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有泪不轻弹(方青竹张圆)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男人有泪不轻弹》 小说介绍

方青竹出差归来,却发现深爱的妻子与别的男人在幽会,他选择隐忍,却因心事重重撞死了人,事业一落千丈,被打回原形,妻子要求离婚,妻子的情人对他极尽侮辱。撞死人的心里压力和妻子的背叛,让他一度想与妻子同归于尽,但最终,他放过了妻子,也放过了自己,与妻子离婚,选择了出走他乡,历经磨难,他终于走出了自己的阴影,生活迎来了崭新的一面。而他那个背叛他的前妻,却遭情人遗弃,前妻女儿又身染重病…。书中主要讲述了:次日上午,方青竹接到厂里的电话,让他去办离职手续。离职手续只用了半天时间办完,他去工位收拾个人物品,工友林勇与张芳走过来,两人用同情的眼光看他,林勇说:“唉!小方啊!自己一定要想开点,没有过不去的坎。……

《男人有泪不轻弹》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次日上午,方青竹接到厂里的电话,让他去办离职手续。

离职手续只用了半天时间办完,他去工位收拾个人物品,工友林勇与张芳走过来,两人用同情的眼光看他,林勇说:

张芳悄悄告诉他:

方青竹咬了咬牙,装作没听见,他迅速收拾了自己的物件,与林勇与张芳简单地道了别,往车间外走。

一路上很多人与他打招呼,看他的神情,说的话都充满了同情和怜悯,这令方青竹十分不舒服,他不是弱者,无需谁来可怜。

还没走出车间,他接到了韩小玲的电话,女人在电话里耐着性子劝他尽快离婚,方青竹没等她说完,啪的挂了电话。

韩小玲的电话没再打来,方青竹大步出了车间,出了厂门,坐上了自己那辆QQ车。

怀中的电话又响了,他以为是韩小玲,没接,电话却执着地响个不停,他不耐烦地拿出来,一看是被他撞死老头的家属。

方青竹忐忑地按了接听键,电话那头的男人愤怒的吼声传来,震得他耳膜发颤。

方青竹道:

方青竹说不出什么了,他想起来自己昨晚连门都进不去,原来韩小玲已经将它卖了。

愤怒让方青竹发抖,这女人,做得真绝。

话筒里的怒吼声除了男人,还添了个女人。

方青竹将电话扔一旁,任由他们吵。

他开了一段路,车子驶入他常走的一条偏僻小道,走了一段路,他感觉到后面有两辆车尾随着自己。

他急忙加快了速度,后面的两辆车也迅速快了起来,一辆长安车呼啸着超过了他,拦在了他前面。

后面一辆桑塔纳堵住了他的去路。

方青竹以前跑供销,有时候会携带大量现金往返,为以防万一,因此他在车上备了一条铁棍。

铁棍就放在靠他脚边的车窗边。

前后车上下来七八个男人,最后一个出来的是韩小玲的姐夫王军,几个男人将方青竹的车团团围住。

王军走到方青竹的车门边,狠狠几脚踹上去,暴吼道:

方青竹悄悄拾起铁棍,猛的一下掀开车门,车门将王军扇个仰面朝天跌坐在地上。

王军摸着摔疼的屁股,气急败坏地冲那几个男人吼:

一个大个子男人扑了上来,方青竹猛的挥出铁棍,一棍子砸在他小腿上。

大个子男人吃疼,立即往后退去,一边大喊:

王军在内的后面几个人迅速跑回车上拿出棍棒,方青竹对着围着他的三个男人一顿乱扫,从包围圈中冲了出去。

他刚跑几步,斜刺里被一棍子扫到膝盖,他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

紧接着手臂又被扫了一棍子,使他手上的铁棍掉落到地上。

又是一棍子下来,方青竹急忙双手护住了脑袋。

噼啪噼啪一阵闷响,方青竹瞬间挨了十几棍子。

腰上那一棍让方青竹趴在了地上。

王军走上前去,一脚踩在他手腕子上,鄙夷地骂道:

说着他的脚掌狠狠地转动了下,一阵剧痛让方青竹额头冷汗直冒。

王军弯腰戏谑地拍着方青竹的脸,咸协道:

言毕,猛的一脚将方青竹踹翻在地,拍了拍手,招呼那几个男人:王军说着,裹了裹棉衣,向车里走去。

方青竹心中憋了口气,拾起铁棍猛的站起,扑向王军,一棍子砸在了他后脑勺上。

王军软软地倒下了,那群人立即掉转头瞪着他准备动手。

方青竹恶狠狠挥舞了下铁棒,低声吼道:

那个高个子男人准备扑上去,被旁边的小个子男人抓住,小声在他耳边嘀咕道:

高个子一想也是,摆了摆头,冷声道:

几个男人架着王军,钻进车子一溜烟走了。

方青竹杵着铁棍,一瘸一拐地回到车上,他抓起副驾上的手机,给韩小玲拨去了电话。

韩小玲惊喜地喊道:她言下之意是他早点说这话,她也不用找姐夫去揍他一顿。

方青竹又说:

方青竹言语说得十分恳切,韩小玲不疑有他,还沾沾自喜地以为方青竹舍不得她。

玉飞路有个小公园,以前方青竹和韩小玲常常在那里约会,然后一起沿着玉飞路的林荫道散步。

方青竹挂了电话。

他将车子开到一家日杂店,在里面选了一把刮刀,然后上车,将刀与铁棍一起放在车窗边的脚下。

他的车开得很慢,一路留恋地看着车外的景物,从今天以后,他也许就不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了。

对不起了,伯父伯母和几个姐姐们,青竹不能报答你们了,你们就当十几年前他们一家三口都栽进了河里了吧。

爸,妈,我很快就来找你们了。

十几年前,方青竹父亲方玉天从玉门中学下班回来,骑车载着他的知青母亲去乡镇府办事,路上两人栽进了湍急的河流中,八岁的他从此成了孤儿。

对不起了,张圆,怪只怪我有眼不识夜明珠,非要去捡屎壳郎,下辈子,我一定擦亮眼睛,下辈子,我们做一世夫妻。

他的车子开进了玉飞路,离那个小公园越来越近,他看见了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韩小玲站在从前她常等他的那棵树下。

方青竹将车子停在她跟前,韩小玲自然而然坐上了副驾驶。

她看了方青竹一眼,见他开车的手腕肿胀,见他的神色暗淡至极。

她假腥腥道。

小说《男人有泪不轻弹》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