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夫无度:郎君,王女要入赘全本免费阅读,林默李旭小说全文

《宠夫无度:郎君,王女要入赘》 小说介绍

林默意外穿越到了一个架空的女尊王朝的王女身上,有些风流倜傥,是个花心大萝卜,喜欢貌美的年轻小伙儿。为了不崩人设,林默来了一次青楼游,遇见了落魄青楼里的老板李旭。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什么人设全部崩了个稀碎。初见“王女,我只是一个戏子,这样的谎言不知听见了多少。”林默没说什么,转身离去。看着那人离去的背影,李旭麻木的脸上笑容消失了个干净。第二日,林默抱着行李来到了红楼。男女双洁,救赎文,无脑甜宠文。。书中主要讲述了:“无妨,只要姑娘不觉得奴家孟浪,不讨厌就好。”林默的声音突然提高,“我怎么会讨厌诺儿,心里喜欢还来不及,诺儿只是情不自禁,也是对我一个,我才不会讨厌。我,诺儿也是有那么一点儿喜欢我的,对吧。”说到最后……

《宠夫无度:郎君,王女要入赘》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林默的声音突然提高,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越来越小,也越来越心虚,因为她不确定。

心中的喜悦再也控制不住了,抱着心上人蹦蹦跳跳,这份喜悦也感染了李旭,已经好久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开心了,原来,快乐也是可以这么简单的。

自从给弟弟报了仇之后,他好像就再也没有了方向,也很迷茫,突然出现的人,让自己找到了一点方向。

你要一直爱我呀,轻易地走进来我的心房,就不能再离开了呦,我的妻主大人。

李旭红着脸快步走掉了,林默这露骨又撩人心弦的话也不知道是哪里学的,如此之多。

林默当然舍不得和心上人分开,但是不分开怎么能给他准备惊喜呢,也幸亏经过了这么一件事情让他忘记了刚才自己要跟着的事情。

只一瞬间,林默就抱着头在地上哀嚎,嘟囔着完了完了,这不是坏了自己的形象吗,要是以后小郎君觉得自己是一个好色之人可怎么办。

可一想转念,喜欢一个人就是忍不住想要触碰,还想接触更多,她要怎么控制自己的手。

殊不知,她小声嘀咕的一切全都落入了李旭的眼中,他并没有走远。

他走出去没多久,才发现林默根本就不知道休息的地方在哪,又不想她接触别的男子,在这醉仙楼里本就没有女子伺候,所以就又折返了回来。

面对这张别人嫌弃了十八年的容貌,也会喜欢到情不自禁么,如果忍不住触碰就是喜欢的话,那么刚刚,他应该是喜欢的。

那如果这是喜欢的话,可能自己之前对那女人并没有喜欢,或许只是对她有所期盼,期盼着能有一个人心里住着自己,能带着自己脱离苦海。

———-分割线———-

醉仙楼从五年前的盈利就开始下滑,一年前开始醉仙楼花魁新秀被京城最大的青楼芳玉楼花大价钱挖走了。

李旭无力阻止,芳玉楼背后的势力他无力反抗,那时候还羽翼未丰,甚至他那时候还不是这醉仙楼的东家。

五年前鸨公还是这里的东家,也是他救了自己的弟弟,虽然这个地方在所有人的眼中并不是一个好地方,但是对李旭来说那一段时光是自己最幸福的时光了。

鸨公是一个温柔又善良的男子,当初沦落到开青楼的地步是因为女子,只是鸨公对女子不是那么厌恶,而他是厌恶到骨子里的,被卖到这里只是因为他娘没有银子赌了。

爹爹整日遭受着她的毒打,还要满足 她变态的需求,卖绣品挣钱满足那个女人的花费。

对于女人他是厌恶的,源自心底的厌恶和排斥,他也曾亲眼目睹过爹爹被凌虐,幼小的自己推开了门,想保护爹爹。

那女人被打断了,自然是没有放过他,那一天他差一点儿丢掉了性命,是他自己硬生生熬过来的。

在昏迷之前,他被血染红的眼睛清楚地看见令人作呕的人在爹爹身上起起伏伏,留下痕迹,不断鞭打。

而爹爹只是含泪看着自己不断地摇着头,爹爹眼里的东西很复杂,年纪小的他并不懂。

现在他只是懂了一些,他只看懂了爹爹眼中的无奈和妥协。

第二日,那女人在得知自己还活着之后,竟然说,你这赔钱货的命可真硬,没死了真是可惜,活着还要浪费家里的粮食………

从那以后他只能带着弟弟尽量不在家里呆着,恶心的事情只有自己知道就好了,弟弟不应该被玷污。

也是在那无助的日子,他遇见了本以为是来解救他的神明,却根本就没想到自己被卖到青楼全都是因为她在背后推波助澜,只是为了从他这里能一直得到钱财。

现如今想想看,原来自己当初真的会相信那拙劣的演技和不耐烦的敷衍,还说什么自己还没有考取功名,不能给他一个安稳的家,想给他十里红妆,风光出嫁,全都是骗人的。

那女人也从来都不会越矩半分,他甚至觉得能为了自己克制欲望的女子是万里挑一………

林默的出现让自己当初的想法是那么可笑,也许是她真的喜欢自己,可喜欢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

