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悯浮生全本免费阅读,柯远姚茵小说全文

《悲悯浮生》 小说介绍

这是一个关于伪装,救赎,爱情,逆袭,成长的故事。
  故事的开端是我,故事的结局是我们。
  这样明亮又炽热的爱,一生只有一次。
  姚茵父母去世了,他们几乎是前后脚同时离开的。他们永远地睡在了后山那个坟头上。
  姚茵哭了三天,昏了两天。披麻戴孝后,她拖着脏兮兮的小行李箱,从破败的小镇坐着绿皮火车孤身前往B市。
她被柯家收留,认识了柯家少爷柯远。
柯远是柯家独苗,没有富家子弟的高傲,说话永远温温柔柔,不疾不徐,不争不抢。他处理人情世故游刃有余,老道圆滑,从不与人交恶。
哪曾想到,一次意外的撞破,姚茵撞见柯远抽烟,姿势熟练到乖张,丝毫不似平常看到的那般乖巧。
“你…你在干嘛?”
柯远吐出一口烟圈,唇角勾起,“姐姐都看见了,还问我干嘛?”
“…你不是好学生吗?”
“姐姐什么时候听我承认过?”
*
少年鲜衣怒马,大杀四方,球场上奋力奔跑的是他,亦是最好的他。
目有所望,心有所想,抬头满眼皆是温柔。
到底谁是谁的赎光呢?无法盖棺定论,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便一直能寻到光的方向。
  落魄孤苦女vs病娇腹黑少爷
1v1 前期校园 后期大学。书中主要讲述了:姚茵准备上楼,房租大婶楼下门口叫住她,扔了一串钥匙,挥挥手打发她,“你的房间是其中一把,自己慢慢试,我记不得了。”姚茵叹了口气,提着行李箱上楼。姚茵艰难爬到四楼,已经有点虚脱。她站在门前弯着腰一个接一……

《悲悯浮生》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姚茵准备上楼,房租大婶楼下门口叫住她,扔了一串钥匙,挥挥手打发她,

姚茵叹了口气,提着行李箱上楼。

姚茵艰难爬到四楼,已经有点虚脱。

她站在门前弯着腰一个接一个地试钥匙,这时从楼上走下来个中年男人,嘴里嚼着花生,口齿不清,

过道很窄,姚茵听到声音下意识往旁边让,想等他过去。

谁知后面突然没了声音,姚茵疑惑,转过头时猛地对上一双色咪咪的眼睛,男人摸着下巴打量着她。就站在离她四个台阶的位置。

姚茵有点害怕,腿直打哆嗦。她故作镇定,清了清嗓子,

男人像听了什么笑话一样,冷笑了一声,踱步慢慢向她走过来,

一声大吼叫亮了声控灯,姚茵彻底看清了男人的模样,肥头大耳,满脸胡腮,还有啤酒肚,样子猥琐。

说着就想上去扒她的衣服,姚茵只穿了一件很薄的短袖,因为被汗浸湿,里面的粉色内衣若隐若现,

姚茵拳打脚踢地制止男人的行为,因为从小跟着父母干农活的,她的力气很大,男人纵使钳住她的双手,依然讨不到什么好。

夺命电话再次袭来,在裤兜处震动,男人腾出一只手去摸电话,却被姚茵一把推开。

连行李也不管了,她用最后一把钥匙转动锁扣,打开房门,地一声关上门。

下楼声音渐远,男人骂骂咧咧走远了。

姚茵背靠着门,顺着门板慢慢滑下去,一屁股坐到地上,胸口剧烈起伏,惊魂未定。

要不是那个电话,就差一秒,她的衣服就会被撕烂。

一晚上姚茵都不敢眠,生怕男人半夜会破开她的房门,房间很小就五十平米左右,姚茵什么也没收拾,就擦了下床放张薄垫就睡下了。

第二天姚茵是被热醒的,满头的汗水,脸上还挂着泪花,眼睛干涩发痒,一阵刺痛。

哭得太久了。阿妈说这样对眼睛不好。

洗脸刷牙完毕,她简单洗了个澡,穿了件极其简单的米白色连衣裙,只有一朵小花图案印在背后。其实裙子原本是白色,洗着洗着就泛黄了。

头发随意扎了个丸子头,巴掌大的脸上终于有了一点血色和生气,就是眼睛还有血肿。

她按照燕臻给的路线去搭公交车,每个人都是手机支付或者刷卡,只有她摸出皱巴巴的钞票往里面塞,司机有些惊讶,但还是为她开放了投钱机。

司机也是有孩子的人,看着姚茵怪可怜的,人小小一个,安安静静地站着不说话,于是开口提醒她。

姚茵低头应着,手中的零散钞票紧了紧,渗出汗来。

好奇的目光频频向她投过来,在她身上肆无忌惮地游走。她就像一个全身赤裸的人,被迫承受揣度的眼光。

终于熬到了站点,姚茵逃也似的跑下车,明明没做错任何事,她却像个偷了富人戒指的的小孩,落荒而逃。

姚茵不知道是怎么上的豪车,反正最后到了柯家大院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是懵的。

从正门开车进来,差不多开了十多分钟才到住宅下,这是一座白色的老宅,无过多装饰,只有几株爬藤植物装饰于门前,但从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仍可以看出雍容华贵。

姚茵突然不敢上前了,她好似一位虔诚的信徒直直地盯着面前的宅子,迈不动步。

这里莫名给她一种压抑的气氛。

开车接她来这儿的司机在旁边提醒。

姚茵终于想起来正事,抬脚往住宅门走去。

燕臻坐在金黄色的沙发上,时不时拿起茶杯小抿一口。她盘着发,有两缕放下装饰于脸两旁,腿上披着一件毛毯,背挺得笔直,此时正在翻阅茶几上的一本杂志。她旁边放着一杯白开水。

显然是在等她。

姚茵局促地唤了声,

燕臻听见声音,头微微抬了下,没看她,而是朝门口轻轻喊,

一位中年妇女跑进来,站在门口弯腰应道。

燕臻声音很温柔,像平滑的丝带扫过姚茵耳朵。

张嫂笑着答,眼睛眯成了条缝。

姚茵站在那儿,像个局外人,参与不进她们的话。

燕臻朝她招了招手,笑眯眯的。

姚茵放松下来,走过去站在沙发旁,没坐。

燕臻也不勉强,抬头扫了她一眼,继续翻书,

突然提起已经去世的亲人,姚茵有点难过和心酸,但还是礼貌回答,

燕臻翻书的手明显愣了下,她的教养提醒她这个问题不能再继续了。但她还是得说:

这是在警告她吗?还是在提醒她?

姚茵摇摇头,叫她来这个城市是爸爸临终前要求她的,她对原因一无所知。

燕臻翻着书,

姚茵心沉了一下,爸爸在后面的付出她竟一无所知。想在资本家手里捞钱,做的工作肯定很辛苦吧。

姚茵咬了咬牙,心隐隐绞痛,之前她不懂事,总觉得他们小题大做,为什么一定非要读书才有出路,他们家的状况已经承担不了其他费用了。但是现在她突然不想辜负爸爸的期盼。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个姚茵还是清楚的。

她鼻子一酸,

小说《悲悯浮生》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