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照冰雪》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沈归舟陈穆愉小说全文

《明月照冰雪》 小说介绍

沈归舟曾是执掌北疆三十万大军的少将军,意气风发时,成为了家族利益的牺牲品。
死里逃生,她隐姓埋名,整日浑浑噩噩过着,打算在隐居之地了此残生。
奈何遇到战乱,十一年后,她只能被迫再次颠沛流离。
巧合之下,她遇到如今的北疆之主陈穆愉。
刚想来段风流韵事,又偶然得知,当年,被牺牲的不仅是她,还有曾经跟着她征战多年的浮柳营…..
食用指南:疯子女强人.将军舟VS只想谈恋爱.王爷愉。书中主要讲述了:被她弄伤那人想碰脸又不敢碰,手也痛的厉害。他左手紧紧握着右手的手腕,整个人已经暴走,“面子?今天谁他妈也别想走,老子要把你们全剁了。”嘴里虽是喊得凶狠,但有之前的教训,又有那高瘦汉子挡着,倒也没有草率……

《明月照冰雪》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被她弄伤那人想碰脸又不敢碰,手也痛的厉害。

他左手紧紧握着右手的手腕,整个人已经暴走,

嘴里虽是喊得凶狠,但有之前的教训,又有那高瘦汉子挡着,倒也没有草率的动手。

高瘦汉子按住他,细长的眼睛看向陈穆愉。

陈穆愉面有笑意,一双眼睛却深沉似渊,让人无法看出心思。

高瘦汉子皮笑肉不笑,

陈穆愉没说话,算是默认。

他刻意停顿了一下,笑得别有深意。

本来想靠窗边看戏的沈归舟一听这话站直了身体。

如今外地人都这么嚣张,大庭广众之下如此威胁他人。

陈穆愉依旧没有说话,还端着茶品了一口。

高瘦汉子看着他的举动,心里有些怵。

不过,他面上表现得是多了一份阴狠,

这人抑扬顿挫的一番话让沈归舟八卦的心瞬间沸腾起来。

她听城东头柳树下那群妇女说过不止一次,城外弃岁山上有土匪出没,已经盘踞山头小半年。

秦三虎,就是传说中阴狠凶残,生吃人肉的弃岁山二当家!

天啦!她就吃个饭而已,竟然碰到一群土匪。

不过,传言不是说这些土匪只在弃岁山一带活动吗。

果然,一群无知的大娘大婶传播的八卦不靠谱。

看来,以后出门还是要先看看黄历。

她不动声色地看了陈穆愉一眼,想知道他的反应。

弃岁山的土匪已经猖狂活动了许久,外地人肯定也有不少听过。

他虽贵为一朝亲王,自是不必怕这些阴沟老鼠,可俗话说的好,强龙不压地头蛇。

若是他此刻要明哲保身,她倒也没什么想法。

毕竟,这是一群连官府都躲着走的土匪。为了自己这仅有一面之缘的人,还不至于惹下这种麻烦。

换作是她,她根本就连这个手都不会伸。

陈穆愉神情未有任何变化。

难道他不知道这群土匪。

总不能是衙门的一面之缘就让他不惜代价护下自己吧。

想是这么想,她面上却又柔弱了几分,语带颤抖地求着陈穆愉,

陈穆愉没有什么情绪的声音破坏沈归舟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情绪。

她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陈穆愉话里的不屑,让她快速有了决断。

天色不早了,战场就留给他们双方吧。

她不动声色地缓缓挪动脚步,悄没声息地退出了包围圈,快速转身从后面绕了出去。

她刚迈下台阶,里面声响大了起来。

不要怪她不地道,这就算是今天他吓到她的补偿吧。

何况,凭他的身份,处理这种事情,会比她方便的多。

她长舒一口气,气吐一半,前面迎面走来三人。

她记得,那是陈穆愉身边的护卫。

见他们也看到了她,整个人一抖,提着襦裙飞快地跑走了。

一口气跑完了整条街,才敢停下来。

许久没这般跑过,停下来时,只觉比被人掐着脖子还要难受几分,小腹隐隐有了抽筋之痛。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路上行人倒是还有几个,店铺都已经关门打烊。

她摸着肚子嘀咕:

缓了口气,她朝直奔红袖楼。

半柱香后,她给了门口揽客的红花一钱银子,迈进了正热闹的小楼。

在大堂里遇到满脸皱纹、花枝招展的老鸨,沈归舟觉得自己好像也没那么饿。

隐约又觉得老鸨这个样子有点眼熟。

她朝对方笑了笑,准备上二楼去找红云,却被老鸨给拽住了衣袖。

她一个刹车不稳,差点从楼梯上滚下来。

老鸨一笑,脸上的粉簌簌往下掉。

她扶着楼梯,在老鸨看不见的方位翻了个白眼。

这不是废话吗?难不成还找你个老妖婆啊。

沈归舟塞给了她二钱银子,笑的温柔可亲:

没事不要挡路。

花妈妈拿着银子,脸上的笑容生动了些,拽着她的手却还是没有放。

红云有客人,这倒是让沈归舟有些意外。

整个红袖楼的人都知道每个月的十五她韩娘子都会过来,红云可是她的。

虽说她是个女的,但是她照样给银子啊,甚至只比别人给的更多。

没想到自己今天就晚来一个时辰,红云就有客人了?

她有点胸闷,吃饭遇土匪,诳窑子被人抢姑娘,她……

她淡笑着问,

花妈妈放开她的衣袖,翘着兰花指扶了一下发髻,斜着眼睛看着她。

花妈妈说完扭着腰上楼去,上了两阶又回过头道:

花妈妈说后面那句埋汰话时,已经扭着老腰上楼了。

她也不怕人闯到红云房里去,估计是觉得她还没长这个胆。

沈归舟暴脾气差点没发作。

老娘以前每次往这送银子的时候你这老妖婆可不是这态度啊。

小说《明月照冰雪》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