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不出去的房子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梁一乌涂)

《走不出去的房子》 小说介绍

孤儿梁一和男友因为贪图便宜住进了一个诡异的房子。先是出现门打不开,又发现怎么也回不了家,然后男友离奇自杀,老板也莫名从这里跳楼,梁一疯了。却鬼使神差的又回到了这个房子,而且奇异的怀了孩子后,疯病痊愈,在被残忍的抽取精元后逃离,漫无目的又住进了更为诡异的房子,执着的黑影也如影随形的跟来,开启了更为凶险的入住体验,九座房子一个牢笼,上天入地终究逃不过!!!。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大胆的伸手想要触摸他,真得感觉到了一种实物感,却说不出来什么感受。他静静地躺在我身边,握住我的手,我感觉到了一种熟悉感。我的眼泪流了出来,是王桥,那种熟悉感。“你是王桥,是吗?”我转头问着他。模糊的……

《走不出去的房子》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我大胆的伸手想要触摸他,真得感觉到了一种实物感,却说不出来什么感受。

他静静地躺在我身边,握住我的手,我感觉到了一种熟悉感。我的眼泪流了出来,是王桥,那种熟悉感。

我转头问着他。

模糊的黑影没有任何回答,只是侧身抱住了我。我抱紧了他,是一种虚空,可我还是贪婪的抱住了他:在声声呼唤中我睡了过去。

一夜,两夜……这样的陪伴一直持续着。直到我身子完全恢复了,我想起去公司办离职。我已经近两个月没有上班了,老板早就看我不耐烦了。

可是到了公司,我才发现,我竟然莫名其妙的升职了。我来到老板办公室,看着这个一向色迷迷的中年大叔。

我不客气的问。

老板看着我笑眯眯的:

他竟然屈尊给我倒了一杯茶。

我不想多和这个人打交道了。

他笑呵呵的说。

我不敢想像,那是HN集团的审核。

老板一脸得意。 老板递茶给我。

我犹豫着接了过来。辞职变成了升职。下班后老板亲自开着他那辆豪华轿车送我回家。我受宠若惊。但却坏坏得想趁机利用他。谁让他平时对我凶巴巴的。谁曾想到了楼下,老板竟然坚持要送我回家。我心里起了警觉之心,断然拒绝。

可是没有想到,他竟然偷偷跟着我上了楼,在我关门的那一刹那,挤了进来,立即反锁了门。我意识到了危险。

我强压着害怕大喊说。

他竟然自顾自的脱起了上衣。

我推开他,去开门锁。他一下子抱住了我,按在了门上。我使劲地推他,却被他扯开了上衣。

他露出了狞笑。这就是一个标准的色狼。我用头撞向了他,他被撞得一个趔趄,向后退去,我趁机想跑向卧室。可是最后却被他从背后拖住,拉倒在地。我挣扎着,他却越来越兴奋。

猛然,他停止了所有的动作,直直的站了起来,毫无表情的走向了窗口,那里白色的窗帘飘舞着。然后推开窗,在我的惊恐中跳了下去。

蓦然,一张英朗的脸在我脑海中闪现,我看到我被那张脸的主人抱在怀里,压在身下,我看到门被撞开,双眼通红的王桥扯着我的头发,面目狰狞地死死掐着我的脖子,我看到了赤裸着的我毫无生机的死去,我看到了王桥推开窗,回身看我时的凄凉,绝望!然后跳了下去。

我嘶吼出声,我想起来了,我全都想起来了。王桥为什么自杀,我想起来了。

那个与我缠绵的不是王桥。

我哈哈哈大笑,笑完了哭,哭完了笑。我疯了!

警察再次登门时,我已经完全疯了,被送到了精神病院。医院在得知我没有家属时,也不愿收留我。

最后我又被送回了出租屋。奇怪的是,在我住院期间,房东在打麻将时忽然心脏病发作死了。她唯一的儿子从国外回来办理后事。看到我这个疯女人时,竟然没有赶我走,默许了我的留下。

我依然疯癫的痴笑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在一个夜晚忽然清醒了过来。看到整洁的房间我有些不太相信。我这个疯子的房间从来没有人来过,甚至没有人关心我是否饿死了。可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疯癫的我竟然没有一点饥饿感。我看着干净的我有点不太相信之前的疯癫。

看向了客厅的窗,那里白色的窗帘随风舞动,一如第一次来时看到的情景。我猛然醒悟了,这个房子的确有问题。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想离开这里。可是大门却怎么也打不开。恐惧再次袭来,我看向了四周,没有人,没有黑影,没有可怕的感觉,可是就是那么可怕。

我蜷缩在大门口,我想也许我的死期也到了。如果王桥不租这个房子,如果我强势一些不同意,那么这些都不会再发生。可是,现在我们谁都躲不过。

一个声音响起。

我抬头,看到了王桥,有那么一瞬间,我冲动的想扑到他的怀里。那里有温暖与安全。

我摇头,停止了前进的脚步。

那声音如此的耳熟。

我退到了门口,背抵在了门上。

王桥走了过来,一把搂住了我,一如既往的怀抱,我颤抖地抱紧了他。我哭了,有思念,有害怕,有无助。

我不停的喊着他的名字,想以此来抗拒我的害怕。

王桥把我搂得更紧了,温暖的怀抱让我有了抬头的勇气。

我泪眼婆娑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王桥。他没有回答,只是覆上了我的唇。

他是王桥,那灼热的气息更加证明了他的身份。我被抱进了卧室,在喜悦与激情中昏睡了过去。

我还是疯的,不知道昨夜曾经清醒的自己,我只呆呆的坐在窗前痴笑。

昼夜的交替,出现了一半清醒一半痴傻的我。

直到有一天早上醒来,我感觉到了异样,是什么,我却说不清楚,只是我真的不再疯了。我打量着这个屋子,轻声唤着王桥的名字,没有任何回音。我去梳洗时才忽然意识到,我好像这段时间没有来过例假,可能是身体的原因,也可能是别的原因。我想到了每晚与我相伴的王桥,那有可能只是他的灵魂,可是我也愿意。

我还是去药店买了东西,想测试一下,果然,我再次怀孕了。我盯着卫生间的镜子,有些不可思议,一个灵魂能让我怀孕吗?

