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帝后,我封了捡我的妖龙做皇夫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凤归阙浮屠)

《称帝后,我封了捡我的妖龙做皇夫》 小说介绍

凤归阙是沧国最尊贵的公主,是恭帝手心上最娇贵的一颗明珠,这些身份足以够她嫁个身份高贵的夫君,一辈子的荣华富贵不愁。不过她要的可不是这些……她要邺城之主的位置,她要这沧国皇储的身份。
  一只她讨厌却又干不掉的臭龙告诉她,当这些野心家的眼光都未放在她身上时,她的机会就来了,高明的猎手,最应该擅长的一件事就是等待。
  从此凤归阙像一条伺机而动的毒蛇,蛰伏在她几个成年的皇兄阴影之中,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她要做的是食雀的鹰。
  CP:苟命妖龙X病娇公主。书中主要讲述了:凤归阙一路奔袭,到了沧国境内后一刻也不停歇,不停赶路,终于快到离邺城最近的梧州。自凤归阙到了梧州后,便警惕心骤起,颇有一种风声鹤唳的一种样子。此时凤归阙一副老妪模样身后背着一个包袱,走路颤颤巍巍的,朝……

《称帝后,我封了捡我的妖龙做皇夫》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凤归阙一路奔袭,到了沧国境内后一刻也不停歇,不停赶路,终于快到离邺城最近的梧州。

自凤归阙到了梧州后,便警惕心骤起,颇有一种风声鹤唳的一种样子。

此时凤归阙一副老妪模样身后背着一个包袱,走路颤颤巍巍的,朝梧州城门口走去。

浮屠的嘲笑声传来。

手臂上的浮屠滑来滑去的,滑的她痒痒的,凤归阙忍不住捏了他一下。

不知道捏到哪里了,浮屠嗯哼一声,刹那间跳到了袖子里。

凤归阙声音低哑,听起来像拉风箱一样,沙沙的。

离邺城越近这些地方的排查就越严,说是排查逃犯,凤归阙冷笑几声,眼神阴郁。

前面几天,她已经收到了怜奴的信鸽,怜奴的人马已经过来了。

凤归阙凉幽幽的说着。

凤归阙用手捂住嘴巴咳嗽,佝偻着身子,走到城门口。

门口站哨的士兵叫住了凤归阙。

凤归阙咳嗽不止,脸上的一层层褶子抖动起来。

凤归阙说着说着便开始掉眼泪。

一个年老妇人儿媳不孝,投奔小儿子,不知道是不是勾起年轻士兵的恻隐之心。

盘查的年轻士兵心生不忍,挥了挥手让她进城。

凤归阙闻言唯唯诺诺的向这个士兵道谢,开始颤颤巍巍的朝城中走去。

还没踏入城中,不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

士兵朝飞驰而过的马背上的男人敬礼。

那个男人嘱咐城门口排查时一定要严格排查,违令者军法处置,收犯从严,追问上级。

顿时人人自危起来。

一个老兵开始就看见,凤归阙跟年轻士兵交谈时,未出示路引便进城了。

本也不打算管,谁知道那个将军一说,他便不由地害怕起来。

想来是这个年轻士兵不按规矩办事,走过去大力的甩了这个士兵几耳光,并叫住凤归阙。

凤归阙被叫住时,心中咒骂了一声,真是倒霉!缓缓的转过头,依旧是佝偻着身子。

凤归阙转动着被耷拉着的眼皮遮住的清澈眼睛,咳嗽的浑身都抖了起来,好像一不小心就要去了。

老兵抡起粗壮的胳膊,浑身的肥肉一抖一抖的,眉眼阴郁,唇角扯出了暴戾的笑容,一脚踹在凤归阙的肚子上。

凤归阙猝不及防被踢一脚,猛地倒地,腹部传来一阵剧痛,上次伤的确是好了,不过短时间再次受到重击,凤归阙一时间有些承受不住。

躺在地上时,凤归阙双手成拳上半身伏在地上,紧紧的捏着拳头,直到指甲陷进肉里,垂眸不语,神情阴翳。

袖中浮屠的声音,低声传来。

浮屠的声音听起来可完全没有担心她的意思,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真是该死,这条龙该死,邺城的酒囊饭袋们也该死,还有这个该死的城头看门的小兵,等本殿回了邺城…