到底能留住多久,都是不得而知的,希望她能说到做到,做不到的人可是会受到惩罚的,被他狠狠地惩罚。

白双忙碌了一上午,整个人看着特别的颓废,说话的声音都透露着一个字。

白双犹豫了一下,也是顶着压力想要劝说一下自己的主子,看了一眼主子,咽了一下口水,

李旭的眼神冰冷,白双噤了声,不敢再多说一个字,他知道主子这是生气了。

说罢,他就转身离去了。

阁楼上负责招待客人的男子已经打扮地差不多了,身着各色轻薄的蝉纱,在一走一动之间仿佛能看得见衣裳里白皙娇嫩的肌肤,举手投足间都是恰到好处的,步子也是挪移着莲步更显柔弱无骨。

这些男子当中大多原本都是庶出的官家子弟,因为家中牵连,不得已被官奴场卖到各个地方,能留在京城已经很好了。

对于常年娇养在深闺的男子来说,长途跋涉的后果可想而知,那就是一个死。

如夜莺般娇滴滴的嗓音整齐划一,听的人心情舒畅。

李旭摆了摆手,让他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面上高冷的要命,他自己心里的明媚怎么都压不下去,微微弯起的嘴角就是最好的证明。

每一日李旭来到了这里,总是会有忙不完的事情,也不知道今日到底是怎么了,有些无所事事,账本已经核对过了,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每年一度的花郎大赛他是想参加的,可这醉仙楼里的所有男子能表演的才艺,早在几年之前就已经过了气,连入场的试炼都不曾合格。

这种才艺一般都是看家本领,不论哪个青楼都会养一些舞姬专门为了排练,更是有些背景的青楼能拥有从皇宫里退下来的领舞倾囊相授,又怎么能比得过。

他应该犯愁的,可脑海里总是浮现出自己回应她之后,开心地蹦蹦跳跳的模样,痴迷地看着自己的神色挥之不去。

烛光摇曳,青楼里都开始了表演,门外招待客人的声音莺莺婉转,仿佛能勾人魂魄,只是很少有人进来。

李旭倚着栏杆望着下层的的舞台,好像今天和往常并不相同,难道是舞姬又编出了新的舞蹈?

可为何放了一把椅子,椅子前放了一把古筝,旁边放了一个从前从未见过的东西,被架在一根棍子上,还有几个大小不一的鼓,还有一个像锅盖一样的东西被插在棍子上,却不往下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了新的节目为什么没有人向他禀报?白双最近到底在干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也不和自己汇报。

带着疑惑,李旭走下了楼,他刚走到最后一个台阶,烛火被别灭掉了很多,变得昏暗了起来。

今日是怎么回事,蜡烛都灭了?白双怎么办的事情,还是年纪大了记性也不好了,自己要不要换一个人管。

拿着花篮的白双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又是谁在念叨自己了,甩了一把自己的刘海,不知道是谁又沉迷在了自己的美色之中,不过真是可惜他这辈子是没打算嫁人,真是抱歉啊,让她的真心错付了呢。

可惜的是他现在还不知道李旭的想法,如果知道了自家主子的想法,一定不背这黑锅。

还没等他看清,一个身影从天而降,伴着花瓣,真的像传说中天上的仙女一般,柔和的烛光打在她的身上,脸上罩着白色的面纱,增添了一些神秘。

越走越近,他看清了那双眼睛,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睛正看着自己。那双灼热的眼,是李旭忘却不了的眼。

古筝声音起,只是短暂的一瞬,拿起了一根木棍开始敲敲打打,虽然没有听过,却是格外和谐,悠扬悦耳,让人耳目一新。

水袖在林默的手中收缩自如,像是与她的手臂合二为一一般,柔软的身段儿辗转腾挪,像她手中的那水袖一样飘动,柔软中却又带着力量,让人不可忽视。

一曲完毕,醉仙楼里早已鸦雀无声了。

不知对面的女子从何处拿出来了一朵鲜红的花儿,径直走向自己,插在了自己的发间,眼里像是落满了星辰,也满是自己。

喜欢?自己怎么会不喜欢,他从未想象过在某一日会有一个女子放下身份,为他献舞一曲。就连那女人曾经为了哄骗自己都不曾做过,她可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台下不止有青楼男子,多少还是有客人的,这声郎君拉回了众人还在沉浸在曲子中的思绪,台下的掌声响起,甚至还有人吹了口哨,嚷着再来跳上一曲,甚至有些女子开始搂不住,往台子上丢铜板。

(这一章跟上一章总感觉有点儿不对头,但是本作者相信书友们能看懂,加油(ง •_•)ง)

小说《宠夫无度:郎君,王女要入赘》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