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王爷,王妃又喊您去试毒了苏钰墨清胤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报告王爷,王妃又喊您去试毒了》 小说介绍

「穿越+互宠+双强+宠妻+毒妃+复仇+轻松搞笑+破案」
医剖双绝的她,穿越成了一个孤女,有人称她为活菩萨,因为医术一流,救死扶伤,有人称她为刽子手,一手毒术杀人于无形,更有人称她为阎王爷,解剖死尸面不改色。
一手手术刀,一手解剖刀,在大邺朝混得风生水起。
锱铢必较,不吃半点亏的她却在墨清胤身上,屡次破例,两人更是连手创造了一个太平盛世。。书中主要讲述了:周坤只觉得后背冷汗直冒。今天是走了什么霉运,不就是抓个自己认罪了的犯人吗,怎么还能碰到大理寺的人?还是大理寺少卿。京城那么多事这位爷不管,怎么会跑到他们这偏僻的小县!周坤好不容易跌跌撞撞地站稳,正待行……

《报告王爷,王妃又喊您去试毒了》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周坤只觉得后背冷汗直冒。

今天是走了什么霉运,不就是抓个自己认罪了的犯人吗,怎么还能碰到大理寺的人?

还是大理寺少卿。

京城那么多事这位爷不管,怎么会跑到他们这偏僻的小县!

周坤好不容易跌跌撞撞地站稳,正待行礼,却被对方一个眼神制止了,在他耳边低声说道:

那男子身着一身白色缎子衣袍,袍边绣着淡绿色竹纹,墨发简单地用丝带高高束起,身姿挺拔,薄唇轻抿,长眉若柳,加上一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简直比女人还要美上几分。

只见他轻摇折扇,朗声说道:

店里出了人命,暂时生意是做不成了,老鸨只想快点抓住凶手,让此事了结,并不想这些人继续在店里耗下去。

只是她一时摸不清楚这位年轻的钟公子的身份,不知该如何说话。

周坤一边用袖子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命令人去请仵作。

苏钰观察着周坤与容景邱两人之间的互动,料想钟邱的身份断然不简单。

虽然容景邱成功地帮她把周知县给留下来了,但是她素来对留恋于烟花之地的男子并无甚好感。

空有一副好皮囊而已,金玉其表败絮其中。

既然案子可以公开审理,她也就不再担心了,默默地站在一旁并未出声。

容景邱好整以暇地看着苏钰,可见对方并未有说话的意思。

忍不住收起折扇凑到苏钰身旁笑盈盈地说道:

苏钰态度十分地冷漠。

容景邱脸上未见丝毫不愠,反而很是兴奋。

碍于他的身份,通常他周围的人都对他毕恭毕敬,加上那副好相貌,男人女人都争着想往他床上爬。

对于这种都不拿正眼瞧他的女子,倒是第一次见。

他压低声音,凑近苏钰耳边说道:

苏钰对容景邱这轻浮的举动很是不满,但是想想他说的话,好像也十分地有道理。

容景邱答应得十分爽快。

他本来以为苏钰只是懂些医理知识才会查看伤口,没有想到她居然还要求验尸,顿时觉得这件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咳咳咳~

容景邱对着周大人咳嗽两声,拿扇子指了指苏钰。

周坤对苏钰可是一肚子怨气,碍于容景邱的身份也不好拒绝,只得点头同意。

看到苏钰从袖子里拿出一双薄如蝉翼的透明手套,容景邱瞬间双眼放光。

他平时最爱收集各种奇珍异玩,自诩见识广博,很少有他没有见过的东西。

可是苏钰手上那玩意他却是第一次见。

苏钰淡然一笑:

只是不知道他等会还敢不敢要?

苏钰忍住笑,慢慢蹲下来,将死者身上的衣服全都细查了一遍,接着小心地拨开死者前额遮住伤口的头发,凑近伤口仔细地检查起来。

一旁的人看着只觉得恶心。

虽然月蝶才死没多久,并没有什么尸臭味,可是额头的伤口着实吓人,并且那血腥味刺鼻的很。

有几个年纪轻的女子更是害怕地躲到了屋外不敢进来。

苏钰用手沾了沾伤口上的血迹,放在鼻尖嗅了嗅,缓缓站了起来,对于之前的猜想更加的坚定。

容景邱看着她的动作以为她已经检查完毕,上前两步,还未开口便张大了嘴巴停在原处。

只见苏钰一点一点将死者的衣服褪下,连里裤也没留下。

一具姣好体型的女性尸体就这样一丝不挂地呈现在了众人眼前。

平时跟月蝶相好的几个姑娘哭哭啼啼起来,别过脸去不忍直视月蝶的尸体。

一时间周围不少的青楼女子也跟着起哄,更有甚者作势就想上去拉苏钰。

她们虽然身份低贱,但是也是有尊严的,更何况她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被生活所逼才进了青楼。

