚步,两个小官吏路过,看见后窃窃私语起来,其中一人低声问,新来的小工犯事了吧,韩大人如此生气。另一个小官吏遗憾摇摇头说,谁知道呢,小工惹谁不好,偏要去惹韩大人。

韩白苏拉着瑾夕来到审讯室,一把将她甩了出去,他的力气好大,言瑾夕根本站不稳,直接摔坐到地上,她抬头看着他,问他。

韩白苏走向前去,蹲下去,死盯着她看,伸手撩拨她的头发,看似怜香惜玉,吐露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带着威胁的味道。

言瑾夕紧张地咽了咽口水,说道。

言瑾夕认为,无论此刻的韩白苏有多混蛋,多邪恶,只要他肯让她留下,就有机会走进他的内心,查清真相。见她并没有知难而退的想法,韩白苏起身,朝着身后吼了一声。

听到命令,两个小官吏冲了进来,直接跑到言瑾夕面前,一人扛一只胳膊,把言瑾夕架到审讯犯人专用的木架上。言瑾夕第一次被别人这样对待,她害怕,但决不妥协,他反过来威胁他。

韩白苏竟被一女人威胁,他走过去,单手托住她的下巴。

说完,韩白苏甩开她的脸,转身发号施令。

小官吏拿着鞭子,对言瑾夕说。

言瑾夕咬着牙,等着皮肉之苦的侵袭。

第一鞭下去,声音响亮,言瑾夕忍着没叫出来。韩白苏想着,最多两鞭,她便会知难而退。明明在惩罚她,韩白苏也不知为何,他不敢回头看,这是他第一次这样为难一个女子,他觉得自己不是人,但是她要激怒他,挑战他,他便要给她一点颜色看看,小官吏没有急着打下一鞭,韩白苏准备给她机会,他侧过头,余光瞟着身后的言瑾夕,问道。

言瑾夕满头冒着虚汗,疼到没有力气,她虚弱地回复。

她居然还敢挑衅,韩白苏吼道。

第二鞭下去,言瑾夕已经疼哭了,她眼泪直流,她疼笑了,她觉得很讽刺,刚刚怎么挤都挤不出来,现在轻易而举便哭了出来,她极为克制的抽泣声,还是传到了韩白苏的耳朵里,也是这哭声,唤起了韩白苏内心那点良知和善意,小官吏见他没有叫停,举手挥舞第三鞭。她一个弱女子,这鞭下去肯定没命,韩白苏心软了,他心软了,鞭子落下之际,他猛地转身,走到她面前,替她挡了第三鞭,那一鞭重重落在他的背上,他闷哼一声,痛苦不堪,原来这么这么疼,要知道,他腹部的剑伤,还未痊愈,这一鞭,更是雪上加霜。言瑾夕吃惊不已,他仍带着还未痊愈的伤,替他挡了一鞭,韩白苏吼道。

韩白苏也要挨两鞭才肯罢手,言瑾夕再怎么嘴硬,也无法接受韩白苏受鞭策之刑,此刻,她竟瓦解了,她知道他身上有伤,他怎能如此虐待自己,她身子虚弱,只能哭着低声说。

韩白苏忍着疼,看着她,问道。

言瑾夕饱含泪水,不知如何阻止,她看着他,摇着头,用眼神祈求他别伤害自己,她知道,他只是被所谓的仇恨蒙蔽,他内心深处一直有一颗善意之心,这颗心需要被照亮,才能慢慢温暖起来,他明明感觉到了她的祈求,但他不想随她的愿,他不懂,为何她自己挨打,可以做到视死如归,而打在他身上,她反应却如此之大,世界上奇奇怪怪的事多了去了,他也不想纠结着这个问题不放,心里就想着,你不认输,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认输,让你好过,韩白苏斩钉截铁地吼道。

小官吏被韩白苏吓到,他犹豫了,但又不能违抗命令,纠结间,他还是挥下了第四鞭,鞭子重重落在韩白苏身上,韩白苏表情狰狞,直接吐了一口血,不停冒虚汗,如果他没有旧伤,一二十鞭他也能扛下,但他身上有旧伤,两鞭下去,痛苦不比言瑾夕少,他抬起手,擦掉嘴巴附近的血,言瑾夕见他如此伤害自己,还吐了血,她更难过了,他身上的伤,她比谁都清楚,她拖着虚弱的身体,难过到不能自已,她看着他,眼神渐渐无光,最后她闭眼晕了过去,韩白苏见她晕了,带着点挫败感,哼笑说道。

他缓缓侧过头,后背的鞭伤扯得真疼,他对身后的小官吏小声说。

两个小官吏按照吩咐,为言瑾夕解绑,一人扛了一只手臂,带她出去了。韩白苏捂着腹部,颠簸地向外走了两步,他嘴唇发着白,最终也倒头晕了过去。守门的小官吏看到他躺在地上,着急坏了,连忙求助。

两个小官吏将韩大人扶了出去,监察处就只有韩大人的公事房里有小床,小官吏没有法子,只能让韩大人趴坐在书案前。

小说《一抹斜阳一束白光》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