凤归阙心中疯狂的想着。

在按捺住心中的疯狂念头后,凤归阙看着眼前的肥壮老兵眼中已经露出疑惑的神情。

开始大喘气,然后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匍匐着去扯那个老兵的裤脚,漏出半截白腻的手腕。

不远处,几个补丁的衣服的货郎看着这一幕,若有所思。

穿蓝衣服的高个子货郎冷笑一声,跟旁边的几人漠然道。

另一个货郎嚷嚷说。

蓝衣货郎旁边的黑衣货郎瞪了他一眼打断道。

……

凤归阙在城门口与那个老兵纠缠一番后,一副可怜相,终于引得一位西川来的客商忍不住,塞给城门守将一笔银子,放她进城。

凤归阙假装哆哆嗦嗦朝这位客商道谢的时候,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剑眉星目,五官硬朗。

道完谢后,缓缓进城,转身后随即低头轻谩的勾了勾唇,真是一个大好人呢。

这客商正是西川国君——秦君跃,秦君跃看着农妇的背影,回想刚才那个农妇抬眼竟然长着一双明亮动人,清澈无比的眼眸。

这农妇看来很不一般啊,秦君跃摸了摸下巴,咧了咧嘴,这趟沧国之旅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是夜…梧州最大的青楼不远处的一个偏僻破烂的小木屋中。

浮屠从袖子中探头探脑的,看起来可可爱爱的一只,却发出了一个成年男子的磁性声音,真是无比违和。

凤归阙现在听到浮屠戏谑的声音,没好气儿的回道。

浮屠在袖中动来动去,弄得凤归阙手臂痒痒的。

浮屠无辜的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凤归阙。

凤归阙咬牙切齿的说完,抬起手臂,用食指抚了抚太阳穴。

她想到一开始这厮化形非要盘在自己胸脯上,只感觉青筋凸起,反复横跳的。

一人一妖躺在破烂的小木床上,正在极限拉扯中。

突然一阵疾风从凤归阙脸上划过,没过多久传来一阵箭矢射到床栏上的闷响。

用手一抹,黑暗中脸上一阵湿热,还带着一股腥味。

凤归阙瞳孔紧缩,思虑片刻,拔出箭矢,几步一跃,骤的轻跳出破烂小屋,屋外已是火光漫天,一群身着黑色劲装的鬼脸面具男子已将木屋团团围住。

凤归阙猛的将箭矢掷出,先发制人,正中其中一人心脏,高声威慑道。

领头的面具男大吼一声。

双方立刻混战到一处,两名男子从正面高举长剑形成夹攻之势,身后一男子手提弯刀劈来。

凤归阙此时手无寸铁,只得左避右闪,纵身一跃,跳到手持弯刀男子身后,手成爪状,一爪捏断其咽喉。

随即拎起弯刀与这一伙儿人混战至一处,无尽的黑暗中,火光漫天,脸上的人皮面具已经毁坏过半。

这些面具男的鲜血飞溅到凤归阙漏出的那张妩媚娇俏的小脸上,明媚的大眼此时布满血丝,凤归阙兴奋地舔了舔唇,头皮发麻,自骨头战栗传来的一股快感。

娇俏的身影在人群中发出一阵嘶哑恐怖的笑声。

背后的凌厉杀气却越迫越近了,这群面具人终归是人多势众,厮杀几许后,凤归阙身上便出现斑驳血痕,衣衫被长剑挑的破烂。

凤归阙正浴血杀戮中,却不曾注意到不远处的一黑衣人已搭弓对准她的后背。

小说《称帝后,我封了捡我的妖龙做皇夫》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