我上网搜索了很多这方面的知识,大多都是一些灵异传说,没有可信度。

我想晚上再见到王桥问问他。

很快,夜晚来临,我坐在沙发上,想知道王桥是从哪里来的,每次我清醒的时候他都已经在身旁了。

等到了深夜十二点,依然没有他的身影出现。我有些着急了,轻轻地呼喊他。屋里很安静。我走遍整个屋子也没有看到他的影子,难道他不在了。我打开了那个空荡的房间,一个男人赫然站在屋中央。我吓得后退了好几步。

那个英朗的男人,一袭黑衣的站在那里,面无表情。

我猛然关上了房门,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冲到了大门口,想赶快离开这个地方,可是门依然打不开,我使劲的拧着门把手,希望奇迹的出现。一双手按在了我握着门把手的手上,那样的冰冷,苍白。

我立刻想到了是谁,没有勇气回头。眼泪不争气的掉在了那一只苍白的手上。从那手上飘起了清烟,苍白的手慢慢有了血色。我惊奇的回过了头,却看到了苍白英朗的男人,面无表情的和我的脸几乎贴在了一起。我苍茫后退,后脑勺重重的撞在了门上,撞的我眼前一黑。

那个男人直起了身子,从黑色的衣间掏出了一把匕首,鲜红似血。我惊恐的看着他。他没有任何表情的插在了我的小腹,我痛得张大了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鲜血就那样流出,顺着那鲜红的匕首注入他的手。他的脸上有了血色,俊朗生动起来。

他的声音如此的熟悉,却又那么的陌生。

我痛苦的昏了过去。再次醒来时,我仍然在门口,只不过已经瘫坐在门口的地上,阳光从外面照进来,那飞舞的白色窗帘异常的刺眼。我站了起来,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小腹也没有疼痛,我不放心地掀开衣服看了看,什么痕迹都没有。

我慌忙的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想要逃离这里。这次的大门轻松打开,阔别已久的自由,我头也不回的逃离。

买了最近出发的火车票,艰难地在候车厅等。火车终于出发,我长出了一口气,终于可以离开了!

不知道坐了多久,基本上都是昏沉的睡着,有人拍我的肩膀。我睡眼惺忪的看去,是乘务员。我看了看他,再看看,不知道什么时候车里已经没有人了。

我站了起来,拖着简单的行李走下了车。车站内并没有很多人,可能是我下来的太晚了。

外面果然下着大雨,为数不多的人也各自叫了车走了,很快就只有我了,我呆呆地看着外面的雨,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也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

最后想了想还是决定先找个地方住下来。于是叫了车,让司机找一家便宜一点的酒店,司机问我是不是来旅游的?我说散心住一段时间吧!

司机听了之后非常高兴,说正好他家有一套房子可以租给我,长住短租都可以,我问了价钱,我还能接受,就打算去看看。

司机一听,打开了话匣,说房子里什么都有,本来是小姨子住的,小姨子刚远嫁了。也就没来得及出租。还说看我单身女孩也挺干净的,房子租给我也放心。

直到房门口,司机还一直夸房子如何如何好,一定要我爱惜着住。

我打开房门的一刹那,就愣住了。这和司机说的简直不是一个房子吧!这里哪里是简单装修,就是标准的豪华装修,还说有些年头,明明就是装修没多长时间,干净整洁的没法说。

我站在门口扭头看着司机,司机不好意思的笑了,说:

我想了想先说不能涨房租哦。司机爽快答应了,只要我不走就不涨房租。于是我转了账,司机把指纹锁改了改,只留下了我的指纹。然后道别走了。

梳洗一番的我才想起来,这不是个骗子吧!或是二房东,再一想,钱都给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果然这里如司机大哥所说,一应俱全,连被褥都有,我本来还想着洗洗再用,先凑合一下,检查之后才发现,所有的东西竟然都像洗过了一样,还残存着洗衣液的味道。

于是就放心的铺了床,准备美美的睡一觉。窗外的雨一直在下,没有要停下,也没有要小的意思。

我在朦胧中,感觉有人躺在了我的身边。猛然醒来,发觉身边有着若有若无的黑影,就那样静静的躺在我的身边,我吓了一跳,不确定的轻声喊着:

没有回应,可是黑影靠的我更近了。那熟悉的感觉,我想应该是王桥。你没有走,没有丢下我一个人。一时的坚强在这一刻土崩瓦解。

我抱紧了那似有还无的黑影。我喃喃地说。有王桥的日子我知道是甜蜜的,是踏实的,是有归宿感的,可是为什么那么短暂,为什么他要跳楼,而我没有死。

也许一切的答案都在那个屋子里,可是我再也没有勇气走进那里,甚至现在想来,小腹处还有着隐隐地痛。黑影似乎感觉到了我的想法,手慢慢地覆在了我的小腹上,有着温暖与安全。我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小说《走不出去的房子》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