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留有白衣陈飘雪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陈留有白衣》 小说介绍

【权谋,庙堂,江湖,爱情】 大庆六百年,荒帝无道,建阿房,造广陵,饿殍遍地,天下不公。起义军四起,大庆崩,分四国,是乃陈留、大兴、南诏、上饶,四分天下。此后三百年,陈留独大,有独占天下之势。余三家密谋,以三十万联军,于函谷关外大战,被陈留异姓王陈矢悯击退。而十万陈留军,三千陈白衣,无一生还,陈矢悯力竭而亡。“白衣战神陈白衣”,余威镇南国门,退三座庙堂十八年。坊间传唱“陈留有白衣,焉能撼乾坤!”。书中主要讲述了:宣武殿内,喻言高坐,身边梅儿丫鬟候在身后。喻言身边坐着一中年男子,身着银色甲胄,胡须微乱,一道气息不怒自威,犹如滔滔江河,静时沉稳,动时滔天。皮肤黑红,可见是常年累月曝晒而至。这人便是陈矢悯之弟陈矢虎……

《陈留有白衣》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宣武殿内,喻言高坐,身边梅儿丫鬟候在身后。喻言身边坐着一中年男子,身着银色甲胄,胡须微乱,一道气息不怒自威,犹如滔滔江河,静时沉稳,动时滔天。皮肤黑红,可见是常年累月曝晒而至。

这人便是陈矢悯之弟陈矢虎,陈飘雪的二叔,官拜一品大将,现在坐镇函谷关,拥兵二十五万。

殿外,陈飘雪和官毓儿来到大殿。不待陈飘雪来到陈矢虎跟前问安,反而陈矢虎居然起身微微躬身道:\”陈矢虎拜见王爷!”

陈飘雪急忙挡住陈矢虎这一拜,沉着道:\”二叔,你这又是何苦,你我本是一家人!按辈分来说,您还是我长辈,父亲去世的早,家里全靠你撑着,这一拜要拜也理应是我拜!”

说罢,陈飘雪就要行礼,不料喻言发话了。

\”你二人怎么婆婆妈妈的,本是一家人,弄得这么见外,陈家男儿何时让迂腐的礼教束缚了!不像话!”

陈矢虎大笑,道:\”嫂嫂说的是,是我见外了!飘雪坐下说话!”

陈飘雪点头坐在一旁,官毓儿给二人行礼后也是坐在了陈飘雪身边。虽然这种场合按理来说她是不应该在场的,但她的身份尤为特殊,且不说是三千陈白衣后人,光是喻言钦定的儿媳妇这一身份也都够了!

\”二叔函谷关可离不开你,今日怎会突然回家?”

\”飘雪,虽然如今你才十六岁,但作为陈家男儿,十岁便可上阵杀敌了!我陈家人就没有胆小之辈!”

\”二叔,我十八岁前不能武,这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是半点武力都没有!”飘雪苦笑道。

陈矢虎摆摆手道:\”飘雪,你领会错了,我不是来要求你上阵杀敌的,我是来传达大哥的意思的!”

听到大哥二字,陈飘雪心中一紧,又是战死的陈矢悯,自己的父亲安排的!?

饶是陈飘雪的心性,都心中期待着,自己的父亲到底在做什么?为何会在多年后再次出现六岁那年的场景!?

陈飘雪想不通,但他隐隐约约能感受到,这其中必定有隐秘,而且关乎着陈留王朝!

陈矢虎继续道:\”大哥当初去往函谷关前找到我,嘱咐我三句话,说是让我在你从天府学宫回来之后再告诉你!”

\”第一句是:陈留皇室赐婚,接!”

\”第二句是:陈白衣军只认七尺二寸飞雪梅花枪!

陈飘雪一字一句入耳,第一件好理解,当年陈留王朝新帝连下三道圣旨,其中就有这赐婚一说,当然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是恩威并施,就怕陈家封王后,拥兵自重,陈家本就是世代荫蔽国公,当年新帝初登,再遇三国来犯,不得不将陈家提到明面上来!

这第二件是指三百年前,陈家跟随陈留王朝老祖打下江山的陈白衣军,靠的就是这三千陈白衣起家,当年的陈家不姓陈,只是陈留王朝老祖赐姓陈,如今的陈家也算是姓陈的异姓王了,而陈白衣之陈由此而来。三千陈白衣只认世代传承的飞雪梅花枪,陈矢悯是要陈飘雪学这飞雪梅花枪啊!陈飘雪又是苦笑,自己的老爹怕是不知道自己十八不能武啊!

这第三件十八岁江湖行,是何用意?陈飘雪却不知,想问陈矢虎,但心知若是二叔知道应该会告诉自己,而且恐怕自己的这个二叔也是不知道其中的内情!

就在这飘雪沉思之际,官毓儿好像有些不对,饶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对于这第一件皇室姻亲,官毓儿心中怕是紧张了!

喻言虽然知道官毓儿的心情,但这个时候多说也无益,随即扯开话题道:\”雪儿,这些事情不急,你可养好身子,你这该死的老爹到死都不忘给你找麻烦!”当然喻言不是真的怪陈矢悯,她只是害怕自家雪儿负担过重!

\”娘亲,雪儿无碍,第一件皇室赐婚,我猜测恐怕不日皇命就会来,我回到南郡的事情应该会传的很快,所以在这之前我想去见见三千陈白衣的后人!”

官毓儿发话了,一双梨涡甚美,笑道:\”你眼前不就有一个!”

官毓儿从小便是在王府长大,陈飘雪当然知道她的身份。对于这位邻家大姐姐,那第二件或许能约束其他陈白衣后人,恐怕对她无效,对于陈飘雪的情愫早就胜却这约束了!

陈矢虎起身,说道:\”嫂嫂,飘雪,函谷关不容有失,我不能久留,话已带到,我就先行离去。”

\”飘雪,记住二叔一句话,陈家永远是你的归宿,陈家在你就可高枕无忧!”

陈飘雪心中很少感动,但对于自己这自出生见面不超过十次的二叔,却触动了,这就是刻在陈家骨子里的亲情,血浓于水,不会因为时间流逝而改变!

说罢,陈矢虎离去,喻言道:\”雪儿,本来还不想让你接触家族里的事,但恐怕你不日便要离去,毓儿,雪儿你们随我来!”

陈飘雪知道,喻言难得严肃,除了对父亲,也就是那三千陈白衣了。

陈白衣么?到底是陈家怎样的一支军伍,陈飘雪还真有些期待。

小说《陈留有白衣》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