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救了棵成精的树陈峰小枣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我救了棵成精的树》 小说介绍

我救了棵古树,竟然被树精寄体,想要”我本平凡“,难了!那就热血沸腾,睥睨人世间,谁有不平事?活一个不一样的自我!当然,还有身边的人。。书中主要讲述了:男的全部歇菜,鬼见愁不服输,嚎叫着又向我扑来。我故技重施,又把她闪倒在地。这次她再也没有爬起来,而是一直趴在地上痛苦地连声哀嚎。完胜!在父亲、姐姐、高明以及赶来的村民们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我颇有种“我欲……

《我救了棵成精的树》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男的全部歇菜,鬼见愁不服输,嚎叫着又向我扑来。我故技重施,又把她闪倒在地。这次她再也没有爬起来,而是一直趴在地上痛苦地连声哀嚎。

完胜!

在父亲、姐姐、高明以及赶来的村民们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我颇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不过没有等我享受多久,伴随着警笛声,很快闯进两位警务来。其中一位大约二十来岁,白面,见状骇然变色,抽出警棍就向我捅来。

我吓了一跳,这是什么意思?好在他的速度在我眼里根本就如同龟速一般。

我一边躲闪,一边大声喊问。

这人脸色已经变得铁青,眼里几乎冒出火来。

我当然不肯就范,这算什么?上来不分青红皂白就给人上电棍!于是一边与他躲猫猫,一边抗议。

哪知这家伙就像一个疯子,颇有一种不修理我不罢休的感觉。

最后还是另一位警务喊停了场面。

刚才的待遇让我十分不爽,我紧皱眉头,眯眼盯视着跟我过不去的这位警务,正琢磨消遣对方几句,就听姐姐在我身后悄悄道:

哈——这下我完全明白了,敢情这位在公报私仇啊!

喊停场面的警务大约四十来岁,身材壮实,方脸,皮色黧黑,眼神显得意味深长。他介绍了二人的身份,说是接到报警电话,到这里出警,问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司大业抢着发言,先介绍了自己村委主任的身份,然后恶人先告状,污蔑我如何如何横行霸道,心狠手辣,寻衅滋事……

我由他丧尽天良胡说八道,要把我搞成窦娥,只说了一句:

司大业顿时噎在那里,村民们的眼神都显得很有味道。

身为司家人的司徒眼见自家人吃了这么大的亏,刚才的行为又没有得逞,太丢面子,心中恼火可想而知,他大声喝斥我,说我行凶伤人,必须跟着到镇派出所接受审讯,说着拿出了手铐要给我铐上。

这时高明站了出来,说他们司家五人私闯民宅,以多欺少,寻衅滋事,我朋友这是正当防卫,戴手铐也应该给司家人戴,怎么颠倒过来了?

司徒目光转向高明,冷冷盯着他,骂道:

高明毫不畏惧,目光直直迎着对方,针锋相对道:

司徒顿时跳了起来,提起电棍就要教训他,不过还是在那位刘姓警务的制止下停住了,当然手铐就不用戴了。

这位刘警官寒着脸,皱着眉头,语气十分严肃地要求有关人员一律都跟着到镇上派出所去接受调查讯问,车辆不够用,就让司大业在村里调剂一辆。

司大业面有喜色,满口答应。

我心底顿时生出不详的兆头:会不会官官相护?不过这不是我所能控制得的。随即想到,此去镇里派出所,单这个司徒就够喝一壶了,因此不得不防。于是我沟通了体内的小枣,问她怎么拿捏这个家伙?

小枣说你家院子太干净,草也没有一根,最好把他引到有草木生长的地方,我才好下手段。

我说明白,到了门口,故意斜刺穿到墙边的园地里站着逗留不走。那里栽植了两畦韭菜,空地里生长着许多飞蓬、牛筋草、车前等野草。

司徒接连摆了几次手,见我毫不理会,顿时恼了,破口大骂,冲过来就拽我。

听到小草一声,我不再跟他较劲,顺从地走向警车。进警车的刹那,下意识回头一看,只见父亲脸色苍白,浑身打颤,似乎随时都会倒下。而姐姐则满眶眼泪,神情凄然,说不出的担心。

这一刻我心中突然充满了酸楚:莫非我做错了吗?

到了镇派出所,我被领到一间办公室,简单登了记就让我出去。

我出了办公室门,就见司徒等在那里,面色铁青看着我。

我丝毫不怯,漫不在乎地看着他。

司徒冷冷抛下一句话,先行走路。

我跟着一边走,一边打量周围的环境,这是一座大院,东南西都套着院墙,北面分布着好几排平房。平房间隙里生长着一棵树,好像是香椿,现在是暮春,树冠已经枝叶婆娑了。但在今天这阴沉的天气里,不免显得落寞。

司徒带着我越过两排房子,从第三排拐进去,走到第三个门拉开,让我进去。

说实话,看着司徒不阴不阳的样子,我心底还是直敲小鼓的,不过从他脸上除了阴沉,再看不出什么。

我走进屋子,里面已经有了一位警务,大约二十来岁,戴着只眼镜,书生气未脱,估计是个才参加工作不久的大学生。

屋里没有亮灯,比较昏暗,靠北墙放着一张长条桌子,桌子后面放着两只靠背公务椅子,前面则放着一只黑乎乎带扶手的笨拙椅子。我在电视上见过,这是审讯室的标配。

司徒不耐烦地要求我坐到那只黑椅子上,然后让我把两条胳膊放到扶手上,接着就听卡卡,伴随一股凉意,我的两条胳膊应该被钢铁一类的机关限制在扶手上了。

看到司徒嘴角露出不易察觉的狞笑,我的心悬了起来。

司徒坐到坐到桌子后面,开始讯问起我来,那位年轻的警务做记录。

常规的身份等信息询问过后,便开始对今天事件的讯问。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司徒倾向性太明显了,句句都是问我为什么?总是给我扣帽子,仿佛我就是百分百的坏人,我寻衅滋事,我行凶伤人……我当然不服,一句句给顶回去。当初在学校,我数理化不行,语文历史可是强项,论口才他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他被我几次怼得哑口无言,气得脸红脖子粗,眼睛里几乎喷出火来。我都能感觉到他整个人仿佛要炸了。

又一次被我怼回后,他胸口激烈起伏,浑身打颤,牙齿咬得格格响,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良久,他眯起眼睛盯着我,目光中闪烁着玻璃渣子一般的碎芒。

杀气!

我看到了杀气。

小说《我救了棵成精的树》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