苏钰毫不理会周围的言语,认真探查起死者的每一寸肌肤。

容景邱见苏钰的双眼并无半点异色,就像是被冰雪滤过的春水一样,纯净透明,神情更是无比的专注。

他稳定心神,不满地对周坤说道:

周坤闻声大喜,心想这位爷终于知道自己被面前的小丫头给戏弄了,对着苏钰大喝道:

苏钰回头戏谑地看了容景邱一眼,容景邱连忙摆摆手,自证清白。

这确实不能怪他,是这个周大人太蠢了,连话都听不懂。

周坤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一样,只觉得脸上热辣辣地烫。

他什么时候被人当众这么训斥过,但是现在也只能装孙子,将怨气都发泄向周围的人。

众人不敢跟周知县对着干,只得恶狠狠地瞪着苏钰。

她自己也是女人,怎么能这样毁坏女子的清白呢?

苏钰感受到那一道道怨毒的目光,冷淡清晰的声音传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放在现代,法医们有专门的验尸室,她的身份也有权威机构的认证,检验尸体也会出一份正规的验尸报告,亲朋们自是不会看到死者不愿被人看到的一幕。

可是大邺朝,权力至上。

并且很显然,这个周大人只想尽快结案。

所以她必须当着众人的面检验,将所有疑点公布出来,才能更好地为死者找出真凶。

她的声音不大,却有一种镇定人心的作用。

众人看着那认真的神情以及忙碌着的小巧清瘦的身影,眼中的怨恨不自觉地少了几分。

容景邱嘴角上扬,这丫头果然是与众不同,只是很快他的笑容便僵硬在了脸上。

苏钰双手在死者的肚子上做了好几个比划的手势后,接着分开死者的双腿,趴在地上认真地观察了起来。

这~

众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哪怕是平时习惯了卖弄风情的青楼女子也脸颊通红。

周坤低着头脸上也是青一阵红一阵,很是难看。

仵作验尸他不是没有见过,可是这样检验女子尸体他还是第一次。

苏钰检查结束,又一件一件将死者的衣服慢慢地为她穿好,才缓缓站了起来。

看着众人的脸色,哪能不清楚他们在想些什么。

正是因为人们的忌讳,所以古代常有女子冤死而无从申张。

既然她接手了,就不会错过遗留在尸体身上的任何线索。

她脱下手套,将手套递到容景邱面前,笑道:

容景邱支支吾吾了半天却也没敢接过手套。

如果这手套单纯只是碰过死者,他肯定不会犹豫。

可是这可是碰过死者那些地方啊!

苏钰笑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布袋,将手套装了进去。

这手套还是她花了好久用动物皮做出来的,可谓是有钱也买不到,晚点消毒后,以后还可继续使用。

毕竟大邺朝还停留在手工时代,做一双手套花费的时间太长了,比不得像前世一样用一次性手套方便。

还是节约一点比较好。

容景邱的眼中满是遗憾和无奈,

苏钰扫了一眼在场的人,说道:

容景邱问道。

见血封喉。

容景邱反复揣摩着这四个字,陷入了沉思。

老鸨心中很是震惊,却故作镇定地说道:

苏钰不急不忙地指了指桌上两个未喝完的茶杯,沉声道:

她看了看小翠,接着说道:

小翠这时已经全然明白了王迪并未杀人之事,一个劲地点头。

老鸨正想上前去揪小翠的头发,苏钰一个冷眼扫过,她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盯着小翠恶狠狠地正要说话,却被一旁的雪凝给拦下了。

她低声在老鸨耳边说道:

雪凝面色平静,眼底深处却看不清楚情绪。

她对着苏钰轻声说道:

老鸨心中诧异,早上确实有客人来找过月蝶,她还因为答应帮那人保密而收了一百两银子。

知道月蝶去世时,她也曾经怀疑过。

但是在王迪承认杀人后,她就完全打消了之前的疑虑。

那种贵公子,哪怕是要杀人,也不会亲自动手。

为了不得罪权贵,避免节外生枝,暴露那位公子的行踪,老鸨只求快点结案。

而雪凝这是唱得哪一出?她是知道那人来过而特意帮忙隐瞒吗?

小说《报告王爷,王妃又喊您去试毒了》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