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的1990张信苏以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重生:我的1990》 小说介绍

重生年代种田文,单女主,无系统。
人到中年,醉生梦死的张信,重生回到1990年。
那一年,遍地都是机遇,是一个站在风口,猪都能起飞的时代。
那一年,早已经去世的母亲和姐姐,还好好的活在世上。
张信发誓,这辈子我一定要让她们幸福快乐。
前世的仇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莽莽苍白山,遍地都是宝贝。
卖松露,办公墓,开酒厂,买下京城四合院。
只要我想,种田也能富可敌国。
这是一个普通人,回到过去发家致富的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张有钱捡回来的东西,跟农村的土豆大小差不多。外表呈黑褐色,奇丑无比,表面遍布着瘢瘤。张信凑近鼻子嗅了嗅,这东西气味怪异,有些像蜂蜜,还有些像腐烂的叶子。没错,绝对是它!西洋餐厅里跟鹅肝、鱼子酱、杜松子……

《重生:我的1990》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张有钱捡回来的东西,跟农村的土豆大小差不多。

外表呈黑褐色,奇丑无比,表面遍布着瘢瘤。

张信凑近鼻子嗅了嗅,这东西气味怪异,有些像蜂蜜,还有些像腐烂的叶子。

没错,绝对是它!

西洋餐厅里跟鹅肝、鱼子酱、杜松子酒齐名的黑松露。

张信前世爱喝酒,那些外国餐厅没少去。

这种号称食物中软黄金的食品,也曾经品尝过。

说实话,除了觉得它价格死贵死贵的之外,没吃出哪里有什么特别。

黑松露不但长得丑,气味也特别怪,不知道那些外国佬,究竟喜欢它什么!

一想到大伯竟然拿这东西烀熟了喂猪,张信的心就滴血一般疼。

这就是守着金碗要饭吃。

侄子把放到鼻子上嗅的动作,让张有钱皱了皱眉。

这孩子前些日子摔了脑袋,看来是留下了后遗症,变得傻乎乎的,连这么难闻的东西,都凑过去嗅嗅。

张有钱对弟弟留下的唯一一个儿子,到底还是有一丝怜悯。

张信心不在焉的点点头。

唉,就这个呆呆傻傻的样子,将来娶媳妇儿都成问题,看来有财这一脉,要后继无人喽。

张有钱叹了口气摇摇头,背着手施施然的沿着土路,往家的方向走去。

张信心中天人交战,我该不该把松露值钱的事,告诉大伯呢?

按理来说,他是自己的亲大伯,不应该骗他。

可是一想到张有钱曾经做过的事,张信忍不住怒火中烧。

如果不是他,姐姐去读了大学,或许不会那么早就香消玉殒。

如果不是他,勾结外人夺走了自己家的五亩河湾地,母亲曲凤霞或许也不会郁郁而终。

这些事张有钱现在虽然还没做,可不代表他以后不会做。

张信狠狠的咬了咬牙:大伯,是你不仁在前,也不能怪我不义。

不过想什么办法,能把那十五亩山地,换到自己家名下呢?

有了这十五亩地的黑松露,自己和姐姐读到大学毕业的钱,都不愁了!

大伯和大伯娘两口子鬼精鬼精的,要是主动提出换地,肯定会引起他们的疑心。

这件事要让他们心甘情愿自己提出来,还得好好计划一番。

张信这一整天,都在盘算这件事,显得有些神不守舍,曲凤霞张琳母女都很担心。

小信这个样子,别不是脑袋上的伤,留下什么后遗症了吧?

张有钱回到家,把口袋里的十几个掏出来扔到灶台上,对老婆王翠花道:

王翠花撇了撇嘴,冷笑道:

?”

被老婆阴阳怪气的指桑骂槐,张有钱脸上有些挂不住,指着灶台岔开话题道:

王翠花不情不愿的拿起,放到盆里清洗了一下泥土:

王翠花往锅里添了几瓢水,利索的生起了火:

张有财皱了皱眉:

没等他说完,王翠花扫帚眉立了起来,大声吼道:

张有钱阴着脸道:

王翠花自知理亏,声音小了很多,嘟囔道:

张有钱叹了口气: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王翠花愣了一下,问道:

一个劲儿的狂嗅呢!”

张有钱一边说,一边惋惜的摇了摇头。

王翠花眼睛里闪过一丝喜色,若有所思的问道:

听了他这句话,王翠花眼睛陡然变得雪亮:

张有钱脑子里灵光一闪,终于想明白了老婆这么问的缘由。

他试探着问道:

家里没有外人,王翠花大方的承认了自己的打算:

张有钱脑袋摇的好像拨浪鼓一样:

听到丈夫不同意,王翠花撒起了泼:

张有钱被骂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他心中天人交战,有些拿不定主意。

王翠花偷偷瞄了一眼张有钱的脸色,猛地一屁.股坐到地上,拍着大腿干嚎起来:

王翠花一哭二闹三上吊,张有钱心中良心的天平逐渐倾斜。

他狠狠跺了下脚:

听到张有钱终于松了口,王翠花停住了干嚎。

其实她一滴眼泪也没掉,纯粹是在装模作样。

小说《重生:我的1990》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